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6, 2009

人生三几十 - 生活中的不完美 (1 of 3)

人是不是对‘三十年’特别敏感,或特别留恋?

艾娜的文章记述了发生在三十年间两代人的故事,十年文革几乎埋葬了知青的前程,十年后一个大逆转,才会有今天‘三十年有多长’的故事。


我跟在国内的表姐聊起当年下放的际遇,她们不愿意回顾,而是向前看,非常满意目前写意的生活。

翻开报章,最一字一字细细阅读的不是第一版的头条、不是副刊上的花边新闻、而是讣告。人生没有几个三十年,第一个三十年的岁月过去后,亲朋戚友逐渐挥别人间,新的朋友加入生活圈子。过去的记忆有如枫叶,一片枫叶一片情,没有枫叶,缺乏共同的生活篇章,需要重新营造。讣告是一道人与人沟通的桥樑,在怅然吊唁之余也往往会因见到‘怎么你还没死’的旧友而得到些慰籍。


7月4日的讣告栏见到久未谋面的老邻居九哥(葆就)。三十年前我们几伙邻居同屋共住,最怕的便是九哥冲凉。数十人共用一个冲凉房兼厕所,九哥一冲凉就兼当歌王,我们有什么要拉要泻的得忍上半小时,过后谁先上阵还得剪刀石头布,趣事一箩箩。

三十年前包租公调高房间的租金,父亲决定搬到新世界附近的一房半厅组屋,从此告别了这个来自江湖四海的平民世界和争着如厕的生活。三十年后九哥蒙主恩召,永生了。所保留的记忆并不是什么大时代、大变迁,而是发生在日常生活中曾经被视为不完美的点点滴滴。生活中的不完美是同在屋檐下对彼此的磨练,回想时都变得可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