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12

翁山淑枝与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2 of 2)

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翁山淑枝,,将130万美元奖金设立信托基金,用于缅甸人民的健康与教育。她的儿子代替她领奖并发表答谢词:“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

1945年在仰光出生的翁山淑枝,两岁时父亲翁山将军与英国谈判,争取缅甸独立,不幸被政敌暗杀。后来15岁的翁山淑枝跟随出任印度大使的母亲前往印度,19岁进入英国牛津大学圣休学院(St Hugh's College),主修经济、哲学与政治,并认识了她的丈夫Michael Aris,婚后在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修毕博士课程。在国外生活经年,塑造了她的世界宏观。

翁山淑枝与未来丈夫Michael Aris。c.1970

 1988年,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43岁的翁山淑枝返回缅甸,这次回国后,直至2012年5月29日才能够离开缅甸,第一站到邻国泰国。1988年翁山淑枝回缅甸那年,学生发起“8888民主运动”,争取民主的示威群众遭到军队血腥镇压,两百多名无辜民众在民运中遇难,恐怖气氛弥漫全国。很多受迫害的民众、激进分子和退役高级军官,要求翁山淑枝领导民主运动。

1988826日,翁山淑枝第一次在仰光面对百万群众发表演说。演讲前夕,政府散播有关要刺杀她的谣言,但她对任何威胁都处变不惊。在集会上,她一身雪白的长裙,巾帼不让须眉的神态、慷慨激昂的言词,令在场的民众想起了她的父亲翁山,父女两人如同一个模子塑造出来的。其实,翁山淑枝并不喜欢政治,她更想读书写作,但从那一刻起,翁山淑枝不再是一名旁观者。 “我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从此,翁山淑枝这个外表柔弱、身材单薄的女子,成了军政府最头疼的人物。


(1988826日,翁山淑枝第一次在仰光面对百万群众发表演说)

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下,军政府于1990年举行大选,翁山淑枝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绝对优势。在正常情况下,她理应成为缅甸的总理,但军方指定由于翁山淑枝的丈夫是外国人,因此民盟也属于非法组织,选举结果被军方作废,军人拒绝交出政权,并软禁翁山淑枝

20101113日,缅甸军政府释放了被软禁20余年的翁山淑枝12月初,她与到访缅甸的美国国务卿希拉莉初次会面。希拉莉把奥巴马的亲笔信交给了翁山淑枝,奥巴马在信中感谢她的斗争激励了全世界的人,美国会永远支持她;希拉莉也赞赏翁山淑枝的民主斗争,两人一致同意继续共同推进缅甸的民主进程。201241日,缅甸举行国会补选, 翁山淑枝所领导的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拿下45席中的43个席位(缅甸国会席次共664席)。

20101113日,缅甸军政府释放了被软禁20余年的翁山淑枝。翁山淑枝向支持者讲话


2012年6月,翁山淑枝重新踏上24年前离开的英国,她的母校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为她补颁名誉博士,以鲜少人听得懂的拉丁语赞扬她以静态与沉默感动了全世界。 翁山淑枝笑容灿烂仪态翩翩的模样,让人仿佛看见当年那个风华正茂的缅甸姑娘。物是人非事事休,当年的幸福少妇已是为祖国牺牲掉家庭生活的民主斗士。

在历史悠久的西敏寺Westminster Hall里,翁山淑枝成了英女王以外首个受邀对英国上下议院发表讲话的女性。站在十一世纪的古老大厅里, 翁山淑枝的身躯显得格外娇小。在她演讲完毕后全场起立给予她的热烈掌声却响彻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新闻照片里每一个来听翁山淑枝演讲的人,脸上都挂着发自真心的笑容。现任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前任首相布朗夫妇(Gordon Brown)、前首相布莱尔的妻子切丽(Cherie Blair)和反对党领袖米利班德(Ed Miliband),更是难得地站在一块与翁山淑枝握手寒暄。英国执政党与反对党此刻好像化解了彼此种种不同的政治立场,取得了和谐的共识。


