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1, 2017

教我如何不想它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

联合晚报(2017年6月21日)率先报道了前中文大学的所在地禁用中文的消息后,当局数次修改声明,一会儿说英文乃行政语言;一会儿更正说没讲过不能使用中文;一会儿表示沟通上出现问题,只是一场误会;一会儿表示摊贩可以加上中文字,更换招牌的费用由南大负责;一会儿自圆其说南大是一所双语学府,不可能不允许使用中文;最后的声明表示将花上个来两个月的时间来调查。简单地说,就是找个职员来吃死猫。

本来SELECT GROUP(胜乐集团,食阁的经营者)和PRIME(百美超市)四面受敌,如果两家业者闭嘴,可能南大中文风波就可不了了之。偏偏两者都不愿充当时代的罪人,开口为自己辩护,真理才浮出水面。


很多人会喜欢他?


关于政府一意孤行,让中文凋谢的论点,网友继续挖出更多旧闻。譬如《联合早报》1984年11月14日的报道:
(李光耀)总理说,华人会讲华语和看懂华文,是精神上的重要鼓励,使人有信心,并觉得自豪。
但是,他说,我们不需要懂得三、四千个中文字,不需会背四书五经,只要会讲华语,了解自己的背景,就是最起码的基础。
他说,目前双语政策的最重要目的,是不放弃华语,使华语保留下去,但是水准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大家常用,会讲、听、看、读;至于写,只要懂得写法就够了。
总理认为,很少学生毕业后,需要写华文字,除非是在华文报当记者。
经过整合的《联合早报》尝试寻找一条中文的活路,2014年7月7日的《提高华语文的社会地位》的社论文章踩着地雷,先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新闻秘书张俪霖出面反驳,再由李显龙进一步阐明立场:“把现在的社会和语言环境跟50年代的环境相比,是不恰当的。在一个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环境里,能把国人的华语文水平维持在今天的程度,已经不容易了”(联合早报,2014年7月11日),这番话为新加坡中文的茫茫前路划下了句点。

上世纪50年代是什么景观呢?1950年,新加坡的华校都是民间创办的,共349所,华校生67856人,占了58%。四种语文源流平等对待的“共同权力”,到了1965年8月9日当新加坡被迫独立时,发生了“巨变”。1959年华校生只占全国新生人数45.9%,已经不过半;1978年只有11.2%。

1979年的《吴庆瑞报告书》决定了今后新加坡的学校走向英文第一语文、华文第二语文的统一源流。1987年,最后一批华校生中学毕业,末代华校寿终正寝。

《消失的华校展》(2014年)引述前总理李光耀的另一番话:
当时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是持久不息的。许多讲华语或方言的家长对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有浓得化不开的情意结。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英国人统治时期,他们的子女能从小学到大学,完全接受华文教育,而在自己的民选政府管理下,子女却必须学习英文?他们不明白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没有办法不承认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的语言。
其实人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打压英文以外的其他语言。

英文是世界语言,是我们掌握科技、沟通各种族的桥梁,这是事实;至于过度强调英文的经济价值,我们不妨放眼亚洲,日本、韩国、台湾、香港、泰国都不是高度使用英文的国家,但经济发展非常蓬勃;菲律宾以英语取代他加禄语(Tagalog),印度长久以来是英国殖民地,他们的达官贵族都没有英文的难题,但这两个国家并没有跻身亚洲四小龙行列,或者以国家的版图与资源而崛起成为经济强国。

为国家吸引外资,带动经济发展的要素是政治稳定、宗教与种族和谐、公正廉明的政府及刻苦耐劳、跟统治者互相信任的人民。印度的宗教冲突、菲律宾的共产党、回教徒与政府军的纠纷及统治者的贪污、争权夺利,才造成他们今日裹足不前。因此,英文是重要的生存工具,但不是国家成长的主要因素。

历史没有如果,我们没办法证明如果当年英文教育政策不成功,新加坡会不会像今天这样。但世界上其他成功的非英语为主的城市如东京,首尔,香港,台北和近年来的上海、北京,有因非英语为主而和世界的进步脱节了吗?


麦考利主义?


