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2, 2006

忘不了



忽然間有一股慾望﹐ 到愛丁堡去。去愛丁堡干嘛﹖

那年僑居倫敦﹐乘火車沿著英格蘭東岸北上﹐抵達格拉斯哥﹐過後輾轉南下回愛丁堡﹐沿著西岸回倫敦。東岸臨海﹐西岸草原湖泊。人在江湖﹐為何不象西岸清高自怡﹐卻得掀起東岸的滔天大浪﹐恐天下不亂﹖有說是為了塑造歷史﹐為了促進人類社會發展。像陳平在回憶錄中所說﹐I can share with the young who may wish to look beyond their palmtops and understand how history is shaped. I would like to be involved in a forum. It is the exchange of ideas that ultimately moves the world.

今天不談大道理﹐只談愛丁堡。

多次冥想暇思﹐浮現三幕重複的景象。第一幕景在皇家山上眺望伊麗沙白道。海面出現至少三種不同的色彩﹐近岸是褐色的﹐接著是綠色﹐灰色﹐再遠處海天一色。那時在皇家山上編織著未來夢﹐期望大海把我帶到更遠的地方。

第二幕景就是走出愛丁堡火車站﹐感染到截然不同的蘇格蘭風情。古堡﹐花園﹐風笛﹐格裙。那時寒冬剛過﹐正值春天﹐透徹藍天﹐百花齊放。太太還年輕﹐第一次離家就已八千里﹐跟我在異地織夢﹐嗅到蘇格蘭氣息﹐興奮不已。

如今偶然掀起塵封的記憶﹐難免為當年動情。當年有好多第一次﹐幾乎每個第一次都是赤子之心﹐每一次都動了真情。因為青澀所以也是人生中最寶貴的真情。如今我們都成熟得多﹐學會更多衡量計較﹐心境自然不一樣。

第三幕景呢﹖以後再提。

回到那個問號﹕去愛丁堡干嘛﹖

不為甚麼﹐只為了曾經擁有的最青澀的真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