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8, 2011

别让城市太拥挤

配合2011年5月15日淡然落幕的双年展(Singapore Biennale),国家博物馆的圆形大厅入住了一个用传统植物素材藤与竹创作的立体模型“Compound”。跟一位在博物馆工作的朋友倚在二楼的栏杆旁,俯视着这个利用模块方式叠合成的艺术品,朋友说现代艺术徘徊于抽象与具体之间,很难欣赏,艺术家似乎尝试为城市定位,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朋友欣赏艺术的角度不同,他喜欢水墨画和希腊雕刻所散发的灵气。人间境界真善美,科学追求真,宗教追求善,艺术则追求美,现代艺术如果真有美感,似乎美得太笼统,难以捉摸。博物馆华文义工惠萱曾经给我们上了一堂非正式的美术课,最近参观双年展后对我说,以前我们学的是美术,现在所学的不叫美术,美术已经转型称为“艺术”。

的确,现代艺术,所捕捉的不是永恒的美感,而是时空转换的过程,在乾坤大挪移中提供想象的三维空间。我们观赏着同样的创作,体会可以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如果点得太明,反而失去心灵的震撼。就好象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梨涡浅笑中带着些许暧昧,多年来人们还在解读着微笑的含义,乐趣融融。

(张大千:写意荷花。传统水墨画的意境在于淡中出真味,常里出英奇。)

(达芬奇的油画:蒙娜丽莎的微笑,暧昧。)

当我们多花点时间,慢慢细嚼双年展艺术品,可以感受到现代艺术家通过充满时代感的表现手法,对日新月异、快速发展的城市提出反馈。现代艺术的呈现手法已不局限于平面绘画或立体雕刻,而是有声有色,味道则由访客去发掘。

Compound是柬埔寨艺术家Sopheap Pich 的作品。Sopheap Pich于1971年在柬埔寨出生,目前在金边定居。他在美国芝加哥与法国巴黎学艺术,回到柬埔寨从事绘画工作,后来自我转型,使用当地农村的现成材料如藤、竹及麻布,从事立体艺术创作。Compound使用简单的模块方式,叠造出大型的城市结构。

(柬埔寨现代艺术家Sopheap Pich,以藤、竹与麻布等当地农村现成材料创作。2011)

Sopheap Pich表示,Compound的灵感来自快速的城市发展及发展过程对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纵观历史,建造与拆除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我们是否能够只有建造而没有拆除?”

如朋友所说,现代艺术需要解读,而艺术家本身也未必能够贴切地解读艺术的含义,只能笼统地介绍创作动机。在朋友眼中,Compound只不过是我们童年时司空见惯的鸡笼、鸽子笼和猪笼的集成品。

Compound,堆砌的城市.2011)

朋友的另一类解读方式其实给我不少灵感。在我眼中,Compound所表达的是一个拥挤的城市,在这个寸步难移的现代空间,人的生活素质正开着时代的倒车,跟当年被困在笼子里的家禽其实没有两样。当人们为家禽请命,禁止虐待动物时,可曾尝试换个位置来看看自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把我们从尘市间抽离出来眺望,我们是不是也像笼中鸟,受困在拥挤的城市中,付出昂贵的价格,却牺牲人性的尊严?城市是否真的让生活更美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

(城市太拥挤,我们人也是家禽野鸽,付出昂贵的价格,却买不回生活的尊严。2011)

在有限的土地上,sky is the limit,城市只有往上发展的空间;在发展的过程中,个人的“安全空间”其实很狭隘,甚至不受尊重的。 Compound的每一个模块都是透光的,城市中人不是光明正大的被监视着,便是在偷窥与被偷窥间生活,没有隐私可言。

如猪笼的模块竖立起来,围绕着城市,像宗教建筑,但更像导弹。发展拥挤的城市的过程是否也是逐步自我毁灭的过程,现在种下的因,是后人所必须承受的果?