网民针对我的一些相关文章提出反馈,这里是其中两则:
语文是统治的工具,这里头除了实用主义考量,恐怕也有统治角度的考量。大清以异族入关统治汉人,他们哪个皇帝不懂汉文化?康熙雍正乾隆不都是棒棒哒?他们能任由你们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用他不懂的语言说事?
听过Macaulayism(麦考利主义)吗?了解麦考利主义,就能够明白十九世纪初英国人怎样用英文文化来统治印度。多年以后,麦考利主义显然被巧妙地运用,在本地发酵了。
何谓“麦考利主义”?麦考利(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外派到印度,担任孟买公共教育委员会主任(1834-1838)。他在备忘录中说:“现在我们必须尽力促成一个印度阶层的形成:一个可以充当我们和我们统治下百万印度人之间沟通者的阶层,一个血统和肤色上的印度人,而品味、观点、伦理道德、智力上是英国人的阶层……”也就是通过英文教育,培养出一个崇尚英国文化的印度统治阶层,也有学者把它称作“语言精英主义”策略。

麦考利主义是否早已渗透本地高层呢?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

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民间流传着这么一段可能是自创的三国野史:
在一次宴会上,周瑜对诸葛亮说:孔明先生,我吟首诗你来对,对出来有赏,对不出杀头问罪如何?诸葛亮从容笑道:军中无戏言,请都督说。
周瑜大喜,开口便道:“有水便是溪,无水也是奚。去掉溪边水,加鸟便是鷄。得志猫儿胜过虎,落魄凤凰不如鷄。”
诸葛亮听罢,心中暗想,自己身为蜀国军师,今日落入周瑜之手,岂是落魄凤凰吗?便立即吟诗以对:“有木便是棋,无木也是其。去掉棋边木,加欠便是欺。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鲁肃早已留意这场龙虎斗,见周都督意欲爆发,急忙劝解道:“有水也是湘,无水也是相。去掉湘边水,加雨便是霜。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周瑜怒气未消,他更换内容,又吟诗:“有手便是扭,无手便是丑。去掉扭边手,加女便是妞。隆中有女长得丑,江南没有更丑妞。”
诸葛亮听了知道这话是在嘲笑自己的夫人黄阿丑长得丑,便立即应道:“有木便是桥,无木也是乔。去掉桥边木,加女便是娇。江东美女大小乔,铜雀奸雄锁二娇。”
剑拔弩张之时,鲁肃在一边和了句:“有木便是槽,无木也是曹。去掉槽边木,加米便是糟。当今之计在破曹,龙虎相斗岂不糟。”
周瑜见鲁肃调解,无奈收场。
借古喻今,倒想凑上一脚:

有金便是银,无金便是艮。去掉银边金,加木便是根。仪员亵渎文化根,牙龈齿断更维艰。

相关链接

32 comments:

赣钦仔 said...

“菲律宾以英语取代僧伽罗语。。。"

应该是他加禄语吧?僧伽罗语好像是斯里兰卡僧伽罗人的语言。

华语在新加坡只剩黄金十年?我们这些老华校怎么办?

有时我会有点怪那批死心塌地支持屁党的老华校生。华文在新国沦落至此地步,他们要付一点不过问,误信假双语政策,放任恶法的责任。

换个政府做做看会不会好一点?

....... said...

三十年前,菲律宾人的语言叫泰伽罗语。

现在译为他加禄语,可见我必须快马加鞭跟上去了。

谢谢 赣钦仔指正。

Anonymous said...

楼上两位,
40年前我曾在菲律宾住过一个时期,一般的菲律宾人通用他们自己的'他加禄'语,
只有极少数智识份子和旅游从业人员以美式英语沟通,我看不出这种局面在可预见
的将来会有多大的变化,因为他们生活得有民族尊严!
可是,自行动党扏政以来,华文地位在新加坡'江河日下'是有目共睹的'成就',你甚至
向'支持'屁党'的老“华校生”提出抗议,其实古今中外,'汉奸'无所不在,再说'重金之下
必有败类',你们又何必介怀!
至于十年之后,其实一个小红点对中华文化的迫害只不过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世界
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看看今天新加坡面临'四面楚歌'的窘态,新加坡
的语文政策以后真能'处变不惊'?等着瞧!
我25年前离开新加坡移民到西方国家,从前这里的一部份学生选修日文或拉丁文为第二
语文,近年来,这里的学生纷纷改修中文,一些中学甚至规定中文为非中国出生的学生
的必修课,每年表现优异的洋小子都被送到中国浸濡实习。
由于中国旅游与商贸活动的迅速增加,这里的双语导游和专业服务人员都严重缺乏,通
晓中英且本地毕业的年轻才俊都不愁失业。
你说一'粒'小红点果能逆势而行?只怕'孤家寡人'最后沦于'万劫不复'之地!

