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4, 2009

西贡之春

西贡原是南越的首府。1976年,北越统一全国后,为纪念越南共产党的主要创立者胡志明,将西贡改名为“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是今日越南的首都,欣欣向荣。

香港也有个西贡,位于新界东部的西贡半岛,面向西贡海,有香港后花园的美喻。早在14世纪已经有渔民在西贡居住,渔民经常在此聚集,因而逐渐发展成一个海鲜胜地。

香港的“西贡”一名,据说在明初才出现。从明成祖永乐三年至宣宗宣德八年,明朝曾派遣郑和七下西洋。在这七次下西洋后,不少东西亚、中东沿海、东非等国家也向明国进行朝贡或贸易。当时,西贡便是西来朝贡船只停泊的一个港口。久而久之,这里就被称为“西贡”,有“西方来贡”的意思。

新加坡也有个叫西贡的地方。多了流莺,西贡也给人制造多几分联想,以为是在芽笼、如切、或是安祥山等地。新加坡的西贡其实是西贡岛(Pulau Saigon)。更贴切地说,应该是新加坡曾经有个西贡岛,就在Mohammed Sultan Road附近新加坡河的南岸,衔接河的两岸的是西贡桥(Pulau Saigon Bridge),也是步行桥(Foot Bridge)。不过新加坡的西贡,并没有“西方来贡”的考证。

1890年代的西贡岛





西贡桥俗称屠猪廊桥,因为桥边曾有个屠猪场。西贡桥早在1890年落成,当时岛上有西米磨坊,椰酒酿厂等。命名西贡岛,也许早在十九世纪越南和新加坡已有来往,在西贡岛上进行商业交易。

西贡岛还存在于1980年代的新加坡地图中,过后才与河的南岸合为一体。西贡岛曾经为新加坡建国贡献出一份不可抹煞的功绩。有河的地方就有生命,早年新加坡河是新加坡的经济命脉,驳运业一支独秀。当时企业家在新加坡河上游Pulau Saigon, Kim Seng Road 和 Robertson 等地点设立船坞,在狭窄的河床上进行造修驳船的工作。驳船有了便利的后勤支援,穿梭于短短的一段新加坡河水域,写下新加坡跻身亚洲四小龙的历史篇章。


1970年代。记得当年年纪小(中学生,其实是尴尬年龄),早上上学和两位就读于母校附近的南侨女中的女生同路,走过警察局和游泳池,皇家山麓国家剧场的红砖尖顶指向苍穹。Clemenceau Avenue 和River Valley Road十字路口交界处是我们“分手”的地方,她们往左沿着新加坡河北岸上学堂,我则往右走过登路兴都庙(Sri Thendayuthapani Temple) 就到校门口了。


每个星期六的周末统一测验后是大解放的时刻,和同学们在乒乓室挥霍青春,流了几小时的热汗后,也是两位女生课外活动结束的时候,我还会带着轻松的心情走到西贡桥畔,等她们一起步行到海山街明记打包糕点,再一块儿打道回府。

当时三小无猜,为的只是清晨上学的路上有个伴,分享校园生活的苦乐,周末下午带着一身汗酸味走上归途。

三十余年后的下文呢?中学毕业了,一个纯纯的年代也结束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2 comments:

Towkay Besar said...

我有一份1956年(3RD Edition)官方版的新加坡街道图(Street Directory and Guide To Singapore),找不到西贡岛的痕迹,连Saiboo St南端的桥都看不到。不知道为什么?

....... said...

过去的新加坡街道图并不完整,许多细节都忽略了。Ronni Pinsler 这位摄影师在新加坡行行走走,倒是为我们保留了许多历史痕迹。其中一张关于Pulau Saigon的图片可参考档案局存档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photographs/record-details/85b6d1c9-1162-11e3-83d5-0050568939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