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3, 2015

国民服役 National Service

新加坡重新启动停止50年的志愿军机制,2015年6月27日,第一批226名新时代的志愿军人结业,其中包括白沙榜鹅区的普杰里医生(Dr Janil Puthucheary, 43)。2011年全国大选,普杰里以入籍新加坡的身份参与大选,曾经被网民指责他有意“逃兵”。

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作战概念是以40岁以下的后备军人为骨干,动员起来算是百万青年百万军。这些后备军人中,除了少数属于退役的正规军,多数是国民服役人士。国民服役这个概念源自1950年代初。

1954,新加坡的华校生通过代表性的“五一三事件”,反对国民服役。殖民地政府面对社会舆论,决定暂缓服役政策,最后不了了之。

1967年,新加坡的第一批国民服役军人入伍。从拒绝到接受,前后度过了13个年头。


(1967年,第一批国民服役青年宣誓入伍。图片摄于 We defining Stories)

新兵小传


当年为了灌输国民服役的概念,国防部在全岛各地的联络所和中央人力局安排了欢送活动。雄壮的军乐奏起,家人看着家中18岁的男儿列队登上军车(3 tonner),挥手告别时,有些家长甚至禁不住流下眼泪。

现在写下这些文字时,到中央人力局报到那一幕油然浮上心头。当天早晨,我自个儿提着背包,带着日用品前去报到,军营、军训、长官、同僚等都是茫茫的未知数。放眼望去,有些男生可是一家出动,祖父祖母、叔叔阿姨都围在身边,嘱咐叮咛,亲情流露。

跟一群陌生人站在一起集体宣誓后,无知地攀上军车,抵达俗称的“兵房”,开始三个月的新兵生活。

放眼即将同捞同煲的同僚,有架势凌人的富家子弟,言谈间离不开妈妈的乖孩子,也有长发披肩、全身刺青(tattoo)的“三星仔”。这类江湖子弟开口闭口“令爸”,同时握紧拳头比手势,十分“威水”。妙就妙在落发后,三星仔的气焰顿时消失了,而且还挺乐于助人。一段日子后,原本萎缩一角的男生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

“进兵”(入伍)两个星期后有个家长日,家人可以到军营探望,顺便摸摸“榴梿头”。两个星期下来的体能训练,身体已经明显的硕壮了许多。

严格说起来,首两个星期只是适应期,真正的“好戏”是家长日之后。有些新兵受不了压力而自杀,有些则选择自残,说是训练时意外受伤,希望可以“降级”(downgrade),从此摆脱艰苦的训练,甚至提早“出兵”(退伍)。

当时一连有四排,一排有四班,每班12人,一声“Platoon fall-in”,48人齐出动,“Company fall-in”则是192人。将近200人在营房前整齐列队的场面已经够壮观了。(连:Company,排:Platoon,班:Section


(一班(one section)有12人。图中少了一人,因为他是我们的摄影师。)

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彼此都摸清了对方的底。撇开谁的体能特佳,谁有领袖才华等不提,谁是sabo king,谁是bobo king,谁是geng king,谁是complain king,谁是wayang king,谁是koon king,谁是sotong king,谁最siao on,谁最on the wrong ball等才是茶余饭后最有趣的话题。

sabo king:害人精
bobo king:烂枪手,百发百不中,shoot elephant(连大象都射不中)
geng king:大懒蛇
complain king:投诉大王
wayang king:“演戏”专家,在长官面前做做戏,长官走后就我行我素
koon king:贪睡虫,去到哪里睡到哪里
sotong king:糊涂虫
siao on:太过勤劳
on the wrong ball:很勤劳苦干,但事半功倍,甚至一事无成

一般不知情的人士以为新兵训练就是在烈日下步操,实际上步操训练只占小部分,更多时间花在体能训练、过障碍物(obstacle course)、来福枪拆装与射击、野外露营、作战技巧等,都是平日无法接触到的东西。


(过桥,water obstacle course)

来自五湖四海,不同背景的一群人,被逼同处一室,互相磨合的过程是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人与人相处,大家的化学元素都不一样,寻找共同点成为和睦共处的重要关键。在 eat together, shit together 中建立起友情,打造共同记忆

转眼间飞鸿渐杳,大家非但已经“出兵”,有些甚至已经出殡了。


(1975年,越南船民开始涌入新加坡,准备移居到欧美和澳洲,两位国民服役军人为孩子们践行。这可能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宗人道救援活动图片来源:国防部网站)

生活的困境


每个过来人对国民服役的体验不一。对年轻人而言,在时间与金钱上的牺牲是挺大的。军训也将个人的体能与耐力推向极限,这些都不是愉快的事。

国民服役实行后的首十余年,对穷苦家庭来说,最大的困境是饭碗。这些穷家孩子是家人的命根子,他们老早就辍学到社会谋生,有些还捞得风生水起,有一份不错的入息。现在薪水没了,微薄的服役津贴几乎连自己都养不了,谈何养家?


