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15

殖民地时代的"小贩中心":民众餐室 People's Restaurant

贫富之间


独立50年的许多庆祝活动与文献都出现“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现象,社会上出现了许多重复着的歌功颂德的声音,将50年前的新加坡形容为一无所有的沼洼地,殖民地政府万般无能,新加坡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多年来的风雨路确实不平坦,先驱们都流了血流了汗,中国有血泪长城,我们也有血泪星洲,每一位参与建国的先驱的贡献都不可抹杀。不过我们就事论事,若新加坡真的是一穷二白,清朝皇帝就不会在新加坡设立领事馆,鼓励富豪捐官,孙中山也不会在新加坡成立同盟会搞革命。

中日战争期间,新加坡乃南洋抗日筹款中心,寄回去给中国政府抗战的外汇比国内还要多。即使战后通货膨胀,物资缺乏的年代,新加坡华人通过银信局寄回乡下,接济亲人的汇款,数额同样庞大。

当时新加坡有富人有穷人,有豪宅有贫民窟,财富分配不均。但是他们人同一心,胸怀祖国(当时华人的祖国是中国),无论如何都要祖国富强,滞留在内地的亲人有好日子过。今天新加坡整体环境改变了,但同样有穷人有贫民窟,只是政府与媒体低调处理,许多人都不知情而已。

就民间柴米油盐之事而言,殖民地政府做过的其中一件很出色,影响至今的美事就是曾经经营过“小贩中心”,虽然政府的小贩中心看起来更像是吃大锅饭的食堂。

(朱庆光的木刻版画:民众餐室)

社会福利部走入民间


战后整个东南亚都面对米粮短缺,无良商人趁机屯积粮食,提高物价。后来出任新加坡市议会主席的麦尼斯Sir Percy McNeice)在掌管社会福利部期间,做了许多惠民的好事,其中一件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设立了民众餐室(People's Restaurant),为贫穷的百姓提供均衡的饮食,确保人民每天至少有一顿有饭有肉有菜有咖啡茶的营养餐。

话说19465月,殖民地政府成立了“检讨薪金与生活费委员会”。委员会走入民间,深刻感受到民众所面对的困境,在完成报告前已经向政府提议推行各项暂时性措施,其中一项就是仿效二战期间,英国在各大城镇为难民所设立的英国餐厅(British Restaurant)那样,在新加坡设立民众餐室。


(后期的民众餐室。图片来源:NHB)

1946629日,第一家由政府管理的民众餐室在直落亚逸的旧货仓开业,营养餐由马来亚大学(后来的新加坡大学,也就是现在的国大)医学院的营养学家负责设计,每顿收费三毛半。

社会福利部的初期报告记录了民众餐室的运作情况(Singapore Department of Social Welfare, 1947):

顾客先排队向柜台购票,然后拿着餐盘走过长长的服务柜台,服务员将食物放在餐盘上。走去餐桌时,顾客顺便拿汤匙和杯子,将它们置入消毒水中,然后根据个人的喜好倒咖啡、茶或冰水,再自行加奶和糖。

用餐后,顾客从另一个出口离开,顺便将餐具拿到收集处让工人清洗。顾客也可以顺便在出口的柜台购买香烟、水果等,价格比外头的黑市价便宜得多。
由于民众餐室深受平民百姓欢迎, 半年间已经开了10间,地点包括中峇鲁的成保路(Seng Poh Road),小坡三马路(Queen Street),国泰戏院旁(Handy Road),加东(Katong),新世界(New World),大坡麦士威路(Maxwell Road),港务局等,就连用来主办拳击赛的繁华世界体育馆都暂时充当民众餐室。

1946年底的高峰期,民众餐室每天提供4万份餐食。群众减少在外头用餐,直接打击了黑市商家,使他们不得不调低物价。

殖民地政府在1947年发行的入境手册,也清楚列明外地人士可以在这些民众餐室吃到便宜的食物。

政府不可能长期经营餐饮,于是在全岛安排了60多家民间打理的餐室接手售卖营养餐。在社会福利部的努力下,市面上的咖哩饭早已从$1.50下降至五毛钱,民众餐室完成使命,功成身退。

(民众餐室。图片来源:Biblioasia Oct-Dec 2013)

虽然民众餐室只有短短两年的寿命(1946629日至19488月),但是对新加坡日后的社会发展影响深远。对平民百姓而言,衣食住行是生活的基本需求,日常开支必须维持在合理、负担得起的水平,才能够打造安居乐业的家园。日后新加坡的小贩中心林立,正是为了朝这方面发展。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