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1, 2022

新谣前的新谣---文艺歌曲年代

原文《新谣前的新谣》刊登于《联合早报》2022113

 

在卫视电影台重看《我们唱著的歌》,依然有2015年坐在滨海艺术中心剧院观看首映的感动,心绪飘向新谣及更早的文艺歌曲年代。

新谣从校园启航,1981年国家初级学院举办歌曲创作发表会,1983地下铁在裕廊初级学院发布作品。新加坡广播局(新传媒)由第三广播网(电台958)林子惠做幕后推手,让新谣在空中飞扬,第八波道《缤纷八三》为歌手提供表演舞台,掀起“时代曲”热潮。

新谣像流星,几年间走到瓶颈。第一代歌手离开校园后面对生活转折点,结果有人不忘初衷,有人选择明星路线。新谣迈入商业化的那一刻,已经失去本土韵味。

最好的新谣年代,就是那个纯纯的,傻傻的,没有利益冲突,心中有个梦想的年代。短暂珍贵的记忆,丰富一代人的年轻岁月。

 

本地文艺歌曲的辉煌期

新谣诞生前的上世纪70年代是本地文艺歌曲的辉煌期,文艺团体沉寂下来后,南大诗社社员抱着吉他演唱诗乐,张泛与杜南发联手创作的《传灯》,为文艺青年的年代画上句点。

那个年代的文团为“健康文化”领航,创作歌曲超过180首,大部分收录在《七十年代本地创作歌集》(王永鸿,林慈训编辑),原创人多数是伕名或集体创作,内容以劳动阶层、弘扬理想与集体主义为主。

第三广播网推动健康文化不遗余力,有专播世界民歌与本地创作的文艺歌曲、歌曲教唱和海外听众点播等单元,并印制教唱册子免费派送,我对这些歌曲的认识就是从电台开始的。文艺歌曲与被形容为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曲抗衡,多年以后靡靡之音成为经典老歌,文艺歌曲则几乎销声匿迹。

本地创作《我们是生活的歌手》是当年的教唱歌曲之一,展现文青不畏前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的乐观精神:

我们是时代的青年/象那初升的太阳/闪耀着万丈的红光/温暖了人们的心房/我们是生活的歌手/像那响亮的号角/唤醒了沉睡的人们/带给了人们希望/我们不做笼中的小鸟/要学那勇敢的海燕/扑向那汹涌奔腾的海洋/迎向那狂风和暴雨。

那时候新加坡甫独立数年,新马人民一家亲的观念相当强烈,塑造本土文化离不开浓浓的两地情意结。文青以“联邦”地区为背景,创作出严谨的史诗型作品,如南方艺术团《渔村组歌》,实验剧场《林明组歌》,表演艺术学院《黄梨园组歌》等。《黄梨园组歌》在本地演出后,长堤对岸的马来亚大学跟多个文团联办“春雷文艺大汇演”,将黄梨园搬上舞台,不过演出前被当局腰斩,30多年后才由年轻人代为弥补昔日的遗憾。

 

外来文化的影响力

这个年代的“外来文化”对文青有一定的影响力,刘三姐“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中国歌曲《铁道工人志在四方》《英姿飒爽女电工》等为劳动人民的作息注入浪漫情怀。文青受到艺术源于生活的鼓舞,投入蓝领队伍中学习,谱写《伞儿不简单》《船工之歌》《扎铁女工》《一梭一箩记心头》等,其中广为流传的《新加坡河之歌》由李擒白作词,新加坡工艺学院中文协会集体谱曲:

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黑色的新加坡河波光闪闪/闪闪波光里川行着驳船/船工驳力雄浑的嗓子/回旋在黑色的浪花上/新加坡河黑水悠悠流淌/身手矫健的船工驳力肤色黑亮/河水渗流着他们的血汗/黑色的河水孕育着他们的希望/大清早驳船满载着胶锡土产/千吨重担压在船工肩上/他们拼着力气以肩膀撑着船篙/沿着那船舷一步一步把驳船推向前/一座座桥梁贯穿两岸/新加坡河黑水悠悠流淌/它流淌着无数船工的血汗/它流淌着一个愿望/让河水澄清生活欢。

歌曲创作的年代也是新加坡河大䑩争流的日子,虽然吊秤机已经开往河畔,搬运工人依然是接驳河岸的主要劳动力。河水澄清后,金融与资本密集工业腾飞,年轻人走入冷气房,体力工作多数由外劳取代。