(国民服役欢送会。图片摄于 We defining Stories)

在那个“小当家”的年代,因为家庭问题而逃兵是很普遍的,早在落实国民服役前,一些有良知的国会议员已经在国会辩论“国民服役法令”时,提出相关问题。国防部的回应是会处理相关事务,并为一些服满两年兵役的士兵安排工作等。

国会记录


现在重看相关的国会记录,那个年代的那场辩论是相当富有启发性的。以下是部分摘要。

1967313日国会辩论,吴庆瑞重申国家防务的逼切性:

对我而言最艰巨的挑战是国防是崭新的任务,我没有前车之鉴。当我考虑到如何制定有意义的国防政策时,必须从最基本原则开始。

最根本的问题是:为何要保卫新加坡?我不认为这是个滑稽的问题,因为不论是门外汉或是专家都说这个小岛无从防卫。他们都认为新加坡过于脆弱,只有通过殖民地或者一个类似卫星般的防卫机制,才能达到防卫的效果。

对于那些认为我们不可能自我防卫的看法,我相信是错误的。在当今世上,除了两个超级核子强国之外,其他大国都是无法防卫的。比如整个欧洲都无法防卫苏联的核子攻击,但它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建立国防。

新加坡并不是最小也不是最穷的国家。在这个战后的年代,许多小国都纷纷摆脱殖民地而独立了。他们人口少经济条件也差,面对着内战的威胁,大国总在那里虎视眈眈。如果这些小国处于战略地带,如南越,超级强国就会插手,后果比内战还要严重。

同样的,如果小国能够有效地管理内部问题,有足够的防卫力量,使到敌人知道侵犯是必须冒着风险与付出很大的代价的,他们就会三思。…..长远来看,新加坡有必要跟其他国家合作,进行区域联防,最好是在国际框架下成立防务联盟。如果我们建立起自己的防务实力,我们就可以成为有价值的合作对象,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张合德Teo Hup Teck,惹兰加由Jalan Kayu)以华语发言:

不单只是惹兰加由的居民,全新加坡的人民都十分关注国民服役法令。1952年殖民地政府推行国民服役法令(National Service Ordinance),我的选区的居民并不热衷,有些居民甚至极力反对。原因很明显,那个时候新加坡处于殖民地时期,没有国家意识,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有为殖民地政府尽防卫责任的义务。但是十年后的政治环境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已经摆脱了殖民地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我们的人民必须维护自己的主权。因此,国民服役的意义已经完全改变。….我们必须捍卫自己的独立、资产与自由,好男必须当兵,为保卫国家而感到自豪。

1967314日,国会继续辩论国民服役法案。林源河Lim Guan Hoo ,红山Bukit Merah)以华语发言:

700年前新加坡面对爪哇的侵略,最近日本占领了新加坡,我们成为受害者。700年来的记录,我们从来就没有侵略过他人。因此,即使我们有强壮的军队,我们也没有侵略他人的经验或意图。新加坡控制了600海里的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是东西航道的枢纽,也是东南亚与澳纽的中心点,就战略而言,新加坡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即使我们没有侵略他人的野心,我们也不可以脚软,我们不可以成为懦夫。

就社会建设来说,新加坡有两百万人口,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紧密合作的社会,国民服役提供了这个族群合作的条件。….

蒂凡那夫人Mrs Devan Nair ,摩棉Moulmein)以淡米尔语发言:

通过国民服役,我们可以灌输国家的自豪感。如果我们以自我为中心而不顾全国家的利益,我们不可能繁荣。如果我们将个人的利益与国家相结合,国家繁荣,我们也会过得好。因此,我们必须想到群众的利益,这就是我们必须灌输的理念。我相信国民服役将会缔造这种精神。

年轻人参与国民服役不单只是接受军训,他们也会学习到如何成为一名好公民与履行社会责任。父母,尤其是母亲,必须鼓励他们的孩子参与。

沈文武 Sim Boon Woo,樟宜Changi)以英语发言:

如果国民服役法令在十年前提出来,我的同僚和我都会极力反对。但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我们不屑为殖民地服兵役,是因为我们不认为有为殖民地主子服务的责任。

今天的新加坡是个独立的国家,联合国超过110个国家接受了我们。我们是这块土地的孩子,我们是主人,我们是拥有者。我们建立起来的繁荣与美好的生活不能被他人霸占。….

