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0, 2017

新会崖门

一部春秋史,难言孤臣泪。古月望今朝,沧海一声笑!

6月14日凌晨2时李家弟妹发表6页声明,将新加坡“第一家族”的内讧白日化。表面上,导火线是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的遗产: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这栋市值$2,400万的百年老屋已经从私人遗产“升华”至国家级。弟妹指责大哥滥权阻止拆屋,甚至通过政府机制,成立由副总理领导的内阁委员会,调查父亲遗嘱七修的家务事;大哥则质疑遗嘱的合理性,提出九大条款,条条针对弟妇


(李家故居的模型。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熙熙攘攘中,大家注意到的是兄弟阋墙,相煎何太急。实际上两个成功男士背后的女强人,所扮演的角色还很模糊,等待厘清;至于“滥权”的指责已经被故居纠纷所淹没。这些公开的指责都足以构成诽谤,家事变成了国事,应该如何收场?

故居的去留不是新加坡国家文物局的古迹保存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吗?为何需要副总理领导内阁委员会来探讨?又或者,如果副总理的委员会不讨论老房子的去留,那就只能讨论老先生的遗产的合理性了,那是家事法庭事,跟内阁有什么相干呢?百思不得其解,只好等国会开会来讨论家事了。

古月照今尘


古往今来,多少皇朝兴盛湮灭,可以相互印鉴。不期然想起数月前刻意从江门驱车,前往新会崖门,为的就是感染南宋灭亡时悲凉的一刻。日后,崖门曾经是鸦片战争与抗日时期重守之地。


(新会崖门古炮台,炮台前就是通往南海的崖门水道)

话说七百多年前(1279年),南宋皇朝被元军追杀,在新会崖门水道上演了一场旷古的“崖海大战”。

背水之战中,宰相陆秀夫为保宋恭帝赵昺的清白,背着他投海殉国,传国玉玺沉入海底。后宫官兵跟着跳海,“越七日,尸浮海上者十万余人”。现代人称此举为“愚忠”。

当时不愚忠,亦不愿臣服“外番”的官员百姓,纷纷逃难到屯门(香港)、吕宋(菲律宾)等地。元朗围村是一个例子。

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导览时,一位名叫吴秀兰的本地访客告诉我,她家族中有一脉亲人逃到吕宋。先民早有遗训,每一代的大儿子死后都必须改姓赵,墓碑刻上宋朝皇帝的姓氏而不是自己的,以表不忘其本。

玉玺是实物,代表皇室的光环。玺在皇朝在,玺亡皇朝亡,因此保玉玺不仅乃皇室大事,朝廷大事,亦是尽忠的臣民的大事。


新会崖门:玺在皇朝在,玺亡皇朝亡)

我常觉得新加坡是一部浓缩的历史,漫漫时间长河所发生的许多事都在新加坡速战速决了,虽然故事未尽相同,但内涵相似。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亮会知道。

相关链接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土地徵用法令使一切房地产'归公'!
内部安全法令使所有争论者'收声'!
权力在手,不用?过期作废!
一劳永逸,简单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