1978年新加坡工艺学院中文协会迎新会男声小组合唱

文团是长(城)凤(凰)新(联)电影的忠实支持者,长城影星于1959年底首次踏上狮城,参与国民效忠周的国家剧场基金筹款活动,奠下稳固的民众基础。6070年代,长凤新班底组成的银星艺术团在国家剧场演出,几乎场场爆满。凤凰歌舞片《海燕》主题曲歌颂青春勇敢,有远大抱负的海燕,催生本地的实验剧场。日后的文团作品出现海燕的身影,生活剧社以海燕为题材,创作振奋人心的《海燕颂》。

《海燕》电影海报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缅怀

1980年初,中国李谷一的《我愿是只小燕》传到本地,小鸟依人般天天飞到你的身边,带着心中的爱,诉说万语千言。词曲颠覆传统民风,趋向流行歌曲路线,本地歌手林竹君、张小英、陈建彬等纷纷翻唱。有些文青随着小燕子过度到台湾校园歌曲,走上新谣之路。

新谣勇闯“个人主义”禁地,《邂逅》《月色同行》《你的倒影》等通过精雕细琢的歌词来表达年轻人的心声。若是早一个年代,这类露骨的情爱之作肯定会受到伙伴们严苛的批判。当下的年轻人则进入现代舞、BTS合唱组合的新世界,以无怨无悔的青春,谱写属于他们的歌。

青春是人生亮丽的瞬间,无论走过多少风雨路,回眸感怀璀璨时光,总是叫人聚散两依依。譬如2012年在创新源露天剧场举行的《70年代 我们唱的歌》大合唱音乐会,2000多人的场地座无虚席,可见昔日的文艺爱好者并没忘记从前,青春不让年轻人专美。

2012年创新源露天剧场《70年代 我们唱的歌》大合唱音乐会。早报档案(201291日)

 

相关链接

Friday, January 14, 2022

新柔长堤:最遥远的一英里路

电台958林凤玉、郑民琪联手制作的《最遥远的一英里路---两岸暖心温情的护送者》Podcast视频,简短但深深打动人心,为我们揭开长堤两岸人性化的真人实事:

妈妈生育后,必须抛下满月的婴儿,回来新加坡工作,如何将爱心传达给孩子呢?她们通过每天来往桥的两岸的物流公司,凌晨45点将母乳交到物流公司手中。早晨89点,孩子醒来的时候便可以喝到妈妈的乳汁了。

在新加坡工作的孩子如何吃到家乡菜?物流公司将妈妈炒的菜送到孩子手中,进餐的时候饭菜还是温热的。

因管制措施,来不及跟亲人说再见,孝子孝女到场的时候,亲人已经火化了。如何不让生命留下遗憾?

因疫情而失去工作,最后当上物流司机,每天将人情送到两岸人的手中,这是因祸得福,寻获人生的意义。

物流公司将母乳运送到马来西亚,传达母亲的爱心。《最遥远的一英里路---两岸暖心温情的护送者》视频截图

当下的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让一些人终于可以回家,跟两年不见的亲人会面,有些则不打算急着回去,将机会留给更有需要的人。

Tough time never last, tough people will,这是我的《从夜暮到黎明》网站副题所传达的讯息。没有不结束的严冬,他日这场席卷全球,恍如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冠状病毒战结束后,回顾“战争”期间所暴露的善良与丑恶的人性,肯定有许多不灭的印迹

 

往事并不如烟

新柔长堤是全球最繁忙的陆路关卡,塞车是正常的,空荡荡才是新闻。疫情前繁忙时段通关费时两三个小时,长假期则几乎瘫痪,堪称最长的一英里路。疫情时只能在桥的两岸张望,永远都抵达不到,一英里路何其漫漫。

曾经何其拥堵的新柔长堤

2020年初新冠疫情在新马爆发后,马来西亚决定318日至31锁国MCO),全面实施人员移动管制措施,限制马国公民出国,也禁止所有外国游客入境,过后禁令一再延长。

疫情暴发前,每天约25万至30万人次往返新柔两地,许多工作人士首当其冲,有人紧急启程返新,有人锁国当晚要住在哪里都毫无头绪。移民与关卡局多管齐下,疏导陆路关卡的人流。

不久后,新加坡卫生部跨部门工作小组宣布从47日开始实施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 measures),禁止多个国家的人员入境或过境,国人也禁止出境,否则后果自负。

81日,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和马来西亚移民局公布互惠绿色通道(Reciprocal Green Lane,简称RGL)和周期性通勤安排(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简称PCA)详情,从817日开始实行通勤安排,让两国持有长期工作证件人士,连续工作至少三个月后申请短期回乡,过后再跨境工作至少三个月,不过这项措施仅用于新柔之间的陆路关卡。通关安排方面,必须由雇主或接待的政府机构提出,不接受个人申请。此外,马来西亚为互惠绿色通道定下每周400人的限制, 周期性通勤安排则为每周2000人。

