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0, 2009

Christian Lacroix的舞台服饰艺术--超越传统的拉夸

最近国家博物馆搞了个Christian Lacroix舞台服饰展,首次在法国以外呈现Christian Lacroix的‘梦幻舞林’。

年轻的时候在伦敦与巴黎转了几圈,后来在某种机缘下跑到意大利的罗马、米兰与佛罗伦萨等城市,为服装设计与西洋歌剧沉迷了一阵子,但为了柴米油盐之事,这种另一类兴趣都搁置一旁了。数年前在阿姆斯特丹一间当地餐馆与一位三十来岁的老外搭台,聊起来原来是意大利人。谈着谈着,他表现出意大利人艺术气度与浪漫感性的一面,于是我们各以华语与意大利语有一句没一句地合唱了一曲“我的太阳”(’O Sole Mio):

啊!多么辉煌, 灿烂的阳光!
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
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 啊,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啊,太阳,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那就是你!

Che bella cosa na jurnata ’e sole,
n’aria serena doppo na tempesta!
Pe’ ll’aria fresca pare già na festa...
Che bella cosa na jurnata ’e sole...

意大利人唱起歌来有棒有眼,不失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的神彩! 这一个晚上毫不寂寞。

现在年长一些,能够花点时间重拾心情。家明的兴致勃勃,倒激起了我对舞台对艺术的眷恋之情,Christian Lacroix舞台服饰展来得正是时候。

对Christian Lacroix的时尚艺术认识多一些,也较了解各门艺术的大同。当年向本地画家陈有炳老师讨教,如何欣赏中国水墨画。陈有炳老师以工笔,小写意与大写意来剖析,简而言之就是小成成于形,大成成于意,出类拔萃的艺术家所追求的莫非从形态迈入内涵。以古龙的武侠小说来分析,就是“手中无剑,但心中有剑”,上乘的剑客的剑是无形的,但剑气无所不在。

后来向太极老师讨教,他们以“形意气”来形容武学的各个层次,从形态到意境(或意念),从意境到气势是修练武学这门艺术逐步提升的过程,循序渐进,欲速则不达。简而言之不论是文艺还是武艺,都以形态起步,以意境为依归,最终达致海纳八方的崇高境界。

克里斯琼•拉夸(Christian Lacroix)的气势属于舞台,24年前(1985年)开始搞舞台服装设计,直至如今。当年只有34岁的拉夸以大无畏的勇气,为歌剧《公鸡》(Chanteclerc)的主角设计了一个颠覆传统的形象。公鸡在农场里生活,孤陋寡闻,自以为是。它以为每天清晨太阳东升,全是因为它的啼声所赐。公鸡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了种种不如意,最终不得不认清现实。

传统舞台上的公鸡少不了羽毛与皮草,没有羽毛的公鸡只是众人的盘中餐,美味佳肴。拉夸与《公鸡》的导演与演员紧密合作,摆脱旧框框,设计出富于时代感的新戏服。新戏服通过服装的轮廓来表现动物的外形特征,于是舞台上不再是一只趾高气昂的“传统鸡”,而是一个戏服上带着圆点图案以取代羽毛,身后系着黑色薄纱以取代尾巴的崭新一族。



在1986年的音乐讽刺剧《幻觉喜剧》(Zoopsie Comedi)里,一名患有幻想症的魔术师为了寻找心目中理想的爱情,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创造出一个虚拟世界,最后自己却被淹没其中。演员们随着音乐的旋律舞动着,扮演出一系列的舞台造型。

拉夸说:“当我设计舞服时,我会观察舞蹈员的动作,而灵感往往来自不同的舞姿。比如,舞蹈员要表现牛头怪的死,此时舞蹈员的身体几乎全裸,并把头紧抱在弯曲的双肘之间。我就为此设计一套特别的舞服,把一对牛犄角固定在舞蹈员的双肘上,以此增强这个半人半牛怪的神秘效果。”

这个半人半牛的怪物的另一个特色,就是那件黑白条纹的连衣裙。这件连衣裙成本低廉,“布料”跟铺桌面的塑胶漆布没有两样。有些观众认为舞蹈员穿上这件舞衣,简直就是斑马的化身,看来拉夸跟观众大玩虚拟、幻觉与联想的舞台目的都一一达到了。

《卡门》(Carmen)是一个大家熟悉的女人。该剧在133年前3月3日在巴黎歌剧院首映,但没有观众缘,还必须通过送票的方式才勉强撑完四十八场。后来《卡门》易地重新出发,在维也纳演出,观众反应热烈,打了一支强心剂,为未来铺平了道路。



卡门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吉普赛女郎,按照常理,舞台上的卡门应该跟其他年轻的吉普赛少女一样,穿上鲜艳招展的花衣,但是卡门的衣服却已黑色为主色。拉夸为他心目中的卡门作出解释:

“卡门可能是我们爱上的第一个女人。她的性格是那么的纯洁,又是那么的黑暗,由始至终被红与黑所主宰。在我眼中,这就是卡门这个角色的个人色调。卡门的现代造型,有别于19世纪末的造型,而更为接近20世纪初期的时装流行风格。正如所有万古常新的象征符号一样,卡门今天的形象,处于一个更为普世人性化的气氛环境里,已不仅仅停留在民间口述故事的层面。也是因为这个理念,我为卡门设计的服装,较少用到荷叶花边装饰和西班牙民间服饰,比人们期望见到的要少。”



观众进入剧场,为的是找寻一个剧院的气氛,能够与演员一起织梦。拉夸摆脱了历史形态的束缚,结合诚意与梦想,把对古风的幻想与现代时装融成一体,使舞台服装充满生气与动感,巧妙的把观众引入全新的意境。拉夸的艺术境界或许可以引用他的肺腑之言来总结:

“我对舞台戏服的设计,一向深感迷恋,甚至早于我对时装设计的兴趣。从孩提时期起,我就爱上了历史,脑子里总有一个充满缤纷色彩的奇幻世界。对戏服设计的迷恋,就萌发于这个奇幻世界,孕育于当时孩子们玩的游戏当中。出于对历史的喜爱,我一直对挖掘史实乐此不疲,并喜欢通过舞台上的布景、道具和戏服设计,还原一个个历史片段。

对我而言,戏剧远远超出了娱乐的范畴。这是因为戏剧是寄寓生活激情的艺术,它容不得半点的冷漠或平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