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皇家山与童年的老榕树

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外有一棵老榕树。博物馆旁的红砖国家图书馆都已经让位给城市发展,走入历史了;反而老榕树得以保存,让人缅怀榕树下的成长岁月。这还得谢谢国家公园局为植物保存定下了条规,致使谁也不想为了一棵树而成为千古罪人。



童年的皇家山麓国家剧场旁有两棵老榕树。老榕树是否真的老就不晓得了,反正榕树藤又长又韧,可以荡秋千。有同学一个不小心摔掉了门牙,还挨了父母一阵臭骂,从此讲话漏风,被引为笑柄。

国家剧场是由民间一元一砖筹建起来的文化乐园,建在皇家山坡上,三面环开,乘着晚风虫鸣叶响,与舞台上的文化融合一体,是自然与人文的最佳结合。城市发展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条规,凡是阻碍城市发展的障碍物一律像过街老鼠,打倒打掉。以国家剧场结构安全为由,让贤了。老榕树也不得善终。

国家剧场是我每天上学放学必经之路。在台阶上小作停留,或进入大厅看免费画展,陶冶性情。年少时跟着父母亲在国家剧场看鹤山会馆的年庆,看冈州会馆的粤剧,看校友李兰娟领取全国最优秀学生奖。我早年在新加坡工艺学院毕业时,也在国家剧场领取毕业文凭。不过最难忘的还是1974年看了那场"十月文娱晚会",为了连素卿老师而看的。连素卿老师是代课老师,只教了两个月的课,她走的时候竟然使大家掉下最青最涩的眼泪,那拥在一起痛哭的一幕永远不能忘怀。


沿着国家剧场旁的石阶往上爬,山上的小径是回家的路。居高望远,伊丽莎白道外的海面原来是千变万化的,海天并非一色。山林、椰树、大海、轮船,思绪有多远世界便有多远。

绕着皇家山上的小径,来到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后院,有捡不完的相思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摘,此物最相思。相思豆像颗爱的心,红得叫人怜爱不已。

十年时光转瞬间流逝,十年的中小学生涯落幕了,山上的生活也告一段落。

皇家山麓的里巴巴利(River Valley)游泳池、凡克夫(Van Kliff)水族馆都了无痕迹,国家剧场那指向苍穹的红砖地标只留心中,如歌曲所唱的,it's always in my mind, it's always in my mind.



有意无意间我又回到榕树下,国家博物馆的老榕树。老榕树似曾相识,不过物换星移,我们又走多了一段人生路程。能够回到童年的地方参与社区工作是件好事,至少还有迹可寻,还有童年、还有城市的记忆。更可贵的是结交了一群还有一腔热忱的新朋友,将青春回馈给社会。有一天我们会像榕树一起老去,可是生而无憾,去亦无悔。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你忘记提起小山坡上的花钟了。我们在花钟旁的木椅上赶功课的日子,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