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当年轻离我而去

GE2011(7 May 2011)已经落幕。前外交部长杨荣文(George Yeo)黯然退出政坛前,不忘以他独有的大智大慧与世界宏观,语重声长地提出PAP必须转型,并且恭祝工人党刘程强与他的团队凭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精神,攻下PAP的堡垒--集选区。刘程强胜得光明,杨荣文输得磊落,赢得新加坡选民赞赏。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1/05/5-5-52011-ge.html

(杨荣文风度翩翩,坦然面对失败, 被尊称为可敬的对手。2011)

人生顺流逆流,不是成就是败,惆怅之余,无需以PAP一贯的思想形态,通过成败来论英雄。回首杨荣文之败,是败于时局大势,败于一股无法抵挡的时代洪流,非战之败。时势造就了楚霸王,时势也使他面对四面楚歌,有史可循。杨荣文之败,其实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使执政52年的PAP重新审核施政方针,寻找更具人性的良知之路,一时的失败也许是更长远的成功,风物长宜放眼量。

(李显龙总理在竞选结束十天内宣布大刀阔斧后的新内阁。2011)

杨荣文面对落选的心态与转身的瞬间是那么的优雅从容,举重若轻,大将之风,魅力无可抵挡。刘程强领军工人党,站在历史的浪尖,淡定自在,体现了新加坡政治历史新篇章的君子风范。

工人党赢得6个国会议席,加上两个非国会议席,8人团队是平衡两党政治的前奏,我希望日后回望,2011是个真正的转折点,是个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开创真正民主的新加坡的新纪元。

(WP最后一晚竞选集会,三万人陪着刘程强走出后港,挤爆Serangoon Stadium。2011)

(为民主欢呼,Serangoon Stadium。2011)

GE后的一个星期内,阿裕尼团队的部长级人马杨荣文、陈惠华(Lim Hwee Hua)和再诺(Zainul Abidin Rasheed )相继宣布不再参加来届选举,两位内阁元老李光耀资政和吴作栋资政也发表联合声明,退出内阁,为新加坡独特的资政体制划下句点。

We have studied the new political situation and thought how it can affect the future. We have made our contributions to the development of Singapore. The time has come for a younger generation to carry Singapore forward in a more difficult and complex situation. The Prime Minister and his team of younger leaders should have a fresh clean slate. A younger generation, besides having a non-corrupt and meritocratic government and a high standard of living, wants to be more engaged in the decisions which affect them. After a watershed general election, we have decided to leave the cabinet and have a completely younger team of ministers to connect to and engage with this young generation in shaping the future of our Singapore.

But the younger team must always have in mind the interests of the older generation. This generation who has contributed to Singapore must be well-looked after.

短短的联合声明总共用了6个年轻(young, younger)的字眼,可见两位资政已经意识到家长式的管理作风已经成为过去,如果持续下去,大家都不可能改变对方,只能加深两代人之间的鸿沟。长江后浪推前浪,继往开来,最好还是放手。

(李光耀资政与吴作栋资政明白到代沟的事实,决定退出内阁,完全放手。2011)

李光耀是开国功臣,他和他的第一代团队打造新加坡,我对他们第一代人的领导贡献,给予我们一个国、一个家、许多梦想和希望心存感激,无限尊敬,虽然对他的行事作风未必苟同。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0/08/1-of-3.html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0/08/2-of-3.html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0/08/3-of-4.html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0/08/4-of-4.html

李光耀经历过殖民地时代的斗争,斗士精神已经成为他的血液。对反对党施加强硬的手段是他的一贯作风:

“If we had considered them serious political figures, we would not have kept them politically alive for so long. We could have bankrupted them earlier.”

- Lee Kuan Yew on political opposition, Straits Times, Sept 14,2003

在竞选期间,李光耀对阿裕尼选民发表“懊悔论”,说输了一个集选区没什么大不了,但是阿裕尼选民在接下来的五年将会懊悔不已。他这番话不晓得是故意使杨荣文出局还是帮倒忙,输了阿裕尼后隔天在Tanjong Pagar的集会上,他表示选民已经忘了过去五十年我们是怎么活过来的。他认为年长者还有感恩之心,年轻人则对新加坡一路走来一步一惊心的过去一无所知。

在五十年后的新加坡,这种李氏斗争式的手法早已不合时宜,或许李光耀一直活在唯唯诺诺的内阁团队中,没有人敢唱反调,才会使他认为过去的功绩可以使PAP永远长青,忽略了盛唐也有式微的一天。我们平民百姓在职场打拼,在家养儿育女,都很清楚在e-时代,有识之士不受气、年轻人不受教这个大时代变化的事实。跟他们相处之道在于平心静气地交流沟通,甚至agree on disagreed,否则离家出走,远走高飞,寻找一片属于他们的蓝天,吃亏的是自己。至于五十岁以上的年长人士(我刚好迈入此年龄层)正因为感恩而更不希望政府失去从政的良知,新加坡从此走上不归路。李光耀大智大勇,不可能后知后觉,不了解时局大势,或许只能说背后还有底牌,至于底牌是针对行动党内部还是对外,当局者清。

