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3, 2012

当掌声响起

My heart leaps up when I behold
A rainbow in the sky:
So was it when my life began;
So is it now I am a man;
So be it when I shall grow old,
   Or let me die!
The child is father of the Man;
I could wish my days to be
Bound each to each by natural piety.

---William Wordsworth, 'The Rainbow', in the Oxford Book of English Verse: 1250-1900 (Oxford: Clarendon, 1919)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黄金年代。遥想中学时期,我们一群同学到德光岛露营,在海边椰林下搭起帐篷,与马来居民共用一口井,晚上打开录音机,卡带播着《枫叶情》,大伙儿躺在营帐里跟着哼唱,想象大美人林青霞优雅地慢跑中洒落一头飘逸的长发,在月色下度过我们共拥的成长的年代。

简简单单的枫叶情已经足以使我们快乐好久好久的那段日子变得久远,眨眼间孩子比我们当年迷林青霞迷枫叶的年龄还要大些,枫叶情已经无法满足他们这一代。那位唱红《枫叶情》的歌手说下辈子再唱歌给我们听,我们一群已生华发的昔日少年聊起过去与现在走过的漫漫人生路,下辈子还要听她的歌吗?鼻子不觉一阵酸。

(我们的黄金年代,堪称最出色的两位华语歌手:邓丽君和凤飞飞)

想起来当年跟歌手初相识,不是秋色染红的枫叶,而是《敲敲门》。帽子加上帅气,“敲敲门你在不在,有人说你没回来,满园花儿为你开,你为什么不来采”的凤飞飞有非一般的亲和力,现在的江湖术语称之为EQ。诚如才子梁文福所说:“凤飞飞的歌声并非天籁之音,但是她是一个很用心的歌手”,我们所感染的,就是那份心意。

新加坡、台湾、香港和韩国,1980年代合称四小龙,国情有许多相似之处,战后的新一代以大无畏的精神迈入新兴工业,创造奇迹。在那个拼搏的年代,凤飞飞的歌唱事业正逢台湾经济起飞,大量农村人口迁移到陌生的都市工作。她的歌曲配合着台湾风土人情,歌曲温柔,歌声体贴,歌词内容阳光朝气,洋溢着励志、相爱的能量,使离乡背井的寂寞心灵,在温润的歌声中获得安慰。

凤飞飞出现的年代,新加坡也经历着急速的社会变迁,歌声伴随着生活,贫穷简朴中长大,流水年华中成家立业,夹心层间培养下一代,间中多了感情那条线。巨星的魅力创造出集体回忆,因为有互动,所以有许多感触,陪伴着许多人从年轻到白首,句句在心田。

那是个令人十分怀念的1970年代,独立后不久的新加坡度过了一场石油危机,生机勃勃。当时正逢台湾电影与歌唱业蓬勃发展,市场上出现了许多流行歌手。由于当年不设版权,许多歌曲一上市就被其他歌手翻唱,使到歌曲轻易地深入民间。

那时也正值台湾电影双秦双林最辉煌的年代,每部电影都有主题曲与插曲,配合着秦祥林秦汉林青霞林凤娇的笑声泪痕,歌曲更令人印象深刻,仿佛代表了整个七十年代,也代表了那一代人的心声。

1976年甄妮与凤飞飞争唱《枫叶情》电影主题曲风波,2011年由《枫叶情》的作词者林煌坤解开谜情。64岁的林煌坤创作过上千首歌曲,凤飞飞第一首歌《祝你幸福》、《枫叶情》和尤雅《往事只能回味》等名曲都是他的作品。林煌坤透露,当年导演白景瑞拍摄《枫叶情》这部电影,请骆明道作曲,林煌坤写词。不迷信的他竟然通过掷筊,由神明决定让凤飞飞唱电影主题曲,但唱片公司却要甄妮与凤飞飞两人都灌唱。当时同属海山唱片的两人都同意这个安排,但为了替电影炒作话题,海山唱片刻意向媒体放了两大牌暗中角力的讯息。