赣钦仔 said...

星国政府几十年来打压中文的政策,最主要的目的,是替只会讲英语的政治精英剔除潜在的反对派支持者。

他们大致上成功了。现在无论是大选群众大会或芳林抗议集会,主要语言都是英语。

连刘程强在国会辩论,有时还得被逼用自己并非最熟络的英语。

现在中国经济实力崛起了,东西方各国为了生意鼓励学中文,是很自然的。他们学得理直气壮,没有心理负担。就好像八十年代日本经济势力强大星国鼓励学日文一样。那时学日文有经济实用价值,而且有点“酷。”

华人居多的星国,虽然明白中国崛起后中文的好处,社会上却提不起劲推动中文的提升。一方面,政府继续其英文至上的国策。一方面,政府机构也不断用他们的低级错误来证实他们对华文的亵渎和鄙视。学生和家长看在眼里,都知道英文在此才是“皇道”。华文的学习是为了应对小学离校考试。因此我们大部分“双语人才”的中文其实只比小学好一点吧!

中文较好的学生,例如进入特选中学,高中语特的“双语精英”,大学毕业后未必选择跟中文有关的工作。有些甚至刻意隐瞒自己的中文实力,因为有些掌权者认为,中文太好,英文一定比不上中文烂,英文好的传统英校!

这种病态的社会现象,这种星国特有的自我否定的深层心理,要如何更正呢?难道我们还要等多五十年吗?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你说的没错,新加坡式的'选贤任能'带来了一种'只有英文才能培养出精英'的假像,数十年后你我都看到
英文培养出来的都是些'不学无术'的'草包',都是只会领高薪的唯唯诺诺的'奴才',他们善于'混水摸鱼'和'看
风转舵'。显然的他们今天凌可拉整个新加坡培葬也不甘愿放弃既得的小集团利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从头再来,知易行难!的确,我也看不出有什么捷径可以挽救新加坡,因为新加坡人本身多年来'胆小怕事'
不分是非黑白,昨天的孽造成了今天的恶果。
你还想引颈长盼,等待改变?这和'与虎谋皮'一样的天真。试问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敢问你的儿孙又能等多少
个十年?这也是为甚么有那麽多有识之士为了下一代的未来抄捷径,纷纷用脚投票(移民)的原因呀!
中华文化本就教导'父母在不远行',华人传统不到不得已绝不'离乡背井',但对于精通中英双语的贱民来说,
正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感恩于西方国家给予我和我的家人的机会,福利照顾与新生。

Anonymous said...

刚从BBC新闻网获悉,美国特离谱总统即将委任前任驻中国大使洪博培为新任驻俄罗斯大使。
洪博培是精通中国文化的中国通。
也许在新加坡'人'眼中,懂中文的都不如'渎'英文的,不是吗?

赣钦仔 said...

匿名兄

我向来佩服用脚投票表达对屁党不满的同胞的能力与勇气。不过这样不是正中屁党的下怀吗?那些想走,却因各种不同原因走不了的国人怎么办?

对我而言,新加坡是我长大的故乡,我有权利要求在一个比较自在的环境终老,然后尽一己之力去争取,失败也无悔,这样的愿望,是否太过分?