2016年5月22日补遗:当时也有来自国会以外,不认同国民服役的声音,这些反对者主要是基于政治因素,不认为新加坡是真正独立;或者是基于宗教信仰如耶和华见证者,认为军队是战争的根源。他们选择牺牲自由,坐牢两年来取代服兵役。就政见而言,放弃国会13个席位的社阵是其中一个例子,社阵主席李绍祖医生身体力行,让他的儿子坐牢来杯葛国民服役政策。


相关链接

1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几位议员的中文名。对第一位一点印象都没有。

Teo Hup Teck 张合德
Lim Guan Hoo 林源河
Sim Boon Woo 沈文武

....... said...

谢谢无名氏提供的国会议员名字,已加入文中。

Anonymous said...

国民服役造成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在新加坡形成了'女性比男性更平等'的怪现象!
为什么女性不受'邀请'参与'爱国?不必为国家作出'奉献'?
很多男性公民对服役后的自己缺乏信心,纷纷放弃初院改进polytechnic,造成
新加坡女性在职场上占尽优势,就算一部份男性服役后进入大学,当他出身就业的
时候,他才发现一起初院毕业的女同学竟然是他的'上司',此时'情何以堪'?奈何?
试问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到头来又有多少男的能够与一个'女强人'继续'牵手'?
还有男性在完成国民服役以前出国留学必须要还数以万计的Bond,女性则不必,
这是那一门的男女平等?面对这种不平等,你认为如果当事人以后有本事取得
'外国居留权'的话,还会留念他出生的充满不公的'故乡'吗?
新加坡政府真的有尽力留住人才来建立一个更公平,自由与民主的国家吗?

Anonymous said...

刚读完了 《新国志》的 “背叛国家或放弃梦想 新加坡足球少年的 ‘英超’ 兵役”。
我想,这个充满偏见的 “先入为主” 的命题应该改为
“被国家出卖新加坡梦碎 就算 ‘批’ $75K?不如不批!我爱国家 国家爱我吗?”

Anonymous said...

‘背判国家” ?我只有苦笑!
历年来眼看多少新加坡人在面对 ‘逆境’ 的时候,政府不但不予以保护与协助,
反而在剥夺他和他的家人的身份以后,遣送出境,“送羊入虎口” !
如果政府没有保护人民为人民谋福利的责任,人民保护自身利益,何错之有?

又再看到网上的一种 ‘经典’ 的论调:
“又一个 ‘外人’ 利用新加坡作 ‘跳板’ 移居西方!”
我想如果 ‘外人’ 可以利用新加坡的这个 ‘特权’,那麽,新加坡人本身若要移民
肯定是 ‘易如反掌’,‘唾手可得’,西方国家的 “永久居留权” 与 “公民权” 何异于
‘囊中之物’,‘手到擒来’!哈哈!

Anonymous said...

今早拜读了网上《早报》的 一篇以 “世界杯的启示” 为名的社论,其中强调:
“我们必须优先重视国家安全以及教育,认识我们的特殊性和优先选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是因为如此,“特例” 与 “灵活” 处理才更显重要!
正所谓:‘千军易得 一将难求’,当年美中两国都对 ‘一个人能顶五个师’(美
国海军次长Dan Kimball语)的 钱学森 施行了各种非常规却符合国家利益的
特殊处理,结果对美国来说中国的发展迟缓了几年,对中国的国防与太空事
业却大大的超前发展了。
前新加坡总理曾有2020年新加坡足球队打进 “世界杯” 决赛的宏愿,
记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成功也绝非偶然’
看到人口稀少的 冰岛 与 克罗地亚 的成功,是应该 自我检讨 的时候了!
不作出牺牲,不 ‘特事特办’,一切 ‘墨守成规’,“黄粱美梦” 一切归于徒然!

Anonymous said...

刚拜读了 《新国志》的一篇 “非不能也 不为也”,其结尾的一段话 ‘..........
反正正如许多为国争光的体育健儿一样,政府都没花过一毛钱真正去栽培
他们在这方面的特长。此处不留爷 自有留爷处.......’ 令人感觸良深,无语!
也许不但不花一毛钱,更令人不齒的是还增设置了重重障碍,令人
‘知难而退’!
‘国民服役’ 将会把所有新加坡男儿的球类天赋握杀于 “萌芽” 阶段,
‘永不超生’!
写到这里使我回忆起上世纪六十年代,陈奕芳等為马来西亚多次贏得羽毛
球(包括汤姆斯杯)的荣誉,然而载誉归来之后,球队教练曾官良却面临
失业,贫病交加,死后连棺木也公开要求 ‘施舍’,令人掩面哭泣!
此后,球员们把球鞋高挂,“羽毛球皇国”的地位也逐渐被人们所淡忘!
(www.sinchew.com.my/node/985036)

Anonymous said...

