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6, 2010

皇家山 Fort Canning

年少时曾经在皇家山顶绕过一圈又一圈。家在山的繁忙的这一头,二马路(禧街)衔接大坡与小坡,车水马龙。学校在山的另一头,原址曾经是新加坡的火车总站(1903至1932),1939年拆除。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html

(小学和中学10年学习生涯, 校舍建在Tank Road. c.1990)

(旧家,Hill Street. c.1975)

皇家山上回家的路途比平地多花一半的时间,但树荫下漫步羊肠小径,比平地顶着午后的太阳凉快多了。山上的雨树、凤凰木和老榕树伴我归,好山好景好心情,独行但不寂寞。多年以后跟陈蔼仪老师叙旧,她追忆当年,说有一回放学后她要到谐街(High Street)美罗百货公司,还是我鼓励她一块儿登山。一个女人,对山顶的清幽有恐惧感;放胆在山顶走了一趟,周遭景色一览无遗,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在山上踏着回家的路。

皇家山还有个俗名叫做升旗山,就是地图上的福康宁山(Fort Canning)。

据马来纪年的记载,皇家山是14世纪岛国皇室的所在地。新加坡最后一位国王依斯干达沙 (Iskandar Shah) 便安葬在山上。当时的皇宫和行政统治中心都设在山上,并筑起围墙,严禁平民百姓上山走动。当地马来人敬畏皇室灵魂不敢上山,就把它叫做“禁山”。

(Keramat Iskandar Syah,2010)

这个占地19公顷,高约50公尺的山丘曾是当年莱佛士的住所。1819年,曹亚志在山上升起旗帜,莱佛士在新加坡河口登陆,看上这座俯视新加坡河口的小山丘,并在山顶建总督府。1823年,他在山上兴建住家。升旗山、皇家山因此得名。

在1859至1861年间,山上兴建一座堡垒。1867年,堡垒上还设印度和欧洲兵士的营房,医院和弹药库,是19世纪防御新加坡的主要炮兵连。日本占领时期,这里还一度成为日军司令的指挥部。50多公尺高的山头,没有险峻的山势,但是凭借着遏制河口、俯瞰全岛的有利地形,皇家山成为各个时代新加坡统治者处心积虑争夺和维护的权杖,见证了几百年来新加坡的沧海桑田、风云变幻。

1926年,建筑工人在皇家山建造蓄水池,挖土时无意中发现一套金饰。这套满者伯夷(Majapahit) 风格的金饰,由24K金的环状饰物和臂饰组成,臂饰上的“狮面守护神”(kala) 纹饰,常见于8-14世纪爪哇寺庙的入口处,在今天的峇厘岛上亦处处可见。有人说金饰的存在,证明了当时皇族居住在皇家山上的说法;也有人说这些金饰可能是由当年海盗藏在这座人烟稀少的小岛上。

荷兰考古学家Dr. P V Stein Callenfels根据金饰的制作风格、手工技巧和宗教考量,断定这套金饰是在14世纪,甚至更早期制作。

http://blog.omy.sg/sgstory/archives/207

1984年,考古学家在皇家山发掘出3万多件古文物碎片,其中一些属于元朝的陶瓷品,有600到700年历史。有些古文物不只在东南亚,在中国也是很罕见的。山上的福康宁文化中心便展示了这些14至19世纪的出土文物。

(1984年考古现场,c.2010)

我的少年时期曾经以皇家山顶为乐园,但并不知道皇家山上满身是宝,倒知道藏身在什么叶子下的Spider战斗力超强,无往不胜。国家博物馆后面坟场旁有棵相思树,洒满一地赤红心形的相思豆。红澄澄的相思豆明艳动人,但中看不中吃,直接吞食没事,咀嚼种子立刻中毒,轻则腹泻呕吐,重则心力衰歇,所以千万别被美丽的外表蒙蔽。


(相思豆)

River Valley Road这一头的游泳池是个娱乐消暑的大众乐园,大人池最深3米,可以练习潜水跳水;浅水池不过1米,是小孩嬉闹的好地方。后来跟旧雨新知谈起,才知道大家都曾共拥一池春水,或许还曾经擦肩而过。最神奇的是阿保,他十六七岁第一次傻愣愣的跟着朋友来游泳,还被朋友骗到深水池,深深感受到不谙泳术的滋味。这惨痛的经历使他发奋图强,半年内从零到有,考获游泳教练执照。服满兵役后他以教游泳为副业,教出一段姻缘,娶得丽人共筑爱巢!

(River Valley Road Swimming Pool, c.1970s)

(River Valley Road Swimming Pool, 2010)

人到了某个人生阶段总爱念旧,在模糊的流逝岁月中,美妙的回忆显得如此清晰,我所爱的是皇家山在闹市中始终保持着安静的,浅浅的,淡淡的幽情,尤其是雨后清新的泥土味,最草根也最亲切。

当年的皇家山顶视野辽阔,直挂云帆济沧海,是视觉上的全新享受。整条谐街笔直通向大草场,高等法庭的罗马式圆穹顶肃穆一角。在山上看海,大海的色泽并非一成不变,近处是棕黄色,然后绿色蓝色层层叠叠,再远处呈现暗灰色,更远一点海空一色,你浓我浓,你生命中有我,我生命中有你。

曾几何时,皇家山顶的视野变得狭隘了。看不见谐街,看不见穹顶,看不见草场,看不见大海,眼前被翠绿的树木遮盖过,彷佛心头上多了把锁,拨不开云层,见不了明月。

(皇家山上沿着High Street 望海,c.1872)

(皇家山上沿着High Street 望海,c.1985)

(皇家山上望海,树荫遮盖过。2010)

River Valley游泳池已作废经年,蓝蓝的池水变成浑浊的雨水,没有欢笑声。噢,童年!

我的老朋友雨树、老榕树和凤凰木还健在,别来无恙。



 (皇家山上的雨树、凤凰木和老榕树,我的老朋友。20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