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2, 2009

光阴的故事

新加坡总人口四百五十万,约70%公民,10%永久居民。

这30%外来人口当中,70%在新加坡打短期工,舞台落幕后也跟着曲终人散。其中每年大概有3%永久居民最终选择新加坡为依归,成为新公民。

另一组数据:在25岁到40岁的年龄层,30%是单身人士。告别王老五生活的结婚人士,每个家庭平均有1.8个孩子,还达不到替代水平。

移民政策是新加坡开埠以来历史的延伸,政治没有对错,只有利益。动感之都、年轻活力是附属品,经济命脉与人口老化才是严苛的事实。

移民如何融入主流社会是两百年的老问题,与时并存。英澳等地的新移民还得通过“入学试”,以对当地的风土民情有更深一层的了解。考试制度是考了就忘,新加坡地方小也没那般复杂,潜移默化是上选。如何入乡随俗始终是人的问题,取决于土生土长或落地生根的本地人用多开放的心态来接纳新移民,以及新移民融入的意愿到底有多强烈。

2007年在日本东京、横滨、京都、大阪转了一圈,陪游的是Winnie,昵称小熊。小熊早年在新加坡受华文教育,近年在日本定居,日语比华语流利得多。在她眼中,新加坡是个国际大都会,民族优越感并不比日本强烈,一般上也较具包容与恻隐之心。相比之下,融入新加坡比融入日本社会容易得多。

酒精作祟,小熊的话匣子也打开。日本是个单一民族的国家,移民不是主流。外地女人嫁入日本家庭,除了面对一般的生活常规与人际关系之外,还得面对更严峻的民族、心态、文化、语言等社会挑战。一关又一关,过了好些年还是面对着外族歧视,难以融入日本家庭。婚前男朋友再殷勤,婚后丈夫再体贴,始终敌不过千年文化。妻子如衣服,所以外地新娘以离婚收场的居多,至于青春....光阴流逝了。

(京都清水寺,逐缘)

我的文字缺乏感情,小熊的感情则丰富多了。讲到外地新娘的孤独处境,双眼还是润湿的。她说现在自己一个人在东京生活,春天到北海道看樱花是这些年养成的生活习惯,至于新加坡武吉知马的老家则几乎荒置了。

听着听着,感觉小熊好像是在追述一个很熟悉的故事,发生在身边的情节,也许就是她个人的经历。

日本是一个“银发”国家,钱多老人更多,每四人当中就有一个老年人,人口替代滞留在1.25的低水平。为了解决人口老化的问题,日本“创造”出独特有趣的1-2-3-4-0现象:日本也输入外地新娘,她们和其他外地人口只占全日本的1%。日本男人与外地新娘的异国婚姻占总结婚率的2%-3%,在这少数异国鸳鸯中,40%离婚收场。至于不能白头偕老的原因,小熊的口述故事是例子之一。

(东京浅草寺外,人潮熙熙攘攘。单一民族也有单一民族的困境)

每个城市,每个移民的故事都不一样,有完美也有遗憾,没有十全十美的结局。到头来还是那句老话,那是你个人的意愿,个人的选择;宿命一点,那是个人的际遇与造化。无论结局如何,太阳还会照样升起,樱花还是会开会谢,潮涨潮落,生生不息。

而路......还是要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