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4, 2019

六四30年

2019年6月2日的联合早报主办的新加坡书展现场,听张铁志谈台湾。现场一位观众说台湾乱,什么时候才可以上轨道。张铁志则认为台湾民主有节制,一点都不乱,若真要说乱,那是乱中有序。民主的意义就是每个人都有话语权,没有人能够堵住对方的嘴巴。

前几年跑台湾的次数较多,切身感受到台湾人敢怒敢言的个性。他们不像新加坡人,白色恐怖的阴影老是驱之不散,不敢在大庭广众下大胆地各抒己见,老是惧怕被层出不穷的法令打压,被控告传播“假新闻”罪名等。

无论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亦或是真作假时假亦真,除非是研究员或别有心计之士,一般群众要分辨真假资讯并不容易。台湾容许新闻炒作,让人民在自由气息中思考。政府不管太多,民间才有撞击,这股华人圈子里自由开放的风气已经超越97回归的香港。“乱”可能是本地人太过习惯于一切都规划得井然有序,不能忍受岛国以外的作风所引用的形容词。

回眸30年前所发生的六四事件,我倒觉得这则由政府在背后引导决策的军民对抗是近代的“乱”史之一,值得继续关注,继续反思。


对比香港与台湾的纪念晚会


6月4日,香港和台湾都举办大型纪念晚会,至于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肯定不会无端白事挪屎上身。没听过身边的大陆新移民也想搞这样的活动,可能对更多本地的大陆移民而言,六四是个遥远的名词,即无法考证天安门事件的真伪,或者所经历的就像郭兆树在海南岛海口市所见的由学校发动的“声援活动”,参与者自己也不知道北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知道警方不可能颁发集会准证,让新加坡纪念一个事不关己,甚至得罪中国的负面活动,除非到了某个时候,可以像辛亥百年或者五四百年那样,理解为对新中邦交有正面意义。

香港在维多利亚公园主办的烛光晚会已经持续30年,大会宣布18万人出席,警方则指高峰时有3万7000人出席。无论是谁的数据,人数跟25周年相同,是继20周年纪念之后最踊跃的。晚会上烛光点点,歌声不断,再现维园经典悼念六四的画面。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集会现场。图片来源:法新社)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邓小平承诺香港50年不变以来,香港已经走了将近一半的路程,香港官方如何处理六四纪念,可能影响回归的下半场。针对香港人纪念六四的活动,特首林郑月娥说,很多人对历史上的今天有所记忆,香港是个自由的地方,希望市民有秩序,安静地参加集会。[1]

台北的纪念晚会,华人民主书院是主办团体之一。书院董事会主席曾建元认为,六四示威学生让台湾在处理民主运动的时候,知道不能重蹈覆辙,让台湾迈向民主化加大了动力。[2]

跟香港维园相比,在台北中正纪念堂的聚会只有600人参与,港台心态一目了然。

台湾人民在绿营的台独与蓝营的九二共识之间交替,主张台独的蔡英文上台三年以来都被中国钳制。在书展的对话上,张铁志反映台湾人的思潮,年轻人更希望看到台独的可能性。相信这也是代表着台湾人向往民主自由的诉求,跟中国的价值认同似乎渐行渐远。

在台湾的纪念晚会上,六四亲历人郝建回忆当年活在恐惧当中,六年之后才敢在堂弟的墓碑上刻下家人的名字。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虽然没有在天安门开枪,没有伤害平民百姓,但是军人这个身份始终是个凶手的角色。他现在已经移民,成为澳洲公民,才敢在台上讲话。[3]

相比两地,香港人有同胞之情,以记忆战胜遗忘;台湾人以人道关怀为出发点,让亲历者在不必顾虑安全的情况下发表言论。

三十年在人类历史何其短暂,作为一个人这段时间却其路漫漫,而且会逐渐淡忘。这篇记录,是为了不要忘却生命中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尤其是在当下大国民族主义抬头,若中国政府不承认在天安门杀人,那么跟日本政府不承认南京大屠杀有何差别?


香港街头冲突


2019年6月12日,《逃犯条例》于香港立法会进行修正法案二读前,香港爆发金钟街头示威,演变成警民冲突。《逃犯条例》修订法案表面上是针对一名香港男子在台湾谋杀台籍女朋友后返港,无法移交到台湾审讯,在民众心理,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做法。修订法案允许中国在香港引渡嫌犯,包括与中国政见相左人士到内地审讯。

20多年来,内地与香港的议题往往产生许多矛盾与纷争。香港人对于中国的民主法治心存疑虑,“六四”的影子正在香港延续。


(民众集中在金钟,反对修订法案。图片来源:Reuters)

主要参考资料
[1] 申华,谭嘉琪,“香港民众聚集维园 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https://www.voachinese.com/a/hong-kong-tiananmen-vigil-30th-anniversary-20190604/4945374.html accessed 5 June 2019。
[2] “六四事件令台湾知道不能重蹈覆辙”,BBC,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live/chinese-news-48494242 accessed 5 June 2019。
[3] “18万人齐聚维园悼六四 民运人士现身台北”,德国之声中文网 https://www.dw.com/zh/ 18萬人齐聚维园悼六四-民运人士现身台北/a-49058370 accessed 5 June 2019。

