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8, 2011

5, 5, 5与2011 GE

人生有多少个五年?在工人党群众大会上,陈硕茂问。

面对着一群耳熟能详的政治人物,在孜孜不倦地推磨着民主的进程,我也在跟着他们徐徐渐老,我不禁要问:人生还有几个五年?

5月5日,我也跟着三万群众,浩浩荡荡走到Serangoon Stadium,挤爆整个体育场,拥挤的空气中有过多的二氧化碳与汗水味,但有更多的激情,使我自然想起1970年代的国家体育场。在那个年代我们不富有,许多人活在贫穷线下,生活简单,但穷有穷开心。每一场大马金杯足球赛,我们的业余足球员使大家自然发自心底一起“加冷狮吼”。

(三万人挤爆Serangoon Stadium,5-5-2011)

如今,我们转换阵地,从国家体育场的看台走入Serangoon Stadium的土地,当年为荣誉而战,今日是为了民生、民主与未来,今时与往日的心态中唯一不变的是由心出发,for my beloved country。

的确,有选情才有激情。挤在人群中一起呼吸,他们在期待什么?我在期待什么?

为什么在此时此刻,我们可以不分种族、言语宗教,那么团结自豪地念新加坡信约,为了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为了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为什么它比NDP还自发自动,更加激情?

为什么激情出现在WP, 一个反对党的集会,而不是PAP的群众集会?

(激情,5-5-2011)

5月7日投票日,报章为整个选举活动作总结,但也许就与言论立场的限制,简而言之就是饭碗,因此文字都十分谨慎,经典收藏也很有选择性;我所挑选的是我所关注的民主社会的未来的超级镜头。

先回到2006年5月5日,上一届大选。李光耀的丹戎百葛集选区和吴作栋的马林百列集选区没有对手,十分空闲,在后港为成熟的人心果拉票。李光耀揶揄WP的刘程强,如果真的有政治理想,就应该放弃单选区,走入集选区去。吴作栋则玩人心牌:

“Old people, the disabled, and the wheelchair-bound. I saw many of them in Hougang... I feel we should help them. This is not politics. Whether Eric Low wins or Low Thia Khiang wins, we are going to help the old people in Hougang. They deserve our help. They struggled with Mr Lee Kuan Yew, they struggled with me. Today, they're in their 70s. Without them, we won't have today's Singapore for the young, Internet-savvy Singaporeans. So we never forget them. We will help them regardless of the outcome.”

结果后港继续由WP的刘程强胜出,吴作栋承诺的$100million 配套并没有兑现。吴作栋掌权期间,以他的经济学特长来搞Singapore Inc,处处以金钱利诱来赢得选票,把人们的思想形态带入低级的层次。五年后,刘程强也回应李光耀,走出后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挑战Aljunied GRC。

接替刘程强的饶欣龙感谢恩师十年苦心,使他以64.8%的支持票守住后港。他的对手朱倍庆大方地承认失败,并承诺与饶欣龙合作。我希望这是他由衷之言,打开新加坡民主新气象。

(刘程强,初入政坛与今时今日)

Aljunied GRC的PAP军头外交部长杨荣文不喜欢被称为老虎,大玩同情牌,说刘程强使选民进退两难;已经升为祖母级的搭档陈惠华却发动人身攻击,把后港几座HUDC与Town Council之间的书信来往政治化,这招不晓得使PAP失去多少选票。刘程强辩解他率领竞选团队转战阿裕尼集选区,并不是要让该区选民陷入两难局面,真正为难选民的是设立集选区制度的行动党。集选区是新加坡特产,实力较弱的团员可以乘搭顺风车,进入国会。

吴作栋出面挺杨荣文,说黄根成可以输,因为他让Mas Selamat逃脱;Vivian Balakrishnan可以输,因为他没管理好YOG的财政预算;马宝山可以输,因为他使屋价飙升,但是杨荣文何罪之有?李光耀则玩一贯的威胁牌,说输了Aljunied GRC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居民必须忍受五年的痛苦。李光耀一席话也惹来李显龙的不满,基于澄清,划清父子关系。刘程强则反驳,如果部长不能输,竞选还有什么意义?

吴作栋也许以为他还有影响力,可是从马林百列集选区的56.7%得票率看来,Nicole Seah和陈佩玲效应大大超过吴作栋,或许他应该学会谦逊之道。

刘程强的团队以54.7%得票率当选,在答谢选民时,他再度说出人们的心里话,你们要告诉全世界的是你们要的是一个家园,不是一间屋子;要的是一个家园,不是单纯的经济增长!杨荣文以一贯君子作风承认失败,并祝福他的对手。对PAP而言,失去一个GRC和两位部长是否会使他们重新考量GRC这种违反民主的竞选方式?

现代新加坡政治史不能忘记詹时中,1984年以反对党员身份赢得Potong Pasir 的詹时中被取笑为“暂时动”(福建话),结果他坚守27载,76岁之年走出单选区,到Bishan-Toa Payoh GRC 挑战黄根成,但黄根成却说詹时中只不过为了个人利益,想要创造历史。黄根成除了应付詹时中外,还得应付老板吴作栋,说如果自己没有办法为内阁增值的话自然会引退,不需吴作栋多言,是否有弦外之音?

詹时中回应说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新加坡人,选民给他太多的掌声了。他并不勇敢,但是他爱新加坡,他爱新加坡人民,"I am not actually a brave man, but I love Singapore and I love Singaporeans"。

1976年41岁的詹时中以独立人士身份在Cairnhill挑战国家发展部张林金山落败(31.8%),站在他的乌龟车顶(Volkswagen)发表竞选演说。1979年补选,詹时中以独立人士在Potong Pasir挑战国防部长侯永昌落败(33.2%)。1980年,詹时中成立民主党,在Potong Pasir继续挑战侯永昌,以41%得票率落败。

(詹时中,2001)

(詹时中,2011)

1984年詹时中重回Potong Pasir挑战马宝山,以60.3%得票率当选。1988年63.1%,1991年69.6%,1997年在SPP的旗帜下获得55.2%,2001年 52.4%,2006年55.8%。这位普通的新加坡人也是位不平凡的战士,2008年两度中风,但并没有放弃推动民主国会的理想,2011年再战江湖,他的团队得到43.1%选票,虽败犹荣。至于代他出战Potong Pasir的詹夫人罗文丽以49.64%高票落选,27年后宁静的小镇换主。

WP的五十岁“新人”陈硕茂是一颗明珠。陈硕茂当年在NJC考取A-level,身为全国状元却跨不进NUS医学院的门槛,申请外国奖学金,陆续在哈佛、牛津与剑桥就读,成为国际级律师。李光耀叫他输了回去中国继续当他的律师,他哲语如珠,一步步回应,以“人生有多少个五年”开场,以落叶归根,人生半百回馈社会打中场,再以多年以后回顾2011年5月5日在Serangoon Stadium的激情,是迈入民主国会,还政于民的路程(a journey,Aljunied的谐音)来结束下半场。

(陈硕茂,进入人生下半场)

民主的进程本来就不容易,当执政党为了维护政权而使出“屎桥”如GRC、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等,使民主进程更加困难重重。在弱势中,WP参选的3个单选区和4个集选区都得到超过40%的选票,现在就看当选的Aljunied与后港团队今后五年的表现是否再次呼唤起人们的激情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