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4, 2015

太平 Taipeng

小城故事多


去年四五月间,跟博物馆的义务导览员一行人前往勿洞,沿着南北大道北上,进入霹雳州,过了怡保约95公里,抵达太平这个小城。

马来西亚关卡到太平需要六小时的车程。在怡保到太平这段路是越走越宁静,大道两旁的奇峰怡景,让人有走入中国的名山大川的错觉。

(到了怡保后,道路两旁的奇峰怡景)


说太平是个小城,是因为人口不多,只有二十万人,但从触目所及的社团组织如广西会馆、海南会馆、福建会馆、茶阳会馆、清远会馆、江夏堂、九龙堂、古冈州会馆等,可窥探到先民到太平开荒,打造新生活的那段史迹。

其中古冈州会馆的“古冈州”指的是宋朝以前的广东地区,涵盖了五个地方:台山、新会、开平、恩平、鹤山。其中,台山、新会、开平、恩平合称四邑。新加坡与其他地方如美国各地、温哥华、马六甲、雪兰莪、墨尔本、新西兰等地的海外同乡会都成立了由四邑组成的冈州会馆,至于包括鹤山在内的古冈州会馆则是较少见的。

(太平街景:广西会馆,古冈州会馆)


太平最为人乐道的莫过于太平湖了。太平湖由十多个小矿湖连接而成,灵气逼人,山水自知,当地人还为太平湖立下了湖畔八景呢!

太平、拉律、邦咯协约


太平原名拉律(Larut),19世纪初还是个名不见经传之地,据说只住了三名华人。后来,人们在拉律发现了丰富的锡矿,马来税务官Long Jaffar跑到人口众多的槟城雇请华工,乘船到十八丁上岸,开采锡矿,然后将锡苗出售给槟城华商,跟槟城华人的关系日渐密切。

19世纪中叶,华人矿工从槟城与中国南方涌入拉律。到了1874年,华人人口约三万人,翻了足足一万倍。

拉律的锡矿场由马来王族掌控,海山和义兴两大帮派负责开采经营。海山和义兴之间发生过许多纠纷,在1861年至1872年间还爆发了三次规模庞大的“拉律暴动 186118651872),赔上许多华工的性命,两党间的腥风血雨一直到1874年才划下句点。

1861年第一次拉律暴动,起因是矿场争夺水源,海山将义兴打败。

1865年第二次暴乱是因赌博起争执,海山扣留了十四名义兴党员,杀了十三名,留下一个活口。义兴党员纠众复仇,烧杀了四十名海山党员。

1872年第三次暴乱,义兴党魁跟海山党魁的近亲通奸被捕,结果奸夫淫妇被浸猪笼。义兴心有不甘,由新上任的首领率领人马,将海山逐出拉律。海山为了复仇,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假意邀请义兴首领讨论委任华人甲必丹(Captain,首领)事宜,接着派重兵袭击留在拉律,毫无防备的义兴党员,死了整千人。

那时霹雳苏丹无法平息这场冲突,英国人则看准了千载难逢的时机,由海峡殖民地总督 Andrew Clarke出面(新加坡河的克拉码头因他得名),会见两大巨头,接着委派后来成为第一任华民护卫司的毕麒麟William A. Pickering)跟双方详细磋商,为和谈铺路。

1874年初,相关人士在邦格岛(Pangkor Island)举行历史性的会议,达成共识,120日由二十六名出席会议的两帮华人签署《邦咯协约》(Treaty of Pangkor)。在协约中,钳制海山与义兴的“和平”条款包括:

(一)停止械斗,解除武器,拆除防御工事。
(二)自由回返拉律,重操旧业。
(三)不可破坏拉律的和平,任何一方若不依照条文行事,将被罚款五万元。

英国根据《邦咯协约》,委派参政司常驻霹雳,州内一切政务都由参政司做主,实际上是把苏丹的权势架空。霹雳州就这样落入英国人手上,丰富的锡矿也成为英国人的囊中物。

在那个年代,身为帮派的老大,必须照顾手下众人的生活,通过打斗来解决利益争执是中国内地的文化,也是在异乡求存最直接了当的解决方式。不过,经历过连串的拉律事件后,华人深深感悟到身在异地应该和谐共济而不是自相残杀,决心重新整顿拉律,将拉律易名“太平”,希望从此以后,永远太平。

(太平湖:希望从此以后,永远太平)


第三次拉律暴动是权势的转捩点,启开英国政府势力介入马来半島的序幕,除了由新加坡、马六甲和槟城三州府组成的海峡殖民地外,1884年成立了马来联邦(霹雳,雪兰莪,森美兰,彭亨),1909年成立了马来属邦(柔佛,吉兰丹,吉打,丁加奴,玻璃市),马来半岛完全落入英国手中。

渔港码头


较少游人到访的是距离太平市中心二十余公里外的古迹:十八丁渔港(Kuala Sepatang)和炭窑。正由于有古迹有故事,太平给人留下了一道可供回味的历史空间。

时光仿佛停顿的十八丁渔港,被一片茂密的红树林包围,码头边小渔船漂浮在水面,连厕所都是最原始的,用几块锌板制成,门栓不过是条草绳,绕着铁钉转几圈。厕所地面铺上几块木板,中间留个长形大洞,“大号小号”全都直落河面,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势。

(十八丁码头的锌板厕所,大小号都直落河面)


渔港最引人注目的建筑物莫过于一家台湾人开发的民宿旅店,屋顶有一只半身的老鹰,以犀利的眼神与游人互相对望。鹰爪下有鱼产干粮店,鲜鱼虾米铺满晒渔场,鱼腥味随着轻风阵阵吹送,淳朴悠闲的生活打造出一道典型的小渔村风景线。

(“老鹰”民宿)


“老鹰”民宿的鹰爪下有鱼产干粮店,鲜鱼虾米铺满晒渔场)
  
遥想当年,十八丁连贯槟城与西马内陆的海上货运干线,成为马来王族和华人帮会内战期间,封锁太平锡矿出口的要塞。而今,清清幽幽,淳朴悠闲的小渔港,怎么也看不出在十九世纪的时候拥有过峥嵘的岁月,甚至是个举足轻重的港区,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十八丁:讨海人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