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3, 2015

国民服役 National Service

新加坡重新启动停止50年的志愿军机制,2015年6月27日,第一批226名新时代的志愿军人结业,其中包括白沙榜鹅区的普杰里医生(Dr Janil Puthucheary, 43)。2011年全国大选,普杰里以入籍新加坡的身份参与大选,曾经被网民指责他有意“逃兵”。

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作战概念是以40岁以下的后备军人为骨干,动员起来算是百万青年百万军。这些后备军人中,除了少数属于退役的正规军,多数是国民服役人士。国民服役这个概念源自1950年代初。

1954,新加坡的华校生通过代表性的“五一三事件”,反对国民服役。殖民地政府面对社会舆论,决定暂缓服役政策,最后不了了之。

1967年,新加坡的第一批国民服役军人入伍。从拒绝到接受,前后度过了13个年头。


(1967年,第一批国民服役青年宣誓入伍。图片摄于 We defining Stories)

新兵小传


当年为了灌输国民服役的概念,国防部在全岛各地的联络所和中央人力局安排了欢送活动。雄壮的军乐奏起,家人看着家中18岁的男儿列队登上军车(3 tonner),挥手告别时,有些家长甚至禁不住流下眼泪。

现在写下这些文字时,到中央人力局报到那一幕油然浮上心头。当天早晨,我自个儿提着背包,带着日用品前去报到,军营、军训、长官、同僚等都是茫茫的未知数。放眼望去,有些男生可是一家出动,祖父祖母、叔叔阿姨都围在身边,嘱咐叮咛,亲情流露。

跟一群陌生人站在一起集体宣誓后,无知地攀上军车,抵达俗称的“兵房”,开始三个月的新兵生活。

放眼即将同捞同煲的同僚,有架势凌人的富家子弟,言谈间离不开妈妈的乖孩子,也有长发披肩、全身刺青(tattoo)的“三星仔”。这类江湖子弟开口闭口“令爸”,同时握紧拳头比手势,十分“威水”。妙就妙在落发后,三星仔的气焰顿时消失了,而且还挺乐于助人。一段日子后,原本萎缩一角的男生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

“进兵”(入伍)两个星期后有个家长日,家人可以到军营探望,顺便摸摸“榴莲头”。两个星期下来的体能训练,身体已经明显的硕壮了许多。

严格说起来,首两个星期只是适应期,真正的“好戏”是家长日之后。有些新兵受不了压力而自杀,有些则选择自残,说是训练时意外受伤,希望可以“降级”(downgrade),从此摆脱艰苦的训练,甚至提早“出兵”(退伍)。

当时一连有四排,一排有四班,每班12人,一声“Platoon fall-in”,48人齐出动,“Company fall-in”则是192人。将近200人在营房前整齐列队的场面已经够壮观了。(连:Company,排:Platoon,班:Section


(一班(one section)有12人。图中少了一人,因为他是我们的摄影师。)

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彼此都摸清了对方的底。撇开谁的体能特佳,谁有领袖才华等不提,谁是sabo king,谁是bobo king,谁是geng king,谁是complain king,谁是wayang king,谁是koon king,谁是sotong king,谁最siao on,谁最on the wrong ball等才是茶余饭后最有趣的话题。

sabo king:害人精
bobo king:烂枪手,百发百不中,shoot elephant(连大象都射不中)
geng king:大懒蛇
complain king:投诉大王
wayang king:“演戏”专家,在长官面前做做戏,长官走后就我行我素
koon king:贪睡虫,去到哪里睡到哪里
sotong king:糊涂虫
siao on:太过勤劳
on the wrong ball:很勤劳苦干,但事半功倍,甚至一事无成

一般不知情的人士以为新兵训练就是在烈日下步操,实际上步操训练只占小部分,更多时间花在体能训练、过障碍物(obstacle course)、来福枪拆装与射击、野外露营、作战技巧等,都是平日无法接触到的东西。


(过桥,water obstacle course)

来自五湖四海,不同背景的一群人,被逼同处一室,互相磨合的过程是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人与人相处,大家的化学元素都不一样,寻找共同点成为和睦共处的重要关键。在 eat together, shit together 中建立起友情,打造共同记忆

转眼间飞鸿渐杳,大家非但已经“出兵”,有些甚至已经出殡了。


(1975年,越南船民开始涌入新加坡,准备移居到欧美和澳洲,两位国民服役军人为孩子们践行。这可能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宗人道救援活动图片来源:国防部网站)

生活的困境


每个过来人对国民服役的体验不一。对年轻人而言,在时间与金钱上的牺牲是挺大的。军训也将个人的体能与耐力推向极限,这些都不是愉快的事。

国民服役实行后的首十余年,对穷苦家庭来说,最大的困境是饭碗。这些穷家孩子是家人的命根子,他们老早就辍学到社会谋生,有些还捞得风生水起,有一份不错的入息。现在薪水没了,微薄的服役津贴几乎连自己都养不了,谈何养家?