相关链接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许多人在谈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时候,却往往没有往下提。后面的那一句就是:“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30年前的这场灾难,直到今天,还是各说各话,不能够说没有“真象”。而是好像瞎子摸象,耳朵尾巴象腿象驱象鼻子,都可以是“象”真实的一部分。问题是,“真相”如何,是没有人能够有那种“权威”说清楚。

因此,我有时候就觉得,或许有些事情“真相”不能解开的时候,那么更为重要的,就是要看“现象”--即现实的现状。那么,回过头来看30年前的这场悲剧,再来对比今天中华民族的崛起。我就想着,塞翁的马不见了,塞翁得到了一群马;塞翁的儿子跌断了腿,塞翁的儿子因为断腿而免兵役。

中国的未来会怎么样,没有人能够未卦先知。现在也不能够马后炮,就说是因为北京的运筹帷幄,所以避免了颜色革命啊雨伞革命啊花朵革命啊或阿拉伯之春一般让国家动荡甚至让国家陷入崩溃的灾难。

历史的吊诡就在于矛盾的荒谬,人不能够有乡愿,国家更不能。因为“落后就要被挨打”,所以“真相”就是国家要富强,人民要提高素质。只有这样,就不会有南京大屠杀,就不会有六四,就不会有...当然,“反送中”这回事。

....... said...

我觉得六四与反送中背后都有祖国认同的情意结。一个是希望中国走入民主现代化之路,一个是还无法认同香港是中国的一座城市。

它使我联想起上世纪50年代的新马印风云。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为东南亚华侨提供两条出路:效忠居住国或回中国,掀起思想交战的过程。

郭 said...

支持中共的人很喜欢说因为平定了六四,所以中国经过了三十年的稳定才有今天的強大。难道当年趙紫阳继续掌权就会给中国帶来动乱?当年趙如成功逼退保守派也不过上演一场"玄武门之变",过后还是唐朝。
中共的禁忌、家醜还蛮多,除了六四还有建国初期对地主先斗后杀再分土地的土改;大躍进造成的三年饥慌,接着就是文化大革命。这还不包括毛对党内元老的"招待",最后导致共产党大功臣林彪倉惶出逃。
中共曾经是我仰慕的组织,随着真相暴露,中共的光辉消失殆尽,原来它也不过是一个逃不过世俗的政党,对追求权力、利益一样热衷。
不过中共有一项专长,就是它的理论和宣传。放眼世界沒有一个政党能做得比它出色,这方面不由得令我说声"厉害了,中国共产党"。不过近期理论家的表现不太好,像五四,居然提不出符合新时代的囗号,只能拿冷饭来炒(听党的话,跟着党走)。感觉已是黔驴技穷,江郎才尽了。
中共如他们自己所说是为国为民,是一个有理想的"进步"政党,那就应该把历史摊开来讲,承认党犯下的错误,引以为戒。

Anonymous said...

枪杆子里出政权。
秀才遇着兵 有理说不清?
大石砸死蟹 ?
谎言重复一百次便成了真理 ?
你说呢?

Anonymous said...

回忆1990年正月当时的 ‘最高领导’ 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香港首富 李嘉诚 时,当着
众人面答应香港回归后,社会制度50年不变,不仅50年不变,50年后也不用变了。
他的原话是 :
“不会变,不可能变,不是说短期不变,是长期不变,这个道理我过去讲了
多少次,就是说50年不变,50年后更没有变的道理”。
这次会见有视频有记录,当年已经85岁的邓小平没有任何语言障碍,吭嗆有力,
‘一国两制 港人治港 50年不变’,清楚得很!
香港回归后採用甚麽制度?当然是原来的 ‘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制度’ 的核心不离
自由,民主和法治,对这些基本价值观的任何 ‘侵蚀’,无疑就是 ‘言而无信 出尔反尔’
必将造成严重的国际与内部的反弹,不稳与严重后果。
30年前的 8964 与 近日的 ‘反送中’ 效应,令 ‘亲者痛 仇者快’ 前車之鉴,宜 三思!
再 三思而后行!

Anonymous said...

刚读完了 “白马非马” 的 ‘反送中,九二共识,一国两制之天要下雨’ 使我深有感触,不期然使我想起了:
毛泽东于一九三零年正月所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当然了,在绝大多数实行独裁专制政体的国家,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既得利益不得不将反对者视为
‘毒蛇猛兽’,“将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之中” !
甚至将 ‘异议’ 者以 ‘莫须有’ 的罪名囚禁终身,身败名裂,令人不齿,‘不寒而栗’ !

Anonymous said...

西藏 ‘独’,新疆 ‘独’,台湾 ‘独’,香港 ‘独’,......
究竟谁是 ‘如假包换’ 的 真 ‘毒’,你说呢 ?

Anonymous said...

刚刚看了 “香港雅虎财经网” 的一则 ‘香港特首都没有好下场’ 的 趣闻。
事实上,原来承诺的 ‘港人治港’ 早已非正式地成了 “ ‘爱’ 国港人治港” ,
历任特首无不先由中央钦点,过场委任。
日前由本地报章惊悉,现任特首的夫婿与公子都持有英国的 ‘一等’ 护照。
不论有没有 ‘好下场’,古今中外,‘有人辞官归故里 有人漏夜赶科场’ !
多少想当官的还在排着长龙等着。
多少在位的也在尽其所能地 ‘佔着茅坑不拉屎’,利用时间安排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