(各有不同演绎方式的枫叶情。1976)

在媒体的渲染下,甄妮与凤妈天天在报上互相攻击,报导故事也越写越夸张,甚至指凤妈与甄妮见面大打出手,还动用黑道保护,新闻延烧数日几乎失控,警备总部与新闻局进场,训示媒体上层,这场谩骂风波才被迫停止,结论由凤飞飞唱电影主题曲,但甄妮先发行专辑,两人都演绎了《枫叶情》。

30年后甄妮对此事仍耿耿于怀。2006年甄妮在新加坡举行演唱会时暗示,她是电影演员之一,应该由她唱主题曲《枫叶情》,后来被另一个歌手抢唱。碰巧凤飞飞在甄妮之后,也到新加坡开唱。谈起这首歌,凤飞飞说:“我知道你们一定会问这个。我听到这消息后,像喝水呛了一下,过了就没事。甄妮有许多经典的粤语歌曲,她也是很棒的歌手,不用太介怀陈年往事。现在甄妮的孩子长大了,她也继续在唱歌,以前的事不管是不是事实,都过去了。”

20101023日,老婆大人和我在室内体育馆观赏凤飞飞的《流水年华演唱会》,遇到好些旧雨新知。想想也不足为奇,谁叫我们都属于同一个年代?当然有些话不好说出口,容易引起误会的,就是我们还抱拥健康和适当理财,因此可以跟全场8500不知名的歌友,一起经历了那份融融溢溢的感动,一起唱出《祝你幸福》时,仿佛得到了来自各个角落的祝福,勾起很多回忆。最温馨的不是“年华似水流,转眼又是春风柔”的开场,不是“掌声响起”时的热泪满鳃,而是卸妆后套上牛仔裤,没有冷气,观众走了七八成,为挚诚留下的歌迷献唱的时候。

(新加坡流水年华演唱会。联合早报2010)

她说她书读不好,只能唱歌;她介绍我们欣赏另一位歌手赵咏华的好歌《我的爱我的梦我的家》;她说琼瑶教会她“人生要豁达”,从而深深领悟到生命的信念和走过岁月的感动,多年以后选择与琼瑶在《我是一片云》里再一次对话。

这是最后一场。最后一夜。曲终人散落幕的一刻。







(联合晚报 iBook,2012)

2012213日,律师江燕伟宣布凤飞飞因肺癌已经在13日于香港过世,凤飞飞行事向来低调,因农历新年将至,不希望影响凤迷过年心情,特别叮咛必须办完后事,再向大家宣布。
凤飞飞属于上个世纪亚洲经济起飞的传奇,“凤飞飞”的品牌再怎么被市场化,价值高起来了,她的《掌声响起》时,就是大家真正的掌声响起时,没令大家失望过。 她最成功的一个选择是走得洒脱,等人们知道时,一切已经过去了,静悄悄地走,但留下片片云彩。


(联合晚报iBook,2012)

凤飞飞留下的遗言:“我这一生,过得快乐,活得精彩,感谢陪着我一起走过这段精彩岁月的彩虹姐妹兄弟们,没来得及唱的歌,下辈子再唱给您们听!”

彩虹代表梦想,彩虹高挂天空,把美丽炫亮的色彩给了大自然,也美化了我们的人生。彩虹姐妹兄弟一起奔向彩虹,笑迎人生。

原来当年的新歌,已经成为今年的老歌。

一片枫叶一片情,愿你长记在心田,岁岁年年天上人间。歌声交汇你我的爱,下辈子还要继续听她的歌!

1 comment:

Lam Chun See said...

Thanks for your sentimental look at the Chinese pop music of our era. Although I am English-ed, I do enjoy Chinese pop of that era. My favourite Feng Fei Fei song is 掌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