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带你入荷兰

转眼间又一个岁末将至。遥想童年此刻,我们和邻居定好日子大扫除,九点一到,灰尘曼舞,洗刷过后,一个上午过去。接下来贴春晖,少不了心想事成、万事胜意,希望一年好过一年。

那时候每逢过年,福南街口茂华杂货店老板根据过去一年的交关,送来一打荷兰水,瓶身印着一支竖立着的红色狮子商标,俗称红狮汽水,花莎尼(F&N)生产。当年的红狮汽水厂就在River Valley Road 靠近Lower Delta Road的交界处,今天Valley Point Shopping Centre的所在地。

童年的荷兰水一瓶大概三毛钱,把空瓶子卖回给杂货店,还有五分钱回扣,非常环保。红狮荷兰水种类有橙色的橙水,红色的樱桃水,白色的苏打水和深褐色的沙示水。苏打水是母亲的最爱,我们兄弟们则最不喜欢苏打水那种辛辣的口感,橙水和沙示比较有吸引力,喝了橙水和沙示才有过年的感觉。至于红色的樱桃水最没生意,谁登门造访就开给谁喝,喝不完的荷兰水就用原来的荷兰水盖套回。开过瓶的荷兰水二氧化碳也跟着流失了,隔天喝起来,怎么也喝不出汽味。

(红狮荷兰水和报章广告)

Magnolia和发达(Fanta)是红狮荷兰水的竞争对手,此外7-UP与雪碧(Sprite)、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杨协成(Yeo)与结家宝(Kickapoo)也在荷兰水市场上争得不亦乐乎,杨协成在竞争中求变,以盒装无气饮料进入大众市场,成为不倒翁。Fanta的葡萄汁颜色特别浓郁,喝过葡萄汁后舌头一伸,像足个吊颈鬼。

还以为Kickapoo已经销声匿迹多年,很意外的看见女儿从7-11便利店走出来,手上拿着一瓶柠檬水,问她是什么冬冬,她说是Kickapoo,新时代新饮料,适合现代的年轻人。问她喝过绿宝(Green Spot)吗?六堡茶听过也喝过,至于绿宝似乎是环保的未来产品。气涨!

绿宝虽然听起来青青绿绿,其实是橙色诱人的橙水,属于小瓶装。绿宝玻璃瓶的设计特别,有一粒粒凸出的小圆点。绿宝橙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专攻死人市场,殡仪馆和治丧的地方都少不了它。


(Green Spot, Upper Bukit Timah Road. c.1950s)

(绿宝橙水,公司庆祝会的饮品之一。c.1960s)

当时茂华杂货店的经营方式属于door to door,把货单交给老板,半小时后自有伙计把日用品送上门。至于账单则在月底一次过付清。杂货店老板允许赊账,主要是考虑到街坊们都来自低下阶层,除了发薪那几天口袋有点余钱,其他日子多靠借贷过活。与人一点方便,胜造七级浮屠。1970年代中期通货膨胀,社会底层的劳动阶层薪金追不上物价,赊账不还钱的街坊日增,杂货店老板又狠不下心肠,结果烂帐越积越多,只好结束营业。


福南街口茂华杂货店倒闭后,隔壁振南街口的普华杂货店营业额大增。普华杂货店从同行中得到借鉴,货物照旧送上门,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互不拖欠。钱银算得太清楚,彼此间的商业交易少了人情味。追根究底,一场通货膨胀完全淡化了杂货店与街坊的伙伴关系,新年也少了杂货店老板的顺水人情。

(当年的咖啡店有个大雪柜,顾客自己去拿荷兰水。c.1970s)

(柔佛华人历史博物馆:红狮和绿宝荷兰水。2010)

为什么把汽水称为“荷兰水”呢?荷兰水的源头出自16世纪,欧洲的地质学家发现矿泉水喝起来特别清凉解渴,研究后发现矿泉水中的二氧化碳是解渴的主要原因。1768年,英国化学家Joseph Priestley 研发出把二氧化碳直接溶解在水里的方法,达到与矿泉水同样的效果,汽水工业由此萌芽。
16世纪末,荷兰帝国主义到亚洲拓展贸易和殖民地,当时荷兰人带来一种瓶装饮料,深受人们喜爱。因为是来自荷兰人的舶来品,华人族群称之为“荷兰水”,其实就是汽水。荷兰势头大,地方遥远,深不可测,所以还有句“带你入荷兰”的俗语,说穿了就好比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头雾水,被骗被耍了都不知道。

话说回来,这么多年来以茶为主,滴口不沾荷兰水,新年似乎缺乏古早味。或许是时候返老还童,通过橙水和沙示来找回失落的记忆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