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0, 2010

从1949延伸......(十八)陈顺花之起坟(2 of 2)

Johnny和我在万里骨灰塔实地考察后,原以为可以在古旺附近买个空位,到office询问后却说不行,现在只开放三楼搬出的空位,二楼可要慢慢等。原来买个灵位也像买屋子一样有游戏规则,不是要就有的。那就两个骨灰瓮一左一右安放在古旺的家,你浓我浓吧!敲定。

Johnny的职员说万里骨灰塔古旺的石碑上的出生年份大有问题。安置30年了还会有什么问题?我核对一下,辰酉年,确实是大有问题!

(按天干地支并没有辰酉年,该好好学习,避免被瞒天过海)

十天干: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十二地支: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农历以天干地支命年,辰酉都属于地支,没有天干,那还成什么年份呢?跟阿好慢慢推敲,逐步找回零星的记忆,己卯年生是最接近的答案了。

2010年8月5日,庚寅年六月廿五清晨,我又回到似曾相识的地方。两位挖坟的客工身手灵活,虽然湿漉漉的黄土加重了挖土的负担,他们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挖出五尺的深坑,见到棺材了。这个坑类似当年服兵役的时候所挖掘的战壕,在我当年最年轻力壮的时候还得和军中同僚两人挖上一个晚上,从深夜到黎明。



(这两位来自大马和泰国的客工,不消一个时辰便挖出五尺的深坑)

连高地的泥土都湿漉漉的,棺内会是什么景象呢?Johnny说27年的棺材浸在水中这么多年,还那么结实硬朗,一定是Chennai木了。

开棺和捡骨是另一组人。捡骨师祖孙三代都与尸骨为生,一代传一代。正如所料,棺内积满泥水,顺花的尸身早已腐化,死时所穿的寿衣则还很完整。人生前也许有许多执着的人与事,死了多年以后,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堆尸骨骸骸。

陡然间觉得我们的“外曾”关系是那么遥远又是那么接近,我们的缘分被五尺的黄土分隔了这些年,现在又近在眼前,看得到摸得着,只是以不同的形态与心态续缘。但相信很快的,这些记忆也会随着人生的步履,渐行渐远。
(开棺)

(捡骨)

(他祖孙三代都与尸骨为伍)

捡骨师说根据他捡骨的经验,三年左右尸体就完全腐化,只剩下骨头。不腐化的尸体称为荫尸,又称养尸。根据古老的传说,荫尸会吸取日月精华,或者吸取自家家中的“旺气”,毛发、指甲都会生长;要是荫尸还张开大口,传说会吃人,对象是从自家子孙开始,对后代是很不吉利的。

现代医学的验证则认为,人刚死,呼吸先停止,继之心脏、大脑逐一失去活动,但此时体内的细胞并没有一下子死绝,仍继续新陈代谢,制造养分;毛发指甲就因吸取皮下的养分而继续生长,因此荫尸的毛发指甲仍生长,不足以为奇。至于张开大口,那是筋骨伸缩自然现象,就像有些人睡觉时张着嘴巴一样。

我问众人从事这个“死人”行业多年,是否遇见过灵异事件?他们说吃这一行饭的,通常是命中带火,火势很高,阴魂鬼怪都会退避三舍。如果要看戏,可以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凌晨来坟场一趟,有些人会在新下葬的坟前求财,也有人载着一车车的金银元宝和纸扎豪宅佣人来答谢鬼魂。

(清理后的棺材,来去空空)

(寿衣)

(尸骨骸骸,还有什么执着放不下的人与事?)

(以白米酒清洗骨头)

Johnny则重复已经问过我多次的老问题,为什么27年后的今天会想到为顺花起坟,把顺花和古旺安置在一起,他说有许多后人之所以劳神伤财是因为先人托梦,或是生活不如意,经过高人指点后才这么做。

我也是阳气鼎盛,并非受到指使,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获得长辈的同意,做件认为该做的事。Johnny说夫妻本就应该团圆,我这么做必能造福子孙,开枝散叶。往后的事我不知道,对阴界之事更是一无所知,不过对我从哪里来,该往哪里去之事还在不断探索中。 他的祝福我绝对心领。

(破镜重圆)

骨头送到蔡厝港坟场火化场,两个小时后骸骨化为小石子,盛在骨灰瓮中,送到万里。两个骨灰瓮一左一右,换上新的石碑,希望从此古旺顺花破镜重圆,比翼双飞。

了却多年的心事,我也轻松地回家去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