一而再 再而三 地发生,眼看国民服役爱国青年一个个为 ‘国’ 莫明奇妙的 ‘捐躯’,
我 ‘老泪纵横’,我为他们不值,奈何?更使我 ‘无言以对’ 的是每次发生新加坡
‘国民服役’ 青年因受训而 ‘意外牺牲’ 之后,我的孩子总是对我当年全家 ‘移民’ 离
开新加坡的决定表示 ‘感恩’,.....
敢问谁不爱自己的孩子?谁不希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谁不祈求 ‘病有所医
老有所养’?谁不想着有朝一日 ‘儿孫绕膝 共聚天伦’?
当这一切梦碎的时候,当这一切成空的时候,也许 ‘无语问苍天’,
但能不问: ‘我爱国家 国家爱我吗’ ?????!

Anonymous said...

‘白发人送黑发人’ 已是 ‘惨绝人寰’ 的悲剧,尤其看到 “劊子手” 出现在靈堂之上,
假惺惺的鳄鱼泪,幸灾乐祸,更是 ‘情何以堪’ !?
永远记得,‘冤有头债有主’,好自为之!

Anonymous said...

说起了 “鳄鱼泪” 的虚伪,记起了 “猫哭老鼠” 假慈悲”,‘幸灾乐祸’ !
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岳父离世,当时 小姨 任职于 ‘国防部’,
‘坐夜’ 当晚 忽然耒了幾位身穿军装的 ‘不速之客’,他们一来便佔
了一整桌,招呼也没打一声便取出一副扑克牌 ‘目中无人’ 地 ‘开局’,
一口脏话,‘旁若无人’,充份显出了新加坡 ‘军人‘ 的 ‘本色’,我们
上前一问方才知道是来自 小姨 任职部们的 “代表”,我的 小舅
立即对他们下 ‘逐客令’,.....

Anonymous said...

刚看了早报的网上新闻 - ‘冯伟衷海葬 父母:他自由了’
是的,“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你死得冥目了?你死得甘心吗?死前是谁剥削了你的自由?
你没有给世人知道你的答案,未尝不是一个永无绝期的遗憾,
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从 《新闻剪辑》知悉 “足球小将 载维斯 逃兵役 留国外 已触法” 的 新闻!
我不会在这裡唱高调,因为 ‘孤陋寡闻’ ?因为 ‘曲高和寡’ ?
如果他同时持有 英国 与 泰国 的国籍,
站在他的个人立场,作出对自己最 ‘合适’,最有利 和 最安全的 ‘抉择’,
何错之有?
站在他的家长与监护人的立场,为了孩子的 ‘安全’ 与 ‘前途’,在他未成年,
未能作出独立判断之前,在能力范围之内為他作出 ‘决定’,合情合理合法!
作为 ‘新加坡人’ 而回不了 新加坡,他绝不是第一个,
作为 ‘新加坡人’ 而一夜之间被 ‘剥’ 去 ‘新加坡公民权’ 的也 ‘大有人在’ !
敢问如果你有这份 ‘荣誉’ 为自己,为你的下一代在类似的情况下,
你会如何定夺?
回忆30年前,为了下一代的幸福,为了一大片的森林我放弃了一棵小树,
我为正确的判断而骄傲,孩子们更是一再表达了他们对父母的感恩,.....




Anonymous said...

‘已觸法’ ?的确是犯了新加坡的法,但是,如果他永远不再踏足这个小红点,
他永远不选择乘坐新加坡航空 或 任何在 新加坡 逗留的飞机或邮船,新加坡
又能奈他何?
别忘了他正在合法地生活在自己的国家,享受当地法律所赴予的权力与福利,
新加坡的司法根本就不在那裡起任何作用。没有了小红点的人生,不但不是
‘世界末日’,少了各种无形的约束,反而更 ‘多姿多彩’,不是吗?

Anonymous said...