历史上的独裁者,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不是外压,也有内因。您看国内最近的政治发展,无不标志着极权者都不会有好下场!接下来应该只有更好,没有更坏!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独裁者'应该'没有好下场,可是中国的'皇权天授'愚民政策也传承了数千年,甚至到了今日,
“为人民服务”是不是就不是独裁?你说呢?你真的要等待一个'高薪养奴'的世袭政权'痛改前
非',这无异于'与虎谋皮'。耐心地,痴痴地等直到'海枯石烂'?
你真的认为'接下来只有更好,没有更坏',我只能对你的'想像力'表示钦佩,因为我从来不认
为像北朝鲜这样的专制世袭政权会真正的觉悟而'为人民服务'。
在一个'朕即国家'的体系下,当然没有贪污可言,但这并不代表daylight robbery是合理的。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我不能忘记在新加坡的日子作为一个受华文教育的
“贱民”的不平与屈辱,但我的两个孩子在新的国家完成了大学荣誉学位和法律专业,'学以致用',
他们绝不会承认更不会怀念一个'见到他们就抓的地方为'故乡'。

Anonymous said...

赣钦仔兄
我必须再提醒阁下,历史上的独裁者的下场如始皇帝等还是成了
'天子',只是它的暴政被后人唾骂,遗臭万年。
反过来我当年亲眼目睹多少正义的君子,不畏高压强权,被无理
终生监禁,虐待,破产和各种迫害,他们的无了期毕其一生的
'等待'岂能不令人寒心?敢问一句'天理何在'?

cnting said...

請勿以一字之錯否定“2017年度华语运动”。
即使在華文的母國都有達官貴人鬧出“通商寬衣””鎮越鐵路”等烏龍笑話!

“英文是世界语言,是我们掌握科技、沟通各种族的桥梁,这是事实;” 新加坡以英語為官方第一語言,五十多年來已經取得驕人的成績,這應該也是事實吧。多元種族的國家以各族通用的英語作為主要語種是無可厚非的,但它也在推行母語教育啊,成效如何則取決於大環境,當華文等語種在世界經貿領域不可或缺時,自然會上升到相適應的水平。但就目前而言,英文仍然是世界最通行的語言!

赣钦仔 said...

匿名兄

您提到建国几十年来被奸人小人逼害,出卖的正义之士,我虽然和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不属于同一世代,但他们遭受到的不公不义,我是很清楚的。我几乎读遍近年出版的,有关他们的书籍。他们在新加坡政治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为我们扛十字架,我一想到这群真正的爱国分子的遭遇就痛心!

更令我痛心的是,大部分国人无视基本公义,一次又一次投票认可邪恶。当百分之七十的人,也许出于无知,也许出于自私而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们的社会铁定是一个没有彰显公义的社会。

而这,正是独裁政权所乐见的。

如果连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也逐渐选择离开,您说星国社会会沉沦到什么状况?现在掌权者已经可以对我们予取予求,什么都不必协商。要拆就拆,要你搬就搬,要挖就挖,要多少拿多少,要改任何条规就改,要增加多少人口就增加,要告谁就告谁,可以决定生死,可以任人唯亲,也可以六亲不认。

天空已经够黑了。每回投票时对极权说不的每一张票,也许只是一根小蜡烛,但也代表着黎明来临之前的希望。如果连剩下的一丁点烛光也逐一吹灭,我们不是要彻底绝望了吗?

Anonymous said...

如此说来一切都是偶然,新加坡(当然也只有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就这样'偶然'的消亡。
美国将新加坡的李显龙视为印尼总统和将台湾总统的光环增与习大大,新加坡的某选区'仪员'渎'华语都是那麽的“偶然”。
“新加坡以英语为官方第一语言,五十年多年来已经取得骄人的成积”,这不止应该,也当然成为事实,试问在本地区,
甚至全世界还有那一个国家蓄意的压制自己的民族语言而将外语无限量的发扬光大?马来西亚和印尼有限制过马来语文
的使用吗?菲律宾有限制过'他卡洛'语的使用吗?新加坡是如此的'唯一',唯我独尊',比甚麽比?就算如此,新加坡的英文
还不过是走出国门就无人问津的singlish吧了!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你所谓当华文成为不可或缺时,“自然”地华文水平就会“上升”,这句话真是挺'有趣'的确有'singapore
brand'的味道。讲这句话的人的确非常的'新加坡'!你信了吗?我肯定不信这种另类的又是“偶然”!
“英文仍然是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别再误导了,今天孩童都可以上网告诉你全世界使用中文的人口以超过15亿人口遥遥领先,
然后才是使用英(美)文的仅10亿。

Anonymous said...

