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6, 2011

洪门弟兄(2 of 7)- 义兴、佛缘

满族人入关以来,始终面对着汉人反清复明的威胁。道光24年(1844年),广东海阳县天地会起义,在潮州府的潮阳、揭阳等地反清失败,会员纷纷逃离家乡。据说陈开顺也是被朝廷发出逮捕令后逃亡的天地会成员之一,逃到新加坡避难。

同年Temenggung Ibrahim(天猛公伊布拉欣)借鉴移居新加坡的华人(其中大多数是潮州人)在杨厝港、蔡厝港、林厝港等地垦殖的经济效益,在柔佛推行港主制度,招募新加坡华人(主要是潮州人)到柔佛开港垦荒。

陈开顺获得距离新山六里半的地不佬河(Sungai Teberau)流域的港契(1844年10月22日),率领新加坡义兴公司的数千名潮州同乡进入柔佛,开辟原是一片原始森林的陈厝港,种植胡椒和甘蜜,把陈厝港发展成为柔佛的一个行政中心。

(地不佬河,Sungai Teberau)

(陈厝港,c.1880s)

(地不佬河灵山宫,据说在陈厝港开发前已经存在,比柔佛古庙还古老)

早期新加坡潮籍人士主要来自广东潮州府的八个县邑:潮安、澄海、潮阳、揭阳、饶平、普宁、惠来、南澳。他们同属潮汕方言区。除了直接从汕头南来的“新客”,早期新加坡潮帮中也有不少来自暹罗及廖内群岛的“二度”移民。他们在18世纪末离开中国,在莱佛士登陆前后来到新加坡,开发甘蜜园。“新客”则在开埠后抵达新加坡。

陈开顺是领导,顺理成章成为陈厝港的港主,并成立柔佛义兴公司。在鼎盛时期,陈厝港扮演着重要商港的角色,所有货船都必须经过陈厝港才能开到新加坡去。陈厝港时期遗留下来的主要街道是惹难港下咭唧(Jalan Kangkar Kechil),即“小港主”的意思。从陈厝港周围马来甘榜的名字所留下的蛛丝马迹,也可看出当年這個港区的重要性,如甘榜港下地不佬(Kg. Kangkar Tebrau)、甘榜港下登雅(Kg. Kangkar Tengah)和甘榜港下基里(Kg. Kangkar Kiri)等村落,都带着“港腳”的译音。

(Jalan Kangkar Kechil与Kampung Kangkar Tebrau,在地不佬河畔)

(早期的Jalan Kangkar Kechil 路牌,华文译名从右向左。)

(曾经叱咤风云的地不佬河。陈厝港成为历史,地不佬河恢复宁静)

说到义兴公司,不能不提到新马私会党间所发生的帮派械斗及地盘争夺。在新加坡:

1846 : 义兴会与关帝会械斗 (会党头目葬礼游行)
1851 : 义兴会党徒攻击华人天主教徒
1854 : 义福与义兴大规模械斗 (买米起争执,世仇, 厦门小刀会余党逃到新加坡)
1867 : 义兴与福兴械斗
1870 : 义福党徒攻击广府教士兼医生
1870 : 义福中的福建人与潮州人为争夺地盘械斗
1871 : 海山与义福对抗持续一年 (争夺妓院和赌场的保护费)
1873 : 潮州人与福建人械斗波及到海山和义兴
1874 : 义兴与海山会为葬礼发生争执
1876 : 潮州人会党与福建人会党械斗 (争码头船艇停泊地点)
1877 : 义兴会与义福会在鱼眼岛械斗 (因赌博发生争执)
1881: 义福会在勿洛与马来人械斗华人会党混战
1883 : 海山会与广惠肇义兴械斗
1885 : 义兴会与潮郡义兴械斗
1887: 敌对华人秘密会党混战
1887 : 7月1日一名义福党徒暗杀华民护卫司毕麒麟
1887 : 义福党徒杀害荷属吉利门岛华人甲必丹
1888 : 敌对华人秘密会党械斗 (争夺妓院保护费)
1896 : 某些被宣布为非法的会党相互械斗
1896 : 义兴会分会义铃与东平会械斗

比较起新马各地令人心惶惶的私会党,在柔佛开拓发展史上私会党暴力事件是比较少见的,其中重要原因在于柔佛义兴公司致力于去除“私会党化”,发展成一个对当地经济发展有重要贡献的组织,同时也是早期华人社会凝聚力的核心,因而受到柔佛统治者的认可。这些义兴会众不仅开拓柔佛有功,还在1877年协助平定麻坡内乱,巩固Temenggung Abu Bakar(天猛公阿布巴卡,柔佛之父)的政权。因此,义兴公司在柔佛的地位,与在新加坡、槟城等地的命运截然不同。在柔佛,义兴受到马来统治者的善待,取得“独尊义兴”的地位,获准公开活动。

咸丰七年(1857年),陈开顺因病逝世,终年55岁。陈开顺死后,他和其他共一百座洪门义士 的神主牌安置在 Lavender Street 的义兴公司总部二楼。1890年社团法令生效后,英殖民政府封闭新加坡义兴公司。1892年,义兴公司总部所在地捐献给陈笃生医院,后来由广惠肇留医院接管。

后来有人发现洪门义士的神主牌被遗弃在离义兴公司不远的加冷河畔,由德春板厂的老板收集起来,设龛奉拜。德春号停业后,成昌号成立,由厨夫奉拜,一直到1930年,才迁入社公庙(义兴公司总部附近),直到1990年拆迁为止。

在Jalan Eunos 和Kembangan之间那条横贯Sims Avenue East和Changi Road的小路Lorong Marican,有一座蓝瓦白墙,“普令众生、照除痴暗”的佛教建筑--普照禅寺。普照禅寺的前身为芽笼三巷普照精舍,1943年闽南僧人从厦门南普陀寺祖庭请来香火供奉;1968年广玄法师为住持,改称禅寺,迁至Telok Kurau Road;1972年再迁Jalan Sayang Road;1982年三迁至Lorong Marican,将民居几经修建后渐成规模。

(普照禅寺所在地)

这一百位义士的神主牌在1991年“落户”在该禅寺内。他们被称为义士是秉持着加入天地会,反清复明,随时准备从容就义的有心之士。

广玄法师(现年已一百岁)当年力排众议,决定接纳这批不应存放在普照禅寺内的神主牌。广玄法师认为这些“文物”非常有历史价值,值得保留。 这些人的身分或许不同,甚至可能与当年的社会犯罪活动挂钩,但他们是潮汕华族的先驱,一个多世纪前,乘着“红头船”,带着“浴布、甜粿、市篮”漂洋过海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他们在新马开启了一连串的过番故事,成就本地社会的发展,功不可没。

(Lorong Marican,普照禅寺)

每年的三月初三和七月初三,这些神主牌都会摆在大堂内祭拜,以慰在天之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