当然了,我心中还是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和疑问的。
如果有朝一日,他获得了 ‘诺贝尔’ 或其他如 ’世界杯球王‘ 等国际荣誉的时候,
新加坡会与他 ‘割席’,还是重提他与新加坡的 ‘渊源’ ?‘与有荣焉’?
也许有一天他代表某国球队前来参加由新加坡 ‘举辦’ 的国际足球赛,
又或者他有一天从政,成为某国的 ‘政要’,新加坡政府 ‘敢’ 在他在新加坡
‘逗留访问’ 期间 ‘伸张正义’,以 ‘national services defaulter’ 的罪名起诉他?
你说呢?

Anonymous said...

刚在 《新闻剪辑》看到头条 “一起看世界之马国大选,年轻人成新票源”
其中最后一段指出:‘全球大多数国家与地区的法定投票年龄底限是18岁,
马国修宪获得通过成为全球第209个让年龄满18岁者投票的地方。
在东南亚地区,印度尼西亚和东帝汶的最低投票年龄是17岁,越南,泰国
菲律宾,缅甸,老挝与柬埔寨都是18岁,目前只有新加坡是21岁’ !
我当今生活的国家,‘孩子’ 18岁可以投票,目前国会正讨论将投票年龄
进一步减轻以便高中学生可以参加投票的可能性。
反观新加坡,保守落后,凡事 ‘后知后觉’,我年青的时候就经常沉思:18岁
既可以拿枪参予 ‘国民服役’ 保卫国家,但却被剥削了以 ‘神圣一票’ 表达爱国
爱 ‘党’ 的 ‘权利’,不知公平何在?合理吗?到了今天,还是没有人给我任何
令人信服的答案!?

Anonymous said...

重读了上面的评论,一颗 ‘小红点’ 曾经有过于某年之前
‘进入世界杯决赛’ 和 ‘获得 “诺贝尔奖” ’等等的 ’豪言壮语’,
到头来 ‘黄粱美梦’,一切归空。
但是其中 2019/3/1 的一篇评论其中的一问: ‘万一’ 新加
坡 的 ‘National Services Defaulter’ 在国外从政,成功成
为某国的 ‘政要’,新加坡 会在他 ‘受邀’ 出席 国际会议 或
‘国事访问‘ 期间伸张 ’公平正义‘,维护 ’法律尊严’,完成
‘起诉’,‘罚款’ 或 ‘监禁’ 或 ‘两者兼施’ 的必要 ‘程序’ ?
意外地获悉一位在 新加坡 成长和受教育,在 新西兰 取
得学位的南亚裔女性被委出任新政府的内阁部长,如果
‘她’ 不是 ‘她’ 而是一位新加坡 ‘逃兵’的 ‘他’,我想他一定
‘怕得要命’,不敢再 ‘踏足’ 新加坡 的土地,否则,后果
自负,在音乐声中起舞(face the music)! .....

Anonymous said...

刚看了 这裡《新国志》“这次奥运会 新加坡 至今 ‘一无所获’, 运动选手的培育是否存有缺陷” ?
其中将新加坡的表现与人口达2350万的台湾在这次奥运会上双方的表现作了比较。
也许更应该与新加坡比较的国家是纽西兰。人口510万的纽西兰一路来自认为小国,
人口570万的新加坡则以唯我独尊的 ‘第一世界’ 自居。纽西兰自上世纪90年代起多次赢得
世界橄榄球冠军,今天纽西兰还在其最大都汇奥克兰蝉联保留着美洲杯帆船赛的冠军奖杯。
到这一刻为止,‘债台高筑’ 的纽西兰在东京奥运会共赢得 7金,6银,6铜 总共19枚奖牌,
荣列本届东运奖牌榜第11位。反观 ‘富到漏油’ 的 新加坡,在这一届东京奥运上 ‘一事无成’,
交了白卷,令人 ‘顿足捶胸 唏嘘不已‘!
不是说新加坡的男性公民都 ‘热衷’ 于通过强制性的 ‘国民服役’ 训练得 ’刚强勇猛‘,人人无不
由此从boy兑变成man,通过坚毅的体能锻炼,总不会 ’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吧!?
必须指出的是可怜的纽西兰健儿都是 ‘业余’ 性质,无法以 ‘体育’ 为业,贫穷吝啬 的纽西兰
政府都把钱花在刀刃上,宁可提供人民各种福利医疗照顾也不愿 ‘浪费’ 在个人的体育事业上。
我忽然听到了曾经新加坡人染指诺贝尔奖,踢入足球世界杯决赛,媲美瑞士生活 ….. 种种
‘画饼充饥 望梅止渴’ 的 ’空头支票‘,等着呢!反正 ‘等久定着有’(闽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