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1, 2007

浮生旧梦

我又回到我的寻梦园。

云南园,童年的梦想,心目中的天堂。

南洋大学创校史是新加坡历史的奇迹。在华人社会齐心协力下于1956年成立,万众一心,义无反顾。南洋大学被关闭,后来凤凰再生,期间的经历是另一段故事。今天不谈这故事。


南洋大学初建








如今事过境迁,云南园的生活已是二十年前的旧事。反省静思, 虽然是梦想,虽然是天堂, 可从来没想过会在云南园度过人生中很重要的三年。一来为了生活的困境,每一个日子都是为了生存而搏斗;二来当生活稳定之后已是适婚年龄,是开展另一段人生路程的时候了。

所以啦,圆梦需要勇气,无怨无悔。下一程难以预料,不跨出第一步,永远无法圆梦。那段圆梦的日子很困苦,得兼顾学业与生计。没钱没学费、学业表现差,都是圆梦的绊脚石。院长梁教授说如果他早知道就不会让我读下去。我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中人,圆梦的日子是磨炼, 磨炼是教育的精华。毕业后曾在牛车水巴刹遇见他,难得他还记得我,跟我亲切地打招呼。再见他是他的葬礼,亲切的他已为古人。


圆梦-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我的启蒙学校--原来匠心同出一格,冥冥中早已注定






清晨的南大湖,无风无涟漪。有中年人慢跑而过,有年轻人在逐梦。物换星移,这些脸孔都不再熟悉,不变的是当我向他们点头微笑时他们都报以亲切的笑容。

人与人之间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大家的相处是互敬互重的。这清晨的南大湖,这清晨的一霎是短暂的。平静的时光一闪而过,没一下子我又投身于生活的拼搏中。


南大湖 - 风吹皱一湖春水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Hi, did we meet at the pond the 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