周期性通勤安排让滞留在马来西亚的员工可以回到新加坡上班。不过,对于数目庞大的越堤族来说,新措施的帮助可能只是杯水车薪,每天在新加坡衣食住行的开销恐怕让他们吃不消。

疫情管制期间空荡荡的长堤

新马VTL旅游通道  

随着两地接种普及化,新马VTL航空旅游通道 20211129日开通,陆路也在1220日通行,入境的旅客必须完成接种新冠疫苗

南非的变种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在世界各地传播,甫推出的新马VTL马上受到影响。为了遏制病毒传播,新加坡停止售卖20211223日至2022120日的VTL机票与巴士车票,但已经购票的旅客不受影响。2022121日起,VTL配额和车票数量减半,单向巴士从50趟减至24趟。

新马VTL陆路旅游通道有两家指定的巴士公司,马来西亚汉达英达(Causeway Link)于 110日上午10时起,售卖21日至6日(年初一至年初六)往返新马的6480张(每天1080张)VTL车票,本地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在网上抢购,两小时内就售完了。 另一家获得授权的新加坡星运旅游(Transtar Travel)也是一样。星运旅游于112日突然发售至2月底的2万多张返车票,10小时内售罄。乘客上车前必须出示有效的巴士车票,疫苗接种证明,以及检测证明。

入境新加坡的附带条件包括:

1. 出发前的14天内没有新马以外的旅行史。

2. 出发前的两天内进行新冠病毒PCR ART检测,必须在卫生部批准的诊所或医药机构进行。

3. 出发前必须在网上预约抵达樟宜机场后的PCR 检验。

4. 短期访客必须在三天前通过 SG Arrival Card with Electronic Health Declaration网站提交相关个人资料。

5. VTL 旅客必须拥有最低保额为 S$30,000的旅游保险,承保范围包括与疫情相关的医疗和住院费用。

6. 下载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应用程序并注册填写个人资料。

入境马来西亚的程序类似,短期访客必须拥有返回新加坡的回航机票。

新加坡跟欧盟一样,将基本疫苗接种程序(两剂mRNA疫苗)的有效期定为270天,可预见不久之后,追加剂将成为VTL的要求。

 

公共医疗承受的压力

旅游通道是否进一步放宽,牵涉到公共医疗所面对的压力。

各行各业都有人员流动,公共医疗界也不例外。估计2021年约3000人离开公共医护岗位,辞职率约8%Straits Times January 11, 2022)。跟过去相比,2018年为4600人,20203700人。超过一半年龄介于3039岁,年龄小于30岁与40岁以上各占1/4,与公共医疗队伍的年龄结构相致。

疫情下,世界各地都在争取有经验的医护人员,使到本地医疗体制压力增加,这是新加坡根据医疗体系的负荷程度来制定开放的步伐的首要考量。

  

新加坡人不再涌入新山

对新山人来说,或许六根清净得多,不再见到前来消费,挤满商场食肆的新加坡人。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在20208月指出,马来西亚实施行管令后,柔佛估计已有约39000人失业,如果加上在新加坡工作被裁退的人数,柔佛的失业人数预计有10万人。新马两地边境限制是马国客工丢掉工作的关键因素之一。

新山中华总商会会长刘国胜表示,新山多个经济领域的生意有多达30%50%必须依赖新加坡游客和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客工消费。随着边境封锁,除了失去每个周末商场处处可见的新加坡消费者,许多马国客工也因为各种因素而不再消费,失去人潮的新山商场因此失去60%70%的生意额。

您还记得新山一带的样子吗?城市广场(City Square),黄亚福街,陈旭年街,大马花园,圣淘沙,榕树下美食坊,KSLJohor Premium Outlets,富力公主湾,您曾经最常在哪儿流连?

 

相关链接
[最遥远的一里路]说再见即成了永别?