而城市也是金钱价值的欲望追求,城市的土地与空间都可以通过金钱来衡量,我们乐于被锁在有限的半空中,妄想着土地给我们带来一生追求的财富。

生活在新加坡这个城市,我们没有躲避的选择。新加坡没有生活费较低廉的乡村,厌倦城市生活后可以避世,在浓郁的乡土气息中寻找自己,整装待发。我们受困在城市之中。
你以为呢?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太拥挤了吗?想上世纪70年代凌厉奉行
‘one is the best,two is enough,three is luxurious, four is anti-society’
的伟大年代,一个孩子也也嫌太多。
当今从小红点到神州大地,人口似乎膨胀了不少,却先后摒弃了当年神
圣不可逾越的 ‘一胎政策’,从两胎到三胎,究竟是那裡出错了?还是了
解到昔日的错误而如今 ‘痛改前非’ ?
最近世界各大新闻网站在最近报导放宽三胎政策的同时,今天却也提到
了日本 中国各地纷纷兴起的 ‘趟平’ 族正日益壮大,他们 不买房,不买车,
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生平无大志,愤世嫉俗,但求一日两餐。
(看2021/6/2 法网-躺平主义危险吗?德网-宁 ‘趟平’ 也不生三孩 中国女
性:别当我们是猪)
看起来,别说三孩,在21世纪20年代的今天,面对当前绝望的社会氛围,
如何说服年轻人生一娃恐怕也是对在位当权者的一个挑战。

Anonymous said...

我忽然想起我在学校求学的上世纪50年代,中国变天之后随即
出兵朝鲜半岛(抗美援朝?), 当时举国上下相信,也的确执行了
所谓 ‘人海战术 人多好办事’ 的信念,为了鼓励生育,不但禁
止非法打胎,严格限定 ‘绝育’ 和 ‘人流’ 的条件,生5娃以上者
赐予 ‘光荣母亲’,养10娃以上者封为 ‘英雄母亲’,的称号,是
何等的风光,何等的荣耀,万人争羡,光宗耀祖,.....
也许,如此 ‘子孙满堂 开枝散叶‘ 的伟大年代为期不远矣!让
我们张开双手等待迎接它的到来吧!.....
(写到这裡我流了一身冷汗,全身颤抖,救命,help! )😂

Anonymous said...

刚读了早报网的社论: “中国亟待解决生育低落问题”,不才受教育不多,
不懂得其中高谈阔论的大道理,就以亲身经历谈谈 ‘生’ 与 ‘养’ 。
新加坡一直推行所谓的 ‘亚洲价值观’,生长在 ‘传统思想’ 根深蒂固的家庭,
一出世便被 “百行孝为先” 日夜灌输,向父母大人许诺以后担起 ‘生养死葬’
的重任,‘顺理成章’ 地送入了华校,‘天地君亲师’ 的人伦概念进一步加强。
作为一个二等公民的华校生,踏入社会,微博收入僅够糊口,有幸老婆大
人不忍老公的艰辛也加入了工作,于是两份薪水同时收入供养着双方的父
母共6人,两个小瓜先后降临,同様两个 ‘打工仔’ 撑起了8个人的生活。
孩子的校内外教学补习,活动,衣食,医疗,..... 处处是钱,供养着他们
完成 ‘国民服役’,大学教育更是丝毫马虎不得,有朝一日他们完成教育,
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余生任何时候的基本就业,还会不会继续 ‘啃老’ .....
一句话,人生如果可以重来,我甚至不会考虑结婚,加入 ‘趟平’ 大潮,就算
一天 ‘糊里糊涂’ 地结了婚,我也绝对会清醒地以
‘丁克’ (DINK, Double Incomes No Kid) 作为 婚前协议(Prenuptial Agreement)!
‘三孩政策’,不切实际,见鬼去吧!




Anonymous said...

千百年来多少人被一句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奴隶着,束缚着,他
们以为生儿育女是尽孝道,是对列祖列宗的责任。殊不知这正是
一个严重的误区,世纪以来多少神州大地上的儿女因此遗憾终生。
数千年来男性统治者出于自己的目的,既要满足个人的私慾,有
足够多的儿子来展示实力,永霸江山或基业,导演了 ‘男尊女卑’
的社会制度,发扬光大 ‘一夫多妻妾’ 的婚姻制度,女人不得越过
‘三从四德’ 的所谓的 ‘妇德’ 的雷池半步,最终使得平民百姓也不得
不接受 ‘传宗接代’ 是 ‘责无旁贷’ 不可逃避的责任,甚至 ‘莫须有’ 地
认定生不出孩子尤其没有男婴是女方的问题。
于是 ‘传宗接代’ 为借口,男人 ‘名正言顺’ 合情合理合法 地娶妻纳妾,
‘成功人士 三妻四妾’,‘真龙天子 三宫六院’,不择手段为 ‘开枝散叶’
努力打拼,奋不顾身 的同时,将女性沦为生育工具与玩物。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腐朽不堪,是愚家思想的精华所在,为独裁皇权
套在广大群众的 ‘紧箍咒’,好深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