Friday, July 13, 2018

柳暗花明又一村?

1970年代我在新加坡工艺学院(理工学院)念书的时候,阅读了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那是在女皇镇中心购物中心的大众书局买的。如今很多人都不买书,那座两层楼的建筑物早已消失,而马哈迪仍然健朗。

数年前马哈迪发表长篇演说,坚持他四十多年来的“困境”观点。他认为马来人捕鱼务农,导致失去经济竞争力;华人肯吃苦,凡是马来人能做的,他们做得更好,华人商业扩展,实力越来越强大;此外血缘婚姻的遗传因素使到马来人停滞不前。虽然华人面对政策的种种限制,但依然成就斐然。如果马来人愿意分享政权,华人就必须分享蛋糕。

撇开政治考量,马哈迪的书所叙述的是马来亚历史。

我曾经多次驾着车子,故意避开南北大道走“旧路”,在小镇之间穿梭。浓浓的马来乡村氛围中,感受到当地快乐人生的满足感。至于都市人,有冲劲有干劲,但似乎怎么都快乐不起来。


(河边的马来村落)

驾着思索着,“快乐”是人的心态,“困境”是政治生态。

纳吉只是继承马哈迪的衣钵,延伸马哈迪的旧路,看准了乡村马来人的困境”,继续屡玩不鲜的经济牌。或许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不只是城市马来人的思维改变了,乡村马来人的“安全票”也改变了,变天的暗流汹涌。纳吉深感意外,马哈迪同样深感意外。人民的力量出自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反正没有比现状更糟的了,让新政府尝试一下可能还有生机。这是新马独立后,经历过的第一回政府轮替,叫人始料不及,甚至有点不知所措。马来西亚立刻组织了顾问团,解决换政府的燃眉之急。


(票选估计。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June 14, 2018)

就如严孟达所言:“纳吉政权的腐败,根本原因可以上溯到马哈迪时代金权政治的体制化。当“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成员企业家郭鹤年在马国大选后不久回到吉隆坡,一见到马哈迪时激动地说“你拯救了国家!”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郭鹤年说的是心底话。”(《联合早报》2018年6月2日)


乡村马来人与土著

马来西亚人的政治热忱显然比新加坡强势得多,结合了2017年10月出版的《众女喧哗 从性别政治到生命叙事》[1] [2],我对净选盟所凸显的社会进程和安华的重生特别感兴趣,虽然安华是否真能如愿,从思路还十分清晰,健康状况十分良好的马哈迪手上接过衣钵还是充满变数。


(安居乐业的小镇:停顿的时光不仅限于马来人)


净选盟与社会进程


净选盟大集会显然是民意的探温计。

2013年的马来西亚大选前一年,净选盟大集会(Bersih 3.0)有数以万计的马来西亚人走上街头,进行要求选举改革的和平示威。由于有些人尝试冲入有路障围着的独立广场,警员发射催泪弹,原本和平的集会变得一片混乱。当警方使用武力来扣押一些示威者时,嘉年华会的气氛演变成愤怒的情绪。

示威行动突破国界,有超过80个城市的海外马来西亚人参与,为马来西亚的政治气候划下另一新篇章。

净选盟涵盖了93个非官方组织,第一任主席安碧嘉(Ambiga Sreenevasan)和第二任主席陈清莲(玛丽亚陈,Maria Chin)都是女性。玛丽亚陈于2013年马来西亚大选后接任净选盟主席,2015年领导持续34小时的Bersih 4.0静坐抗议集会,估计有50万人出席。2016年发起Bersih 5.0大集会,全国各地的宣传车队遭到“红衣流氓”袭击。

Bersih 5.0大集会前夕,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的“颠覆议会民主”和“骚乱”条款,将玛丽亚陈和秘书处成员曼迪星(Mandeep Singh)逮捕。过后,警方引用《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扣留玛丽亚陈。大批民众每晚都聚集在独立广场及其他集会地点,两千名女性游行到国会大厦提呈备忘录。警方于10天后释放了玛丽亚陈。

本来按照马来西亚的《国安法》,警方有权扣留任何人24小时,再延长扣留28天。玛丽亚陈相信是人民的压力让她提早获释。

根据玛丽亚陈所说,她被扣留的首48小时,不准接触律师和家人,单独囚禁在封闭的小房间,每天都戴上手铐去盘问室,接受8小时的疲劳轰炸。她甚至被禁止穿上内衣裤,在一群男人面前接受政治部轮流盘问。显然这是贬低扣留者,使政治对手处于弱势无助的方式。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大选,玛丽亚陈辞去净选盟职位,在希盟旗帜下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高票夺得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席。

净选盟以超级人气推动了社会进程,虽然地位超越政治,但一路走来都摆上了“亲在野党”的标签。玛丽亚陈的参选,在野党变成执政党,是否意味着净选盟这个“非政治组织”可以功成身退了?日后净选盟何去何从?


