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4, 2014

不能忘记的历史:日军肃清大屠杀五万新加坡人

1942年2月15日,距离今天已经是72个寒暑。那时跟今天一样,是一个马年(壬午年)。2月15日当天是农历正月初一,新加坡沦陷,是新加坡史上最阴暗的华人新年。希特勒认为必须花上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才能占领的新马,日本第二十五军在70天内就做到了。领军的山下奉文凶狠手辣,通过肃清行动屠杀了五万至十万名新加坡华人,是一段血海中的记忆。战后山下奉文在马尼拉被处死,为他辩护的美国律师认为山下奉文是个军事人才,可惜生不逢时。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纪念蒙难的日子是为了更长远的和平。

以下原文转载自人民日报,2014年1月19日
原文没有图片,图片是本博客版主加上去的

在新加坡高楼林立的市中心,一座高高的纪念碑并不显得起眼。纪念碑伫立在一座公园内,碑座用4种文字刻着“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走过,历史的硝烟化作绿树清泉,格外肃穆。

(挖掘出来的日战蒙难人士的骸骨埋葬在纪念碑下)

1942215日,是农历正月初一。这一天,英军投降,日本陆军第25军占领新加坡。太阳旗下,等待新加坡华人的是一场浩劫。日军“肃清”新加坡华人的大规模屠杀行动即将开始。

218日,日军第25军司令山下奉文正式下达“肃清”命令。“肃清”一词在中文、日文中字形一样,是指在华人中清除反日分子。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教授、军事历史学家布莱恩法雷尔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样说:日军一方面根据某些项目名单来找出所谓“反日分子”,比如戴眼镜的要被抓,因为他们是“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文身的要被抓,因为他们可能是“结党歹徒”;积极抗日人士毫无疑问要被抓;海南人也要被抓,因为他们被认为是共产党……另一方面,在每个验证点,一些告发者蒙着面协助日军进行指认,日本士兵更是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新加坡18岁至50岁的青壮年华人男性都被带到这些验证点进行“验证”。从现有资料看,那些被选中的人被推上卡车,大部分被运往海边射杀,也有些人被砍头。

(检证现场。图片来源:《居安思危》)

“很多人都是无辜的,因为每个验证点对验证出多少‘肃清’对象都有配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二战历史学家凯文彼特布莱克班对笔者如是说。日军通过屠杀以达到对新加坡的完全控制,这已是日军在亚洲的一种行为模式。山下奉文此前在中国东北战场就通过屠杀来控制形势。日军把“验证”出来的人带走,秘密杀害。但对其亲属来说,因心存亲人仍然活着的希望而不再反抗,期待有朝一日亲人能侥幸归来。这种心理战术震慑住不少人。

(除了已知的大屠杀地点外,1960年代在新加坡全岛35个地点挖掘出更多残骸,装满428个骨灰坛,这些骨灰坛埋置在“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下。图片来源:《居安思危》

入侵新加坡前,日军已认为当地反日情绪强烈。占领新加坡后,“肃清”令的下达导致的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屠杀,这和日军在南京、马尼拉进行的大屠杀不一样。中国与东南亚的联系历史悠久,卢沟桥事变后,新加坡华人积极支持中国抗日。新加坡孙中山南洋纪念馆,就竖有一座“南侨机工”纪念碑。在那个烽火硝烟的年代,南洋华人不仅积极捐款,筹措大量资金援助中国抗日,3000多名南洋华人司机更是回到祖国,在滇缅公路上冒险运送抗战物资。新加坡作为南洋华人抗日的中心,早已成为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因此在占领新加坡后对华人更加残酷。

“肃清”的血腥历史,并没有被新加坡人遗忘。新加坡政府将当年肃清之处作为文物遗址。上世纪60年代,新加坡发掘出大量肃清被害者遗骸,引发了社会向日本讨血债、要道歉的强烈呼声,“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也随之建立。

在新加坡旧福特工厂纪念馆、樟宜博物馆等二战历史博物馆里,一幅幅图片资料、一份份文字记录、一具具被害者遗骸,让人看到了那个年代的恐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海面浮尸组成了一个时代一个族群的灾难记忆。而幸存者口述历史,控诉着日本军国主义的惨无人道。

(1930年代的大坡(牛车水)桥南路(South Bridge Road)和海山街(Upper Cross Street)交界处,这里是检证现场之一。估计有五万名华人在肃清行动中被毙。图片来源:何乃强医生)

布莱克班每年都在学生中做口述历史的项目,让学生采访家中的老一辈,讲述新加坡在二战中的故事。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马来族学生的故事。学生的祖母扎莱哈苏门是华人,出生在距新加坡只有50公里的马来柔佛州哥打丁宜县一个村庄。1942228日,在日军对新加坡和马来亚的“肃清”中,扎莱哈的父母被杀害,村里同时有2000多名华人遇难。6岁的扎莱哈成了孤儿,被马来族邻居收养,学习马来语言和文化,成了穆斯林,后来嫁给马来人。本为华人,因为战争失去亲人,最后变成马来人,只会说马来语。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黄奕鹏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他外婆的弟弟在验证时被日本人带走,再也没有回来。全家人都很难过,以致再不愿买日本货。

新加坡“肃清”大屠杀到底有多少华人遇难?日军战后提供的数据是大约5000人,而新加坡当地华人认为有5万人之多。具体数据已无从知晓,然而毫无疑问,这是一段应该正视的历史。卓先生是少有几位能把笔者准确带到一些二战博物馆的新加坡出租车司机。他说,从历史课本上学过新加坡在二战时被侵略的历史,但是这么多年了,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交流,年轻一代难以体会其中的感情。


(日皇裕仁宣布结束战争,内阁大臣在降书上签名。图片来源:居安思危)

每年215日,在新加坡都会有二战纪念活动,不少人会来到“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前悼念。历史无法忘记,也不能忘记。唯有知晓过去苦难的道路,才能找到未来进步的力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