贛钦仔兄
多年前,某世界级富豪到新加坡,记者们访问他,企图从他的口中套出三言两语的马屁话来立功交差,提到
'最高'领导对新国的'贡献'时,他是这样回答的:“没有他可能你们就没有今天”,记者追问时,他拒绝进一步阐术。
事实上,60多年来,没有这样的新加坡人民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政府,也就没有今天和谐得令人'歌颂'的领导。
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这些年新加坡接纳了许多移民,他们是不怕虎的'初生之犢',恐怕到了今天,国会还是
'丛白之中最多一点红'吧了。
新加坡的'成功'在于它的'民主'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你和其他群众是'民',只有一小撮家族是'主'。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滨莫非皇臣”。
既然一切都属于他,你的就是他的。那看开点又何需耿耿于怀,能跑就跑,跑不了认命吧!

cnting said...

“英文仍然是世界上最通行的语言" 指的是當今世界的通行度和通行範圍,並不單純以使用人口為依據。任何語言在世界上是以其市場地位決定通行與否,當中文在世界各國通行無阻時就可以稱為最通行的語言了。
華文在新加坡的地位也取決於其經濟價值,由市場經濟所決定,市場需求強勁時自然有人去迎合,水平就隨之上升。信或不信乃各人的選擇,多元社會和文化,求同存異,不可強求。

cnting said...

“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就这样'偶然'的消亡” 的說法值得商榷。
'渎'华语,“通商寬衣”和”鎮越鐵路”不都是'偶然'嗎?據此就可以說華(中)文已經淪落到消亡的地步了嗎?
"新加坡的英文还不过是走出国门就无人问津的singlish吧了!" 至少通行無阻吧!地方口音無阻交流溝通,美英澳等國也都有各自的不同口音和使用習慣。

cnting said...

樓上的匿名貼文說到用腳投票。
既然新加坡政壇都是受英文教育不学无术'的'草包'高官正在迫害中華文化,往外跑的那些“華文精英”為什麼又偏偏喜歡投身英美澳的懷抱,而不投向華文的母國呢?

Anonymous said...

再问cnting君
看了很多美国片,其中令人最反感的就是美国人通常自己委任自己为全世界的代表,
在国际政治上,以国际警察自居,美国往往将它的烂制度强加于世界各国以'救世主'自居。
算了吧!你以为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你以为没有了英文世界还会停留在'石器时代?
醒醒吧!世界均势正重新洗牌,西方支配世界的格局已一去不返。
不论以人口,语言的普及程度,富豪的财富,土地面积,....西方國家都慢慢的失去优势,
不得不靠边站。
至于新加坡,后知后觉,与当年清皇朝的慈禧太后一样,为了皇朝而不惜牺牲国家利益。
东盟九国行政首脑都被邀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这已是重重的一个巴掌,痛阿!

Anonymous said...

cnting兄,
与其他'新加坡人'不一样的是我从来就没有否定中国是我的祖国,我多次问我的父亲母亲为什么我们不回去,
后来我才了解在1954年万隆亚非拉不结盟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宣布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不是我们不回去,
是祖国抛弃了我们,使多少海外华人一夜之间成了弃婴。
多年以来,中国以'安全稳定'为考量,基本上没有接受移民。除了'新加坡人'以外,多少海外华人天天都要求
中国接受他们'回归',也天天的被拒绝。是中国抛弃了我们,不是我们不回她的怀抱。
再以我为例,我的长儿媳妇来自中国广东省深圳市,我为我的长子有幸成为半个中国人而骄傲,我的孙儿目前
持与他父亲相同的护照,我们会允许那个小不点兼持与他母亲相同的护照条件是中国也赐予我儿子一本中国护照。

cnting said...

