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8, 2018

圣安德烈教堂与印度劳工(St Andrew’s Cathedral)

小坡的圣安德烈教堂


小坡City Hall 地铁站一带为受保留的历史文化区,从地铁站出来,亮点之一是座落在偌大庭院内,白色的圣安德烈教堂。


(新哥德式建筑风格的圣安德烈教堂。圣安德烈为苏格兰的守护神)

圣安德烈教堂以苏格兰的守护神命名,用来纪念捐款兴建这座圣公会教堂的苏格兰族群。教堂的创建比附近的亚美尼亚教堂慢了一些,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来自建筑师哥里门(Coleman)之手。1837年6月开始第一场礼拜。

遭受两次雷劈后,教堂结构受到严重破坏,1855年拆除,1861年新哥德式建筑风格的教堂屹立在原址。

为了让地给政府兴建地铁,教堂庭院的范围缩小了。星期天,园地开放给缅甸侨民,让他们从附近的柏龄大厦扩展开来,在绿茵草地上野餐团聚,时而传来悦耳的歌声笑语。缅甸侨民也很合作,离去前将废物清理干净,反映了国民道德的优雅。

本地的缅甸侨民以佛教徒居多,虽然身处基督教堂的园地,双方都没什么宗教上的顾忌,形成独特优美的风景线。


(在圣安德烈教堂园地内聚会的缅甸侨民)

至于我的个人回忆,最深刻的莫过于小时候的某个星期日上午,父亲和我从附近的住家走到教堂,本来不过是进去坐下来凉一凉,谁知道突然间人潮涌涌,一位戴着领带的洋人坐在父亲身旁,殷勤地招呼我们父子俩。未几,教堂内传来悦耳的歌声,洋人拿起歌书,为我们边点边唱。唱过圣歌后进入讲道时间,洋人拿起圣经为我们翻阅。到头来我们听不懂牧师在说什么,大家在唱什么,洋人在说什么,圣经写些什么,只感觉气氛祥和,大家都很友善。但语言不通,令我们如坐针毡。休息时间到了,我们也趁机开溜了。


(圣安德烈教堂内)

新加坡是个惩罚印度罪犯的地方


新加坡殖民地年代的市区基础设施,可以说是由来自印度的囚犯们所建立起来的。

一位名叫Baawajee Rajaram的绘图员,在服刑期间为兴建圣安德烈教堂撰写计划书,出狱后成为一名私人建筑师。Baawajee Rajaram可能是因为政治因素而成为阶下囚。

1825年4月18日,第一批80名印度囚犯乘搭从马德拉斯(Madras,现在的金奈Chennai)出海的船只,抵达新加坡。此后约五十年间,有一万五至两万名印度监犯被遣送到新加坡,好些还保留着的地标如总统府、白礁灯塔、莱佛士灯塔、汤申路和武吉知马路都由他们建造。


(1870年代,在新加坡垦荒的印度客工。图片来源:Singapore pictorial history 1819-2000, Gretchen Liu)

殖民地政府将印度囚犯分为六个等级,包括杀人犯、强盗、恶棍和政治囚犯。如果囚犯的行为良好,就可以擢升到另一个等级,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譬如,一等囚犯被安排到监牢以外的市镇工作,享受阳光和自由的气息,并获得津贴;五等囚犯则没有津贴,还得带着手镣和脚铐劳动。

殖民地政府在1873年取消囚犯劳工政策,为“流放”的做法画上了休止符。一些前囚犯经营小本生意,买土地建房屋,有些到公共工程局工作,熟练的工匠担任管工的职务。一些前囚犯当水管工、裁缝、印刷工人、鞋匠、切割机员等,有些则成为食物承包商或洗衣店老板。

Dhoby Ghaut 地铁站是主要的地铁转换站,原文Dhobi Ghat的意思就是走多级梯阶到水中洗衣的地方。如今隐藏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MU)下方的史丹福河,便是以前的印度人“洗衣店”。

(1890年左右,印度人在史丹福河洗衣服。图片来源:Singapore pictorial history 1819-2000, Gretchen Liu)

当钟声不再响起


新加坡之前,英国在18世纪末把澳洲当作发配囚犯之地。1787年第一批发配到澳洲的囚犯从普兹茅斯(Portsmouth)出发,这是英国在美国的独立战争落败之后。

独立战争前,除了黑人奴隶外,还有白人奴隶和英国囚犯被放逐到美国垦荒。

里维尔钟(Revere Bell)则为美国和居住在本地的英国人建立了170多年的友谊。

里维尔钟来自美国著名的铜钟工匠Paul Revere之手。Paul Revere跟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并肩打了反英的独立战争之后,回到波士顿老家,重拾造钟生涯。他的爱女玛利亚(Maria Revere Balestier)嫁给约瑟·马里士他(Joseph Balestier),后来马里士他被外派到新加坡,成为第一任美国驻新加坡领事(1837-1852)。

Paul Revere虽然是一名反英的前军人,却为女儿铸钟送给英国殖民地的教会,1843年由玛利亚赠送给圣安德烈教堂。赠钟的“怪条件”是教堂每天晚上8时必须准时敲钟,响足五分钟。当时新加坡由英国东印度公司管理,缺乏警卫的情况下,打家劫舍事件层出不穷。敲钟是为了提醒路人提高警惕,船员赶紧回到船上。

玛利亚在1847年去世,但每晚8时,钟声依然响起,直到圣安德烈教堂二度被雷劈后拆除为止。新教堂启用后,“八点钟”再度响起,到了 1874年才中止。那是因为1867年英国政府从东印度公司手中接管新加坡后,市区“长大”了,民居向“郊外”扩展,“八点钟”已经没有实质意义。

虽然停止对外敲钟,圣安德烈教堂依然使用了十多年,直到教堂接受了一对新钟。

里维尔钟是个著名的“限量版”品牌,全世界仅有134口。新加坡的这口里维尔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余133口都在美国。这口铜钟在国家博物馆展示。


(在美国国土外“独一无二”的里维尔钟。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主要参考资料
St Andrew's Cathedral, Singapore infopedia, NLB, http://eresources.nlb.gov.sg/infopedia/articles/SIP_25_2_2008-12-01.html. Accessed 6 May 2018
St Andrew's Cathedral, Singapore,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_Andrew%27s_Cathedral,_Singapore. Accessed 6 May 2018
St Andrew's Cathedral, https://cathedral.org.sg/. Accessed 6 May 2018
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相关链接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第二段是否应为

“1837年6月开始第一场礼拜。”

....... said...

的确。typo error. 已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