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2, 2008

死不望乡的南洋姐 (Part 1)

到墓地去
在十月四日的讨论会上有人提出在面对日本朋友时,博物院摄影展馆里的日妓照片可能会引起尴尬的场面。为此,我到日本墓地公园(The Japanese Cemetery Park,825B Chuan Hoe Avenue)开始了一个迷你探险的旅程。

墓地公园,简单的说就是坟墓。到坟墓探险?是啊!我艺高人胆大嘛!一笑。其实看管墓园的老汉已经跟亡魂生活了一辈子,他才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高手。
在墓地公园走了一圈后才发觉我们的担忧可能是多余的。其实我们的日本朋友早就以豁达的气度来面对过去的事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是人文的借鉴。


南洋姐
早期的新加坡住着一群被历史遗忘的少数民族—日本妓女“南洋姐” (Karayuki-san),她们早在1877年已经到新加坡谋生,比侵占南洋的日军早来了超过半个世纪。日妓的来源地主要是九州(日本南部岛屿)的长崎县与包括天草岛在内的熊本县(Shimabara Peninsula in Nagasaki Prefecture,Amakusa Islands in Kumamoto Prefecture)。

今日的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明治(1868-1912)前却是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明治维新把国门打开,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使日本脱胎换骨,成为经济与军事强国。

十九世纪末日本经济萧条,九州的农村生活贫困,日本少女为了一家人的生活离乡背井,到国外赚钱,汇款回乡。她们的牺牲为日本开展泉源,找到新的活路。


南洋因为橡胶和锡矿而得天独厚,经济繁荣。新加坡是南洋姐的最大市场,日本妓院多集中于马来街(Malay Street),海南街(Hylam Street)和武夷士街 (Bugis Street)。如今这个红灯区已经成为商业中心(Bugis Junction)。

1877年, 马来街有两家妓院,14个日妓。新加坡的第一位日本妓女是明治初年的一个日本寡妇,她的英国丈夫在新加坡死去了。也有人说是一个在横滨出生的叫阿丰的女子,她是明治四年到新加坡的。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说法,说第一个到新加坡的日本南洋姐是叫做安子的女人,她剪短了乌黑的头发女扮男装来到这里。还有人说是一个叫“传多婆”的人,她是随日本杂技团来到新加坡的,来了之后就再也没回去。无论哪个说法都好,总之从明治初年起日本就向海外贩卖南洋姐了。

那些人肉贩子大多是贫苦人家,在日本没有谋生手段,梦想发大财,于是来到海外当起人肉贩子。这些人肉贩子每年都会找上500至600个姑娘来补仓,在日本内地将诱拐的姑娘装上轮船底舱或运煤舱偷渡出境。船到岸后,姑娘们换上新衣服,走到设在码头仓库的拍卖场。她们在仓库前站成一排,等妓院老板来到后就开始拍卖,姿色好的卖到一千至两千元,姿色差的卖四、五百元(当时日元与新元几乎等值)。或许她们真正相信了人肉贩子的谎言,以为自己今后会在旅馆工作呢!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佷感动,使我想起当年那部叫做望乡的电影,那个女记者在山打根采访老妓女的故事.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大哭一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