回复匿名君:
美國制度與共產制度孰優孰劣乃見人見智,立國僅僅兩百多年,美國已經取得驕人的成就,足見其制度具一定的優越性。你可以不承認也可以有反感的自由,若你在“強國”境內你就未必有對共產制度不承認和反感的自由,劉曉波就是鮮明的例子。
“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是閣下自己的觀點!你過分抬舉新加坡了。新加坡人從來沒有這麼自大過,靠近赤道的一個小紅點,哪來若大的能量?
“你以为没有了英文世界还会停留在'石器时代?” 還是閣下自己的觀點!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可笑!
“西方國家都慢慢的失去优势”? 且讓事實來做判斷吧。如今多少達官貴人還前仆後繼的把家人送去“腐朽沒落”的西方國家,也許他們瞎了眼!
“至于新加坡,后知后觉” 都是閣下自己的判斷,外人的議論我們不在意,未被邀請出席'一带一路'峰会,無所謂“巴掌”,何痛有之?天上不會掉下餡餅!新加坡人靠自己的努力與世界各國貿易協作,生活得很幸福,足矣。
奉勸閣下不要以美國片的的觀點為依據,拍電影出於商業利益的考量,與現實有差距!

Anonymous said...

提起了刘晓波,使我想到了谢太宝,林清祥,方水双,.....等在新加坡被关了一个輩子的政治犯,
我同样的为他们一輩子的青春而哭泣,你是50步笑100步吧!
美帝战后在韩战,越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东地区,国共内战,.......
处处插上手,处处失败,看不出甚麽优越性?
国内恐布袭击,草木皆兵,人人拥枪自重,生命朝不保夕,这是美国成功之处?
新加坡不是一直推行'小国大外交'吗,我怎敢居功?更不敢抢功阿!
公道自在人心,正如你所说的,由'时间与事实'证明一切。

cnting said...

奉勸匿名君眼界放寬一些,不要只着眼於打打殺殺的事務,世界上美好的東西多的是。
立國僅僅兩百餘年美國在經貿科技領域的成就客觀存在,有人視而不見要學鴕鳥把頭埋入沙堆是他的自由。任何國家或個人如果好戰,必然會嚐到苦果。
谢太宝,林清祥,方水双等異議人士是政治角力的犧牲品,若身處“強國”,早就去見閻王了!
'小国大外交'不等於“没有新加坡东南亚就会沉沦” !
世界多姿多彩,放寬心胸,到處走走,就可知道當今世界究竟英文或中文更加通行。
附拙文“萍踪浪影” http://tingchunnam.blogspot.sg/2016/09/blog-post.html
請君隨足下四處看看,行萬哩路勝讀萬卷書,謝謝。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今天早报上,曾渊昌教授的又一篇以'双语'为题的评论。其中最后的一段如下:
“中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崛起,我估计20年内中国的GDP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如果新加坡的下一代的华人无法掌握华文华语,会很吃亏的,到时候,强大的中国人会
看不起不懂华文的新加坡人。”
愿短视与自以为是的少数'新加坡人'好自为之。
(由于身在海外,引用有关文章前无法徵得曾教授同意,尚祈见谅。)

Anonymous said...

Dear cnting: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0240570
which started with
"......一个新的国际秩序正在成型,领衔者肯定不讲英语……"
may be more interesting for your information.
Sorry, I don't think I have time to read your BLOG.

cnting said...

匿名君
網絡評論形形式式,各取所需,只供參考而已,最終有待事實證明。
等你到世界各國旅行時不講英語能用中文溝通時再說吧!

cnting said...

回复匿名君:
很贊賞閣下的家國情懷,問題在於閣下深愛祖國,祖國是否關愛閣下?
想當年多少南洋學子,滿懷激情回到祖國追求“革命”理想。但是經歷了文化革命,很多人慘遭清算,家破人亡,不少人再回南洋投親靠友。如此歷史畫面歷歷在目,匿名君也定有所聞吧。
被“祖国抛弃”,至今懇求祖國“賜”予一本護照而尚不可得,可見“愛”還是單方面的。

cnting said...