翁山淑枝在历史悠久的西敏寺Westminster Hall里。Reuter June 2012

翁山淑枝在历史悠久的西敏寺Westminster Hall里。Guardian June 2012

美国大使馆就在翁山淑枝的家旁边,茵雅湖(Inya Lake)旁。Yar Tun对美国的解读是,缅甸再茵绿清雅,美国也不会有兴趣欣赏,他们的真正目的也不是什么民主民权。缅甸的石油、电讯、交通、农业等都都几乎被中国垄断了,缅甸的国防军备则几乎被俄罗斯垄断,美国的目的是进入缅甸,与两大巨头抗衡,同时重新与缅甸建立经济关系,分一杯羹。没有经济利益作后盾,才不会赞赏翁山淑枝的民主斗争。

(美国大使馆:Washington Park;翁山淑枝住所:A;Yar Tun住在Hledan Market对面,走约20分钟便可抵达翁山淑枝住所

缅甸军人政府也希望进入美国与欧洲市场,逐步摆脱对中俄的长期依赖,同时提升与邻国(寮国、柬埔寨等)的竞争力。根据缅甸的宪法(2008),军人拥有国会25%的议席,三军总长有罢免总统的权力,目前国会内另外55%的议席是脱掉军服的前军人。一切安排就绪后才释放翁山淑枝。那时翁山淑枝已经65岁,参与国会补选已经67岁,下一届大选(2014)已经接近70,根据缅甸人的平均寿命,翁山淑枝还能撑多久,有什么修改宪法的能耐?

Yar Tun 透露,当年参与民运被扣押的“政治犯”有将近一万人,被囚禁逾二十年被释放的只有六百余人,被长期扣留的民运分子还有好多好多。


(2011年8月8日,在仰光郊外的佛庙为23年前“8888”民运的罹难者祷告)

翁山淑枝为了人民,牺牲个人自由,甚至和家人在英国团聚的日子。她以柔和克制暴力,以一辈子争取走向民主。Yar Tun回家短住时,曾经跟朋友拜访过翁山淑枝。翁山淑枝问他们的职业,在哪儿工作等,也问他们为这个国家贡献了什么?为什么不留下来,为这个国家的民主进程献上一份力量?她都已经为这个国家的前途被软禁20年了,他们在犹豫什么?

(回国24年后,翁山淑枝第一次踏出国门,2012年5月29日晚上抵达曼谷,参与在曼谷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Straits Times 30 May 2012)

翁山淑枝问他们为什么来探望她?Yar Tun回答说她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就像他们的妈妈。 “既然这样,你们的妈妈希望你们能够留在妈妈的身边,你们能够答应妈妈的祈求吗?” 翁山淑枝语气慈祥但句句入心,Yar Tun回忆起眼眶润湿,流下男儿泪那一幕,情绪还很激动。不过最终他还是在认同翁山淑枝的政治理念下选择离开:

 “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民主政治,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我们不应羞于在政治上谈论同情和爱心,同情和爱的价值应成为政治的一部分,因为正义需要宽恕来缓和。一位记者问我,‘你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对宗教谈论得很多,为什么?’我回答:‘因为政治是关于人,我不能将人和他的精神价值分开’。” (翁山淑枝)


(悠悠茵雅湖是仰光的水源,也见证了多年的人事变迁

问Yar Tun英国给缅甸带来什么好处?现代化、机械化、教育体系、石油工业...还有,1940年代仰光是全世界最清洁的城市。

缅甸朋友的民主渴望的路程非常遥远,但佛的大爱不分种族,衷心希望真有那么一天,缅甸建立起一个由爱心与同情心结合的民主体系,缅甸朋友们能够以愉悦的心情回返家园。

相关链接
新加坡的缅甸寺庙:玉佛寺Maha Sasana Ramsi Burmese Buddhist Temple
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1 of 2)
翁山淑枝与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2 of 2)
柏龄大厦-新加坡的缅甸城Peninsula Plaza: Burmese in Singapore
翁山淑枝心灵鸡汤 Aung San Suu Kyi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Hi there I am so delighted I found your blog, I really found you by error, while I was researching on Digg for something else, Nonetheless I am here now and would just like to say thank you for a marvelous post and a all round enjoyable blog (I also love the theme/design), I don’t have time to go through it all at the moment but I have bookmarked it and also added your RSS feeds, so when I have time I will be back to read a lot more, Please do keep up the excellent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