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3, 2006

怎一個情字了得


教育制度將再度改革﹐每個學子都能夠發揮他們最大的潛能﹐沒有人會被遺棄。這是總理在教師節傳達的訊息。姑且不論這是否只是政治的一部分﹐和許多過去的訊息一樣﹐雷聲大﹐雨點小﹔我覺得是誠意之舉。

我們的教育制度走了許多彎路。我受教育的那個年代﹐學校的學術排名並不明顯。舉個例子﹐當年萊佛士女校就設在維多利亞街﹐附近的孩子們就在那兒度過他們的童年。曾幾何時萊佛士女校被打造成名校﹐又是高才班﹐無形中製造了社會階級。分流呢﹖雖然政府費勁為分流制度辯護﹐怎麼也改變不了箇中的玄機。

在曲折迂迴的漫漫長路上造就了一些人﹐也犧牲了好些人。更多的普羅大眾是默默耕耘的一群﹐任命過一生。兜了三十年﹐我們繞回原點。教育的崇高目標是有教無類﹐發揮學生的潛能﹐培養學生的人格。

我們的年代沒有教師節﹐不過教師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八十年代末﹐我寫了一篇散文<昔日福南昔日情>﹐記載一段曾經刻骨銘心的心路歷程。把其中幾段摘錄下來﹐從新分享,借此感激一群誠心奉獻給下一代的老師們﹕

.....
小三的時候才知道福南街之所以出名還在于其臭名昭彰。那時班上兩個同學打架﹐被老師在課堂上公開審訊。

“你住那裡的﹖”老師手持兩把木尺﹐鐵青著臉。

“潮州街。”

“你又住那裡﹖”老師凶巴巴地轉問另一名同學。

“福南街。”

“一個潮州街﹐一個福南街﹐都是阿飛流氓出入的地方﹐難怪你們打架打到學校里來﹗阿飛流氓我見多教多了﹐今天一定要教訓你們兩個不可。”結果兩人手心緊靠桌面﹐手背朝天﹐老師橫著木尺像剁豬肉一樣。未幾﹐兩只手都流著鮮血﹐木尺斷了兩根。

“休息的時候買過兩把木尺還給同學﹐知道嗎﹖”老師怒氣未消。

強忍著眼淚與痛楚﹐兩人緊咬牙根﹐點了點頭。這一來點心肯定沒著落了。
。。。。。
。。。。。

馮老師就是在人心惶惶﹐士氣低落的情況下走馬上任的。那時她剛從南大畢業不久﹐還是教育學院文憑班學員。福南街出高人﹐怎不叫人另眼相看﹖

馮老師個子矮小﹐貌不驚人﹐憑著一股愛心與尊嚴﹐把潮州街烏橋頭等一班難兄難弟治得服服貼貼﹐乖乖上她的課﹐准時呈交作業﹐測驗前總安安分分的花上至少八成功夫去溫課﹐從不跟她故作刁難。是她為我開拓新的生活領域﹐教我從另一個角度俯視人間﹐激勵我以開闊無畏的心情去面對生活。

“住在福南街這類龍蛇混雜的地方都是下層人民﹐如果他們有錢﹐早就搬到加東一帶住洋樓別墅了。生活對下層人民而言就是以勞力換口飯﹐為一家人填肚子。罵粗口﹐出風頭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他們的本性還是善良的。我們學校願意招收這類頑皮學生就表示出有教無類的崇高教育宗旨。雖然山雞變不了鳳凰﹐他們只能拉低學校的會考成勣﹐但是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學校給予他們學習做人的機會﹐發揮他們善良理智的一面﹐將來即使不能出人頭地﹐也能堂堂正正﹐腳踏實地﹐貢獻出一份力量。貧窮不是罪過﹐只要人窮志不窮﹐有毅力﹐肯努力﹐懂得珍惜機會﹐把握機會﹐成功永遠屬于你。。。。。”

。。。。。
。。。。。
重回福南街好多次﹐腳下踩的是福南街的土地﹐身處的是福南中心。時光是最公正﹐也是最無情的。早年的福南街兄弟成家的成家﹐立業的立業﹐老的老﹐死的死﹐大家分散到新加坡各個角落﹐現代化的商業中心驅走昔日的凌亂污穢。當年站在這片土地上﹐除了懂得默默生活﹐懂得叛逆﹐懂得“江湖義氣”之外﹐誰曾夢想過整潔寬敞的家園﹖誰曾想到當年的叛逆青少年如今都安分守己地過活﹐今日卻多了一群游離少年重複著一段不應該重複的歷史﹖

我永遠不會忘記“只要人窮志不窮﹐有毅力﹐肯努力﹐懂得珍惜機會﹐把握機會﹐成功永遠屬于你。”也許成功的實質已經跟當年逕然不同。今日的成功是待遇﹐房屋﹐汽車及社會地位。

也很懷念曾經擁有過的“萬里無云萬里天”般﹐大家心胸坦蕩﹐肝膽相照﹐無須掩飾感情的生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