贈匿名君: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清詩紀事》

Anonymous said...

cnting兄
感谢您的提醒,您所言的一切我不但非常清楚,而且很多是个人亲眼所见。
是的,不论中国或是新加坡对她的国民,尤其是某一部份的国民是那麽的不公平,我们为了自己,更为了下一代的前途,
移民他国何错之有?我的孩子在新加坡小学会考不及格,被分配到当时的VITB,25年前我全家移民到某西方国家,今天
我两个孩子都已大学专科毕业,一个任职于政府部门,另一个则是一位知名的上庭律师,而我两老夫妇每周则享受着政府给予
符合资格老人的'养老金',免费的一流专科,手术和住院服务,各种各样的补助和津贴。看看新加坡的老人,我痛心!
其实在很多大城市日常生活真的不一定须要英文,在澳州的雪梨,加拿大的温哥华,新西兰的奥克兰等等的最高尚的住
宅区一带,昂贵的校区豪宅住的都是华人,这一带的商店与商业活动也大多以普通话进行。
不论你喜欢或否,我不一定喜欢但我不得不接受中文和普通话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无可限量的。
从历史来看,当年拉丁文,法文,德文甚至日文都曾经过她的黄金时代,中文吐气扬眉当为期不远矣!
新加坡的教育,语文,外交与国防等政策如果不适应环境,恐怕受罪的也是新加坡人民?大势所趨是不会随个人或皇朝
的意愿而改变的不是吗?
我已达古稀之年,到过太多的地方居住和旅游,见尽人间不平之事,受尽人情冷暖,我已十多年没有踏上新加坡的土地,
因为我的孩子是新加坡的'逃兵',他们不可能陪我我也就不去,天下之大没什么好遗憾的。
我时刻提醒我的孩子,你们都是中国和新加坡的弃婴,你们再不在可怜你们的土地上发奋图强,没有人,也没有国家能给
r你们一个叫作'家'的地了。

Anonymous said...

我时刻提醒我的孩子,你们都是中国和新加坡的弃婴,你们再不在可怜你们的土地上发奋图强,世界上再没有人,
也没有国家会再给我们全家一个可以建立一个叫作'家'的地方。
我的儿媳妇选择继续持有中国护照(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这是她的自由与人权,但我的孙子是不被允许在我的
儿子取得中国护照以前同时持有中国护照的。这是原则问题。

Anonymous said...

读完了'潘耀田博客七月二十五日从巴士事件谈起''之后
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多年来的'推广华语运动'一再提醒了华语在新加坡
从来就是多余且不受尊重的语言,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也许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在'食阁和小贩中心'禁用华文之外,
可以禁止在公共场所,包括地铁和巴士上,禁止使用中文,以免再发生'误
会',制造更多口操singlish的“贵族”,甚至考虑通过'立法',强制实行,违者
罚款,广开财源,一本万利,win win!
那麽,年年继续推广,华语何用?关起门来,家里可以用,厕所里念咒可以
用,与观音菩萨'沟通'时可以用,夜半无人私语时,当然可以用,.....😂

Anonymous said...

深受2017/7/27BBC网上的头条新闻所感动,标题是:“(英国)皇家海军新航母将到南海巡航向中国叫板”....
想像中,未来的中国南海会更热闹了,英,美,澳,日各国的战舰,加上新加坡的先进海上力量围着中国兜圈,
'转来转去',想必令中国'闻风丧胆',举手投降。
西方'列强'“收复”战后“放弃”的台湾与香港指日可待”矣!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press-review-40739767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uk/2016/12/161204_johnson_speech
21世紀的八囯联军(美,大英帝囯,印度,大日本,澳州,。。。。等)的炮艦浩浩荡蘯
再度來到中囯領海“維护和平”,不知中囯吸収“教訓”,作好‘割地賠款’的預備了吗?

Anonymous said...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伟大的'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又针对美国试射导弹'成功'!
不明白的是,几乎全世界包括自封的世界警察,美国都对那麽一个丁点大的国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
多国'联军'却纷纷到成千上万公里以外副源广大的中国南海维护'航行自由'?
百余年前入侵北京的'八国联军'何等相似。
当年日寇七七事变在中国领土上指责中国军队先开火'挑战'没甚麽两样!是那样的'理直气壮'!
当然了,昔日的'日不落皇国'又是何等风光,今日它的部长又何必'摇尾乞怜',到澳纽等前殖民地要求
重订FTA?英女皇既是澳纽之国家元首,不是'一声令下'即可解决的事吗?有胆离开殴盟,却没种面对现实。
这与新加坡'助紂為虐''黑白不分'一样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