(国民服役欢送会。图片摄于 We defining Stories)

在那个“小当家”的年代,因为家庭问题而逃兵是很普遍的,早在落实国民服役前,一些有良知的国会议员已经在国会辩论“国民服役法令”时,提出相关问题。国防部的回应是会处理相关事务,并为一些服满两年兵役的士兵安排工作等。

国会记录


现在重看相关的国会记录,那个年代的那场辩论是相当富有启发性的。以下是部分摘要。

1967313日国会辩论,吴庆瑞重申国家防务的逼切性:

对我而言最艰巨的挑战是国防是崭新的任务,我没有前车之鉴。当我考虑到如何制定有意义的国防政策时,必须从最基本原则开始。

最根本的问题是:为何要保卫新加坡?我不认为这是个滑稽的问题,因为不论是门外汉或是专家都说这个小岛无从防卫。他们都认为新加坡过于脆弱,只有通过殖民地或者一个类似卫星般的防卫机制,才能达到防卫的效果。

对于那些认为我们不可能自我防卫的看法,我相信是错误的。在当今世上,除了两个超级核子强国之外,其他大国都是无法防卫的。比如整个欧洲都无法防卫苏联的核子攻击,但它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建立国防。

新加坡并不是最小也不是最穷的国家。在这个战后的年代,许多小国都纷纷摆脱殖民地而独立了。他们人口少经济条件也差,面对着内战的威胁,大国总在那里虎视眈眈。如果这些小国处于战略地带,如南越,超级强国就会插手,后果比内战还要严重。

同样的,如果小国能够有效地管理内部问题,有足够的防卫力量,使到敌人知道侵犯是必须冒着风险与付出很大的代价的,他们就会三思。…..长远来看,新加坡有必要跟其他国家合作,进行区域联防,最好是在国际框架下成立防务联盟。如果我们建立起自己的防务实力,我们就可以成为有价值的合作对象,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张合德Teo Hup Teck,惹兰加由Jalan Kayu)以华语发言:

不单只是惹兰加由的居民,全新加坡的人民都十分关注国民服役法令。1952年殖民地政府推行国民服役法令(National Service Ordinance),我的选区的居民并不热衷,有些居民甚至极力反对。原因很明显,那个时候新加坡处于殖民地时期,没有国家意识,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有为殖民地政府尽防卫责任的义务。但是十年后的政治环境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已经摆脱了殖民地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我们的人民必须维护自己的主权。因此,国民服役的意义已经完全改变。….我们必须捍卫自己的独立、资产与自由,好男必须当兵,为保卫国家而感到自豪。

1967314日,国会继续辩论国民服役法案。林源河Lim Guan Hoo ,红山Bukit Merah)以华语发言:

700年前新加坡面对爪哇的侵略,最近日本占领了新加坡,我们成为受害者。700年来的记录,我们从来就没有侵略过他人。因此,即使我们有强壮的军队,我们也没有侵略他人的经验或意图。新加坡控制了600海里的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是东西航道的枢纽,也是东南亚与澳纽的中心点,就战略而言,新加坡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即使我们没有侵略他人的野心,我们也不可以脚软,我们不可以成为懦夫。

就社会建设来说,新加坡有两百万人口,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紧密合作的社会,国民服役提供了这个族群合作的条件。….

蒂凡那夫人Mrs Devan Nair ,摩棉Moulmein)以淡米尔语发言:

通过国民服役,我们可以灌输国家的自豪感。如果我们以自我为中心而不顾全国家的利益,我们不可能繁荣。如果我们将个人的利益与国家相结合,国家繁荣,我们也会过得好。因此,我们必须想到群众的利益,这就是我们必须灌输的理念。我相信国民服役将会缔造这种精神。

年轻人参与国民服役不单只是接受军训,他们也会学习到如何成为一名好公民与履行社会责任。父母,尤其是母亲,必须鼓励他们的孩子参与。

沈文武 Sim Boon Woo,樟宜Changi)以英语发言:

如果国民服役法令在十年前提出来,我的同僚和我都会极力反对。但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我们不屑为殖民地服兵役,是因为我们不认为有为殖民地主子服务的责任。

今天的新加坡是个独立的国家,联合国超过110个国家接受了我们。我们是这块土地的孩子,我们是主人,我们是拥有者。我们建立起来的繁荣与美好的生活不能被他人霸占。….

2016年5月22日补遗:当时也有来自国会以外,不认同国民服役的声音,这些反对者主要是基于政治因素,不认为新加坡是真正独立;或者是基于宗教信仰如耶和华见证者,认为军队是战争的根源。他们选择牺牲自由,坐牢两年来取代服兵役。就政见而言,放弃国会13个席位的社阵是其中一个例子,社阵主席李绍祖医生身体力行,让他的儿子坐牢来杯葛国民服役政策。

相关链接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几位议员的中文名。对第一位一点印象都没有。

Teo Hup Teck 张合德
Lim Guan Hoo 林源河
Sim Boon Woo 沈文武

....... said...

谢谢无名氏提供的国会议员名字,已加入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