(选民选择以资深议员刘程强领军的WP党员进入国会,希望窗外有蓝天。2011)

吴作栋时代最大的贡献是“解放”新加坡,让新加坡享有较大的言论自由。我十分尊敬吴作栋的软实力,通过言论改革为国家带来较大的磋商的空间。但尊敬归尊敬,吴作栋以经济学家的手法治国,打造Singapore Inc.,同时把政治理想与人民的心态带入功利化的层次,失去宏观的视野,这是我对吴作栋年代的肺腑感言。

吴作栋处于夹心层,从政之路一步一惊心。在1984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被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公开点名当老二,在陈庆炎之后;如果不是王鼎昌英文能力不足,丹那巴南是印度人,可能排名更往下滑,接任总理好像是捡回来似的。1990年吴作栋接任总理后,隔年立刻解散国会,寻求“强有力的委托”,可是事与愿违,选票往下滑,还失去了Bukit Batok 和义顺单选区。一年后他再以自己的Marine Parade GRC来寻求委托,引进张志贤,借选民之手来加强自己的信心与政治筹码。

(李光耀秘密询问他的政治秘书对吴作栋、陈庆炎、王鼎昌、林子安和丹那巴南的评价。他宣布吴作栋是老二。c.1984)

接下来1997和2001两次选举,吴作栋都以屋子政治当筹码,把选举推入低档的私欲层次,选民的思想变得肤浅,自身利益的考量高于一切,吴作栋还为在任的最后一届(2001)夺得75%高支持率而沾沾自喜。2004年李显龙接手总理,面对的是遗留下来的功利主义的摊子。

GE2011, 吴作栋挺爱将杨荣文,不惜牺牲黄根成、马宝山等人,说黄根成管不好Mas Selamat,马宝山管不好住屋,他们都可以输,但是杨荣文何罪之有?这番话引起黄根成的不满,直面反驳,似乎发生内讧。

(黄根成、马宝山、林双吉,从内阁出局。2011)

吴作栋也使出李光耀一贯的手法,刻意贬低竞争对手,矛头指向他的前首席秘书,在SDP旗帜下参选的陈如斯,言语之间影射陈如斯不过尔尔,连当政治秘书都没资格。他似乎已经忘记1984年詹时中与马宝山在Potong Pasir对弈的结果。当时PAP重量级挺马宝山,说马宝山的O-level考获7科A,詹时中只得7科B,结果弄巧反挫,选票转向詹时中。后来詹时中更正说他只考获5科及格,还必须重考英文,但是他没有放弃梦想,最终成为执业律师。他这一番激励的忠言,赢得大家的尊敬。

至于吴作栋自己的选区,得票56%,低过PAP的全国平均率(60%),他埋怨是年轻的“玲玲”效应惹得祸(NSP的佘雪玲, 24岁;PAP的陈佩玲,27岁),我倒觉得更大的问号是堂堂吴资政怎么只可能栽在“玲玲”手中而对整个大环境无动于衷?

(陈佩玲与佘雪玲,玲-玲效应拉低PAP在马林百列GRC的选票?)

从民主的进程来说,人的思想必须经历过大起大落才能提升到另一层次。组屋提升热潮过后,大家的脑袋变得清醒,不为名利所动,而是为了更长远的未来,这是给百万政府的挑战。套用政府常说的话,不要把一切当成是理所当然的。

必须翻起多年前一则小经历,但对我影响良深的心路。1992年在纽西兰南岛Fairlie 的一个农村小住时,牧羊人教导我赶羊的要领是照顾跑在最后的那头羊,确保它不会掉队。虽然落在后头的那头羊会拖慢羊群的节奏,但是如果置之不理,每回牧羊都会有跑在最后的一头羊,到头来羊群四分五裂,越来越单薄,羊群就散了。.....

新加坡在PAP带领下,给人的直觉就是专注于那头领头羊,随时准备放弃因跟不上而掉队的那头羊。在中国,知青可以回到二线三线城市,回去农村;新加坡是一个单一城市,没有二线,没有农村,跟不上的那头羊,面对重重压力,何去何从?人心倒向,通过选票来追求民主是不是已经成为新加坡独特的群体公民意识的表达方式?

(后港与阿裕尼落入WP手中,PAP夺回波东巴西。2011)

(一笑泯恩仇?李显龙的新内阁就职典礼,刘程强问邻座的李光耀可否跟WP合照,李光耀答应了,彼此还寒喧几句。2011)

放眼滚滚历史洪流,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人来人往,一代新人换旧人,的确没什么好唏嘘。我们应该庆幸我们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站在历史大现场,见证一场没有流血、没有冲突,平和实在的民主转型。我们都在人生的过程中尽了一份绵力,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那就足够了。

1 comment:

~岁月留痕~ said...

阅读您的博客,从中获益良多。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