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Who am I

我叫李国樑,有些朋友叫我KL,专业是一名特许船舶工程师,也是英国皇家海事建筑师学会的资深研究员。

小时有点孤僻,喜欢通过文字跟自己说话,在作家老师的鼓励下写文章赚取学费。学生时期多写散文和短篇小说,工作时期多写工程与管理论文。人到中年后醒悟到应该从容过日子而重拾往日的兴趣,挥一挥衣袖,告别繁琐的政府部门的日子。调转船头重新“私营化”后,使用更多时间思考、挖掘史料与进行社会研究,并通过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义务中文导览、博客等平台结交同好。

与日本朋友共欢
新加坡有一小群日本人,他们很努力的在这片土地上维护着他们的文化、语言和前人留下的足迹;除了日本人之外,新加坡也有一小群亚美尼亚人和其他族群,他们都默默地守候着祖先留传下来的文化,在和现代都市接轨的同时,并没有拔根忘本。

我深深为这些在时代洪炉中保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的族群所感动,选择重拾中文来写作,在这片超过70%华人,但中文却没有受到尊重的土地上守护最后一片方土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脚底下的新鞋子与旧鞋子陪伴我们走过生活,希望我的文字能够记录一段共同的回忆,能够引起您的共鸣,使蝴蝶效应发酵。期待共拥一个好时节!

1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国梁您好,本人名字也有个国字
我叫国英,你的文章读后让我感同身受
文章中有我熟悉的情景
和曾经历的时光
加油

....... said...

国英,您好。谢谢您的鼓励,简单由衷的几句话,是动力的源泉。非常感激。

Anonymous said...

国梁您好。
多伦多南大校友网站刊(南大站)最近登了一篇暴露陈剑身份的文章,您读了吗?

【陈剑"左派"身份的考究】
http://www.nandazhan.com/ze/chenjiankj.htm

陈剑在新加坡以左派身份写马共历史,颇有名气。因为事关新加坡名人,相信您和您的读者对这文章会有兴趣。

....... said...

X君,您好。
谢谢引荐关于陈剑身份的文章。陈剑的一些书籍我是阅读过的,从资料的立场来说,我觉得呈现方式是中肯的。至于他是左是右,或是骑在什么背上,我觉得应该以良知来判断。

Anonymous said...


謝謝國梁的回應。
多倫多南大校友网站(南大站)刊登了那篇暴露"馬共專家"陳劍身份的文章一個星期后,也刊登陳劍的自辯詞:
【陳劍是不是左翼重要嗎?】
http://www.nandazhan.com/zh/szuoyizym.htm
相信您的讀者兩篇文章細心對照閱讀之後﹐對"馬共專家"陳劍的身份可以自己做出判斷。

....... said...

X君,两篇文章一起读,可以比较中和地看看时代的缩影,解读“我们的历史”,是个好建议。将分10月21日与22日转载。谢谢。

山羊鬍子 said...

版主好
旅居新國當PR十幾年一直覺得自己太邊綠太抽離/對國家政策漠不關心而深感遺憾/
年歲漸長之後有了不同的感悟/趁這次GE2015而想了解更多/無意中連上這個網誌/
感謝先生如此鉅細靡遺用心中肯的書寫/這將會是新加坡歷史重要的新篇章/
在下得趕緊好好惡補一下...

晚輩
山羊鬍子

....... said...

山羊鬍子,您好。

首先謝謝您的鼓勵,提供動力。
我很歡迎互敬互重下,就事論事所帶來的思想撞擊,有思想撞擊才有火花,有火花才會使生活璀璨些。
歡迎常來。

Lawrence Tan said...

很高兴看到长堤彼岸有这么一位热爱华文写作的专业人士。希望你的热忱,永远持续不断地呈现好文章与同好分享。

....... said...

Mr Tan, 您好。

欢迎造访,并请多多赐教。

在我之上是新加坡的老华校生,我则处于教育制度突然改变,只允许以英文来“理解与写作”,中文不能理解也不能写作的转折点,个人的骨子里剩下的就是那股不愿意绝种的执着了。哈哈。

fefe said...

谢谢你为中文所拥有的热忱。我现在居住海外,中文也退步很多,所以从你的文笔多多提升自己。

....... said...

fefe 您好,谢谢关注。我的文笔一般,不过执着于祖先的文化,希望能够做点自己能做的事。有空来看看日出。

Koon said...

刚在朋友的推荐下发现这个 blog .读了一下柔南的史料,看得出楼主的用心, 先给个赞!容后再表。

刘静 said...

我是本地导游,大多常规景点,突然有客人要去鸦片山,在搜索鸦片山的资料的时候看到这个博客,然后收藏了,现在读了一部分,很有用,如果有机会一定当面交流

Roger Lee said...

好好好!
我深深为这些在时代洪炉中保持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的族群所感动,选择重拾中文来写作,在这片超过70%华人,但中文却没有受到尊重的土地上守护最后一片方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