Friday, January 07, 2022

东南亚唱片公司Tang Nan Ah Company

随着数码唱片的涌现,新加坡仅存数间实体唱片店,其中一家是在珍珠大厦底层的东南亚唱片公司。

东南亚唱片公司于1953年成立,坐落在禧街137号店屋30余年,直至禧街的店屋被拆除。东南亚灌录过粤语、琼语、厦语、马来语唱片,但主要的成就是成为本地的非正式潮剧中心,推广高水平的传统潮剧。


东南亚唱片公司,禧街137号。图片来源:互联网

当中国处于毛泽东时代,东南亚跟香港的潮剧团合作,录制多张潮剧唱片。中国进入邓小平时代,东南亚走入潮汕地区,将当地的潮剧艺术引入新加坡。其中包括:香港新天彩潮剧团《五子挂帅》,香港韩江潮剧团《五凤楼》,香港昇艺潮剧团《赵少卿》《三闯宫》《留春苑》,广东潮剧团《柴房会》《庵堂会》《包公赔情》,揭阳潮剧一团《铁面县令》,普宁潮剧一团《孟丽君会苏映雪》《猫儿换太子》《吕后篡权》等。

 

地方戏曲曾经是本地人的精神粮食

地方戏曲是老一辈本地华人的精神粮食,最常见的是搭起戏棚演酬神戏,街坊邻里一早就到现场霸位。一些较长的剧目往往演到深夜才结束,但大家都不介意大锣大鼓下的生活。

水仙门的街边戏棚主要在新加坡河畔和振南街,演出的是潮州大戏。振南街演戏的日子,禧街吊起红黄蓝绿的钨丝灯,振南街出现打着大光灯的街边小贩,为居民带来节庆欢乐。

维持戏班的经费不菲,1970年代中叶开始,大戏逐渐由歌台取代。歌台以流行歌曲取胜,服装多样化,比传统戏曲更有人气,主办方当然乐见其成。更主要的是歌台运作成本较低廉,歌手以跑台性质到处去,也就是现代所谓的freelance,台主的班底费低廉多了。

 

与唱片业者为邻

我住在禧街141B,东南亚唱片公司只隔两间铺位,跟其中一名职员在同一层楼做了几年邻居。

话说1975年底,尾房的雪姐年事渐高,决定收山不做裁缝了,业主将房间出租给在东南亚工作的吴耿章,用粤语来念就是唔紧张,其实是个急性子,做事情十分紧张。他的急性子深受东南亚老板的赏识,将店铺交给他管理。

吴耿章应该是潮州或福建人,粤语带着浓浓的外乡音。他特别喜欢看足球,马来西亚金杯赛疯狂的年代,星期天清晨5点便来拍门叫我起床,跟他去国家体育场排队帮街坊们买票,那时候每人限买4张票,而且场场爆满。

隔壁139号的海棠公司曾经做过唱片门市,我读小五的时候,同学吴财明说这是他父亲的店,他还特意带我走进去,职员都对太子爷毕恭毕敬。

附近还有先公司(Sing Co.)、东方(Oriental)和广声(Kwong Sing)唱片公司。多年以后,我的淡滨尼住家的邻居陈财荣透露,他是广声的营业经理(1960-1970),后来跳槽到Borneo Records

 

计划赶不上变化

科技的变化对全球唱片业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本地面对同样的处境。

黑胶唱片与卡带由上世纪80年代冒起的光碟(CD)所取代,1988年左右,CD的销量已超越传统黑胶与卡带,但被21世纪初的MP3击退,应验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的说法。

CD20年黄金时期,新加坡出现许多CD零售店。较大型的有90年代冒起的连锁店CD-RAMA,霸级唱片行美国的TowerRecords和英国的HMV,不过这两家外国企业分别于2006年和2015年关闭本地的店面。

MP3因互联网科技成为新主流。随着WIFI覆盖率广,上网速度快,电脑和手机的储存量大增之后,人们对听音乐的习惯出现很大的改变。现在的歌友亦不像从前,为了一首歌而购买整张唱片,而是上网购买单首歌曲。

CD同时期曾经出现过激光唱片,但由于价格过于昂贵而无法普及化。

 

Philips Sony 联手为CD铺路

你知道吗?CD中间部分的小孔,跟古老的荷兰一毛钱币一些大小。

根据BBC网站2019312日的文章 History of the CD: 40 years of the compact disc 1979PhilipsSony几乎同时发明结合光学与数码运作的CD,两大音响科技巨头合作,联手设定规格,为日后普及化的CD铺路:CD的形状必须是圆形可储存数码的薄片,储存量为约80分钟音乐,置入CD机内大声播放。

三年后音乐CD正式推出市场。25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全球已经售出2000亿张。

步入千禧年,苹果电脑推出iTunes,让顾客上网购买歌曲,并且可将播放单储存在电脑里。新的消费模式带动时代潮流,2008年,音乐流网站Spotify 开始启动,网民可以收听无限量音乐。今天已有约63%的听众通过音乐流网站收听音乐,Spotify收集的歌曲达910亿。

5G网络会带来什么新局面?MP3是否像CD那样只有黄金20年?相信答案已经不远,值得期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