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7, 2017

清明扫墓 Qing Ming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是晚唐诗人杜牧对清明节的描绘,即看见路上行人悼念亲人的悲思愁绪,亦看见春意枝头,酒旗飘扬的愉悦场景。

清明是天气转入暖和的时候,大地万物欣欣向荣,人们把祭祖扫墓和郊游踏青结合起来,即追思先人,又健康身心,北宋的清明上河图所呈现的就是这样的开心繁华景观。

现在距离唐宋已经千年以上,新加坡地方小,许多传统华人坟场都消失了。先人让出土地,让后人好好地生活下去之后,结合祭祖扫墓和郊游踏青是不可能的。不过,许多华人家庭照旧一家大小,到坟场或骨灰亭拜祭,清明已经成为除夕团圆饭以外相聚的节日。


(骨灰亭有指定的焚烧炉。摄影:李嘉媛)

愚公移山


上世纪70年代,汤申路(Thomson Road)还可见到占地324英亩的连绵山峦,面积差不多等于一百八十多个足球场。这里每一座广惠肇碧山亭的坟山,都埋葬着先民离乡背井,到头来不是落地生根,就是有家归不得的辛酸血泪。

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愚公移山的大变化后,时代巨轮辗破了入土为安的观念,先人纷纷被请“出土”,再进行火化。新加坡华人从土葬盛行的年代进入火葬的新纪元。新加坡华人也有少数选择海葬,树葬则过于前卫,还没流行起来。

红尘大厦千年计,白骨荒山土一丘。碧山的变迁是人类生命延续的缩影,十万座墓碑林立的大坟山就这样发展为今日的碧山组屋区,他们过去长眠之地兴建起高楼厂房。碧山偌大的坟场,只活在过来人的记忆中。

(碧山亭坟山格局。摄于广惠肇碧山亭)

碧山亭坟山的开启(1870年)跟许多其他义山相似,代表着华社在异地自力更生,保留传统价值观的可贵精神,成为新加坡历史上不可磨灭的足迹。

碧山亭坟山的结局也跟许多其他消失的义塚相似,潮州人的后港广义山和乌节路泰山亭、客家人的荷兰路双龙山毓山亭、海南人的琼州玉山亭、福建人的双口鼎芳林山和恒山亭、中峇鲁的福建人“新坟”、广惠肇人士的青山亭、广惠肇嘉丰永大七属的绿野亭等,都经历了“生人霸死地”,旧坟一再搬迁的命运。


扫墓的意义


每当路过碧山,都会勾起我略带遗憾的回忆。上世纪60年代阿嫲在碧山亭下葬,十多年后清山时为她“执骨”,肉体已经完全腐化,只剩一堆骨骸,沉重的棺木徐徐落葬的那一刻竟然历历在目。当时喃呒佬(道士)摇铃念经后,将一只活生鸡(公鸡)掷过墓穴的另一头,由我这个长孙将生鸡接过,象征在先人的庇荫下,一家生机勃勃,生生不息。接着黄土将棺木盖过,同时掩没了桑梓深情。祖母生前无法完成回乡的心愿,只能寄望往生后魂魄能够回到故乡。

此后行青,清除了前土和后土(土地神)的野草后,由我在墓碑上补漆,否则日晒雨淋,明年来扫墓,墓碑上的字迹就会变得跟过去的日子一样,浮光掠影般,模模糊糊的,难以辨认了。

为了确保后代福泽绵绵,我们会用一块小石子,将“山纸”(也叫“溪钱”)压在墓碑上。除了在后土和正坟点蜡烛上香外,也会“宴请”四周的“左邻右里”。



(山纸,也叫溪钱)

至于拜祭的供品,有三碗白饭、煮熟的整只白鸡、三层肉、水煮蛋、竹蔗、烧肉、白糖糕、松糕、水果、三杯白酒和咖啡等。拜祭时必须奠酒,向先人禀报,祈求保佑。烧过包袱元宝金银纸之后,大家就可以享用受到先人祝福的祭品了。

(一般上会馆还会使用烧猪,过后回到会所,就会有“太公分烧肉”,象征福泽绵绵)

近年来
在顺德伦教吃了伦教糕,才知道白糖糕在顺德叫做伦教糕,两者的食味大致相同。祖母原籍顺德,想必喜欢。

以传统习俗而言,我们的拜祭活动是典型的中国南方的多元宗教信仰,由民间信仰、祖先敬拜、儒教、道教和佛教结合而成。这些信仰通过祖先带到南洋,为我们提供了理解人往生后的物质与精神世界的框架。随着习俗的逐渐演变以及吸收了近在咫尺的其他籍贯人士的做法,已经组构成本地独特的殡葬与追思的文化。不过无论如何改变,尊崇祖先源自儒教的“孝道”,也是清明祭祖的重要内涵。祖先在另一个世界过着与人间没太大分别的生活,仍然有金钱与物质的需要,因此通过焚烧冥币、金纸、银纸、服装等来满足祖先的需要。

(元宝冥币是阴间的物质需要)

(金银纸和香烛都是普遍的祭品)

纸扎祭品的潮流


过去本地有许多纸扎行,制作了大型的豪华别墅、真人般大小的家佣、豪华马赛地等,让祖先好好享用,如今这些大型的纸扎品都少见了。近年来曾经流行百宝箱,几乎有取代“包袱”的趋势。百宝箱烧起来浓烟多不环保,光明山的化宝炉禁止燃烧这类大型的祭品,广惠肇碧山亭则从明年开始实行禁令。今年看到的小包袱显然又多了起来。所谓红男绿女,包袱有分男女,并且必须在封条上写下收件“人”和阳居寄赠人的名字,先人才收得到。不过金银纸和数目越来越大的冥币则免此例。

(包袱有红男绿女之分)

这些年来还流行焚烧其他现代化产品给先人,例如信用卡、电脑、ipad、手机、麻将桌、名牌包包、盆菜美食、药油套装等,当然这些风潮都是肯动脑筋的商家变出来的。香烛店的老板Jane告诉我,货源主要来自中国广东和福建。这些地方还有烧祭品的习俗,本地进口这些货品,算是搭上顺风车。

(烧些药油、班纳杜、保济丸等给先人,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也能过人间的生活)

烧得太多祭品也会带来后遗症,据说有些人一片孝心,送了多层楼公寓给先人住在一起。先人则报梦说彼此间有太多摩擦,吵得鸡犬不宁,要求分家。

有些人送了ipad之后,先人竟然托梦问后人怎么使用,吓得冒出一身冷汗,以后不再烧这些高科技祭品了。

也有些先人临死前入教,成为基督徒。后人却梦到先人说阴间天寒地冻,需要衣物暖身。说来奇怪,烧了衣服包袱后,先人还会穿着新衣回来托梦,千谢万谢后才离去。

基督教徒与清明


现在的新加坡华人有越来越多信奉基督教的倾向,基督徒相信人死后会得到永生,在上帝身边快乐地生活,因此有些教徒不参与清明节的祭祖活动。当然也有些基督徒照旧跟着家人一起去扫墓。

我有一位亲属,一家子都接受基督教的洗礼,不过清明节依然跟着我们一起去拜祭祖先,只是不烧香膜拜。就此事我们互相交流过:上香是对祖先的尊重与思念的方式,我去过一些基督教坟场和教堂,同样会通过蜡烛鲜花来追思,因此上香点蜡烛跟宗教应该没有抵触。这位亲属则认为清明节的拜祭仪式受到传统的寺庙文化的影响,实在难以相提并论。的确,随着时代的演变,我们能够一起行青聚会,已经是祖先留下的福泽了。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