安华的政治生涯


柔佛是巫统成立的基地。19世纪的奥斯曼帝国(土耳其)奉行伊斯兰教逊尼派(Sunni),不仅对同性恋行为除罪化,同时广设学校让女子接受教育,跟当代对伊斯兰教的想象,如保守和性别歧视大相径庭。1884至1885年间,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将公主卡达吉雅(Sultanah Khatijah)和她的妹妹罗凯雅(Roquaiya)双双许配给柔佛苏丹家族。卡达吉雅嫁给苏丹阿布巴卡(Abu Bakar),罗凯雅则嫁给他的弟弟Ungku Abdul Majid,阿布巴卡通过跟伊斯兰教大国公主的政治婚姻,奠定了他在柔佛的地位。1886年,柔佛成为自治邦,阿布巴卡受委为首任柔佛苏丹。


(因政治婚姻嫁到柔佛的奥斯曼帝国公主卡达吉雅 Sultanah Khatijah。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马来西亚奉行的也是逊尼派,不过跟百多年前的土耳其比起来,显然保守多了,让马哈迪能够以肛交为由,置安华于“死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马来西亚陷入财政困境,马哈迪以泄漏国家机密与性丑闻的罪名将安华革职,甚至一不做二不休,以十大罪状提控安华。安华两度肛交罪成,分别被判入狱九年与五年。马哈迪先以“性”来污名化这名伊斯兰领袖,再以《刑事法典》而非《伊斯兰刑法》来提控他,显然是为了捞取最大的政治效益。

当时市面上还流通着“马哈迪”(Mahathir)的笑话:Make Anwar Homosexual And Then Highlight It Repeatedly. (制造安华搞同性恋,然后不断地突出显示它。)

原来与肛交相关的《刑事法典》377A(非自然性行为)和377B(自愿进行非自然性行为),刑罚高达20年监禁兼鞭刑,没有设定鞭刑的上限。至于1997年联邦直辖区《伊斯兰刑法》第25条,最高刑罚只是五千令吉,监禁三年和鞭打六下。

70岁的安华竟然有机会重回政坛,可说是马来西亚版的天方夜谭,粤语称为“咸鱼翻生”。如果不是因为净选盟带动了社会进程,相信将近93岁的马哈迪难以东山再起;在牢狱中的安华也不可能成为希盟的实权领袖,并获得元首全面特赦。

注:
[1] 陈慧思,“从陈清莲到玛丽亚陈”,《众女喧哗 从性别政治到生命叙事》(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女子组,2017年10月),ISBN 978-967-15174-3-7,101-111页。
[2] 张玉珊,“马来西亚LGBTQ群体的境况” ,《众女喧哗 从性别政治到生命叙事》(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女子组,2017年10月),ISBN 978-967-15174-3-7,75-88页。

相关链接

6 comments:

郭 said...

馬哈迪说让他落实了他要施行的政策,国家进入一个稳定的新局面,他就会把首相位子传给安华。众所周知,老馬希望他的接班人能按他的“既定方针办”;安华是不是他属意的接班人还是一个疑问。大选前老馬讲的话纯粹是在拉拢公正党和民行党,以达到打败国阵的目的。政治是讲求权力和谋略的活动。安华,林吉祥和老馬的合作,使我不期然想起五十年代,左派林清祥和李光耀的合作。

Anonymous said...

在独裁或世袭的專制政体,“政治是讲求权力和谋略的活动”,正所谓 ‘天无二日,山无二虎,国无二君‘!
但是在近代先进的真正民主国家,政治是为全体人民谋福利的一种妥协,有那一个不是通过公正平等的
选举由民意来决定政府的组成,由多个相似理念的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比比皆是,澳纽与欧盟各国是最
好的例子。
马来西亚历来各州的州政府并非完全由中央政府的执政党所组成,但没有明显的政据政明 反对党领导的
州政府曾受到过中央政府所 “迫害”。
拿老 “马” 和老 “李” 放在同一个天秤上,太抬举了。不配!

郭 said...

西方国家的联合政府由多个政治理念相同的政党组成,这当然,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当年左派和老李合作,彼此都知道对方不是同路人,只是左派对李光耀的意图还不是很清楚;双方都需要和对方合作以达到目的。政党成立后还参加了选举,最后是面对無法妥协的分歧而分道揚鑣。希盟的四个政党除了公正党和民行党政治理念比较一致(但民行党帶有较浓厚的华人色彩),其他土团党和诚信党卻有不同的政治理念,四党能不能真诚合作共同管理馬来西亚,是很多人在关注的。
老馬和老李都是一代政治枭雄,老李有“冷藏行动”和“光谱行动”,老馬有“茅草行动”;二人都出手对付过报館。林冠英主政槟城,在不获中央政府拨款下,槟城的财政支出尚有盈余。同样,新加坡由反对党管理的选区要申请国家发展部拨款,障碍重重。这算不算另外一种的“迫害”。还有安华的鸡奸罪到底是刑事犯罪还是政治迫害,迄今为止还是一个疑问。不过馬哈迪当年敢出手整治各州苏丹皇室倒是令我刮目相看;还有老馬没有对华文教育下重手也令我欣慰的事。华教问题倒是让出重手的老李留下了历史骂名。

Anonymous said...

‘听君一席话 胜读十年书’,读了为之 ‘开窍’,获益良多。
我想,如果老 ‘马’ 能够确保后世的幸福而 ‘父业子承’,
如果 老 ‘马’ 能够确保 “留香百世” 而 “高薪养廉”,则
老 ‘马’ 的成就必定更加 “功德无量”,为万代子孫所 ‘歌颂’,
感恩载德, 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一人得道 鸡犬升天
但愿
一马得道 虫鼠升天
一切🐍🐛🐀輩不再遗害人间,
大快人心!

Anonymous said...

老郭,为什么我说:不配 ?
因为老 ‘李’ 承诺会如 主耶苏 一样 “复活”,在必要时从棺材中 ‘一跃而起’ 拯救 新加坡 免于 ‘沉沦’!
敢问老 ‘马’ 能修练至如此高深,非常人所能及的 ‘道行’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