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5, 2015

新加坡市 City of Singapore

回顾上世纪50年代的新加坡,给人的印象是“乱”。

战后百业萧条之余,物价腾飞,失业和失学的情况严重。为了找工作,大家都涌到市区边缘,非法搭建城市木屋区。私会党行事猖獗,社会在左右翼思潮的对立下,黄潮、学潮工潮一波比一波汹涌,因此被形容为乱象的年代,而不是觉醒的年代。


(大坡大马路因暴动事件而实施戒严。NAS 1950s)

(陈世集:黄色的危害。1954)


根据父亲的记忆,虽然那个年代的社会动荡,但乱归乱,也有平静开心的时候。当时他们一群王老五,男男女女,到会馆打功夫唱粤剧、周末到外岛游玩、到“加东北”(Katong Park)游泳、过长堤到麻坡、马六甲“吃风”等,在简单的生活中获得快乐与满足。

1951922日更是个全民欢腾的大日子。

那一天,新加坡升格为市,从新加坡镇(Town of Singapore)提升为新加坡市(City of Singapore),吸引了30万人到市政厅(政府大厦)前大草场(Padang)和周边街道,是城市聚集过的最多的群众。


(1951年9月22日,新加坡升格为市,全民庆祝。NAS 1951)

除了在市政厅前宣读英国国王乔治六世的授权书之外,还有志愿军步操游行和各文工团体的表演等,晚上则有花车游行和金门人驳船工会在海上呈现的火龙表演,歌舞升平,跟战后其他地区处于反殖战争的状态不可同日而语。


(海峡华人在大草场前设立牌坊,庆祝新加坡市。NAS 1951)

根据英国法令,当一个地方达到100万人口,就有资格升格为市。新加坡总人口在战后达到94万人(1947年),到了1950年已经超过100万,国民生产总值达1.3亿,以人均计算,甚至远远超过当时的马来亚

当时马来亚有640万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为4亿元,人均$62,只有新加坡的一半。(资料来源:Historical GDP in the Colony of Singapore: Methodologies of Construction and Overall Patterns of Growth, 1900-1939 and 1950-1960

就数据而言,说新加坡一穷二白是言过其实,但穷人的确不少。因此“上世纪50年代的新加坡财富不均,贫富悬殊”才是较正确的说法。

市长


出任新加坡市议会主席的麦尼斯Percy McNeice),战前曾经在新加坡华民护卫司服务,负责华族女子和保良局相关的工作。走马上任前,曾经花了三年时间学习广东话,以便深入新马华人的生活圈子,切实地解决华人问题。战后,麦尼斯在社会福利部工作,他为平民百姓推出的“民众餐室”、照顾孩童等项目都颇受群众赞赏。


(麦尼斯(前排中间)出任新加坡第一任市议会主席。NAS 1951)

1953年,新加坡市议会通过了来自进步党(Singapore Progressive Party)的市议员陈才清的建议,铸造一支权杖赠送给市议会主席。当时成立了一个权杖设计咨询委员会,成员包括市议会主席麦尼斯、陆运涛、大学教授和莱佛士博物馆(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前身)研究员等人,并委任英国设计师和爱丁堡工匠进行设计和铸造事宜。

新加坡市长权杖使用363块大小不一的金、银、玉和金刚钻,以手工缀合而成。权杖长度约128厘米,重3.1公斤(110安士),刻有人像、徽章、狮子、椰林、马来亚土产、交通工具、和六只海鹰等雕像。当年的市价为$15,000

权杖费时近一年完工,1954年初在爱丁堡和伦敦公开展览,同年331日由国泰机构的大老板陆运涛亲自赠送给麦尼斯,出席贵宾约四百人。从此,权杖便成为市议会开会时不可或缺的重要物件。
(黄金权杖与盾牌)

每逢市议会开会时,西装笔挺,戴上白手套的工作人员,举着金碧辉煌的权杖引领市议会主席进入会议厅,高喊女士们、先生们、市主席,宣布主席的莅临。会议厅内的人士必须全体起立致敬,直到权杖被安放在主席台前的长桌上,主席坐定后大家才可以坐下。会后,权杖也跟随主席离开,移出会议厅。

手工精致、金碧辉煌的权杖竟然在使用了约三年八个月后被继任的新加坡市长摒弃,打入冷宫,是另一段令人难忘的往事。
19571221日市议会选举,在32个议席中,人民行动党派候选人争夺其中14席并赢得13席,成为市议会最大党,获得了执政权。

圣诞前夕,王永元(Ong Eng Guan1925-2008)被推选为新加坡第一任民选市长,获得在场市民的踊跃欢呼。王永元在市政厅中央宣誓就职,签署宣誓书。随后,以马来语、华语和英语发表就职演说,华语和马来语第一次在市议会被采用为官方语言,享有跟英文同等的合法地位。

在其他市议员各自发表演说之后,王永元认为市长权杖具有殖民地统治的色彩,动议废除市长权杖,获得众市议员的支持,以26票赞成6票弃权,通过废除使用权杖。
除了金碧辉煌的权杖之外,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也打造了一套手工细腻精致的黄金盾牌和项链,准备献给市长作为贺礼。当市长开会时,除了手执权杖外还戴上项链盾牌,就像教宗那样。

由于打造这套金饰不容易,1958年完工时也不可能赠送给废除权杖的王永元,自讨没趣。多年以后,公用事业局(PUB)无意中发现这套当时代管的权杖与金饰,交到文物局手中。

乔治六世的授权书


以今天的眼光来重看乔治六世的授权书,可能会觉得啰嗦长气,非但缺乏逐字阅读的耐性,甚至不知所云。我费劲地读完全部文字,其实重点就是“从1951922日起,新加坡镇将升格为新加坡市”(On 22 September 1951, the status of Town of Singapore shall be raised to the City of Singapore.

乔治六世授权书原文:
George the Sixth, by the Grace of God, of Great Britain, Ireland and the British Dominions beyond the seas, King, Defender of the Faith; to all to whom these Presents shall come, Greetings.

Whereas the inhabitants of the Town of Singapore in Our Colony of Singapore are a body corporate by the name and style of the Municipal Commissioners of Singapore; and Whereas We, for divers good causes and considerations Us thereunto moving, are graciously pleased to raise the said Town to the rank of a City.

Now, therefore, know ye that We of Our especial grace and favour and mere motion do by this, Our Royal Charter will, ordain, constitute, declare and appoint that Our said Town shall on the twenty-second day of September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one thousand nine hundred and fifty-one and forever thereafter be a City, and shall be called and styled THE CITY OF SINGAPORE, instead of the Town of Singapore, and shall thenceforth have all such rank, liberties, privileges and immunities as are incident to a City.

And we do further declare and direct that the Municipal Commissioners of Singapore shall thenceforth be one body corporate by the name and style of THE CITY COUNCIL OF SINGAPORE, with all such powers and privileges as that would have had as the Municipal Commissioners of Singapore and as if they had been incorporated by the name of the City Council of Singapor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