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1, 2013

小坡两条街Tan Quee Lan Street,Liang Seah Street

Beach Road Shaw Centre的太子与翡翠戏院在19801990年代风光了整二十年。当老婆大人还被尊称为某某小姐时,我们年轻力壮,像许多其他拍拖的年轻人一样,爱泡半夜场,太子与翡翠戏院是热门点之一。不像现在,时间一到,双眼自然阖上,万一熬了一晚夜,十天都补不会来。阿Q一点地说,就是曾经拥有过一段可以挥霍精力的岁月,可以聊以自慰。
(在翻新过的旧排屋间看Shaw Centre。2012)

那时我们通常把车子停放在Shaw Centre对面的连城街(Liang Seah Street)或陈桂兰街(Tan Quee Lan Street)。过了晚间十点免费停车,好过在Shaw Centre的多层停车场团团转,最要命的是戏院散场那一刻,困在车龙里,动弹不得。

(连城街(Liang Seah Street)与陈桂兰街(Tan Quee Lan Street)都跟新加坡早期华人殷商有关)

(当年周末,未过门的老婆大人和我通常会把车子停放在连城街Liang Seah Street,过一条马路到Beach Road的太子与翡翠戏院看半夜场。NLB c.1983

陈桂兰街与小坡大马路(North Bridge Road)的交界处有一家大新茶楼,是我在1980年代跟父亲喝茶吃点心的地方。大新茶楼不像牛车水的大东和南唐茶楼那么拥挤,点心也很正统,我们可以很悠闲地度过星期天早晨。根据父亲的回忆,当他还是一名新客的时候,陈桂兰街是一条早市繁忙的街道,马路是菜市场,路边小贩、家庭主妇等一天的生计就从街边开始,到了午间,街道回复宁静。今天的陈桂兰街只剩半边,是火锅一条街。

陈桂兰街是为了纪念当时的一个福建殷商陈桂兰而得名。根据王振春的老街故事,上百年前陈桂兰街曾经是一条花街,还说曾经有个花花公子,常到这里寻欢问柳,并且把整条街包下,所有的妓院门口都挂上写着“余”字的大红灯笼,只许余公子销魂,不许他人作乐。

(当年的陈桂兰街是菜市场,路边小贩、家庭主妇等一天的生计就从街边开始。NHB c.1948

在新加坡的旧街道指南上,在陈桂兰街隔壁,还可以看到以新加坡1819年时第一任驻扎官和他的女婿命名的Farquhar StreetBernard Street。随着陈桂兰街遗失的那半边,Farquhar StreetBernard Street也一同让贤给SMRT

(陈桂兰街与小坡大马路North Bridge Road的交界处有一家大新茶楼,是我在1980年代跟父亲喝茶吃点心的地方。王振春《狮城老街故事》c.1989)

(当年的大新茶楼所在地就在左下角的白色建筑物。摄于新国家图书馆14楼。2012)

至于Liang Seah Street 跟十九世纪的甘蜜大王佘有进则有深厚的渊源。

十九世纪的新加坡,流传着“陈天蔡地佘皇帝”。当年新加坡姓陈的商人特别多,陈笃生医院的陈笃生、麦里芝蓄水池的陈金声、华侨中学的发起人陈嘉庚等慈善家人死留名,今天的义顺三巴旺取名自支持孙中山搞革命的黄梨大王陈义顺。总之陈姓家族人多势大,富甲一方。

19世纪的柔佛义兴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陈开顺带领潮州弟兄们从新加坡跑到柔佛地不老河垦荒,种植甘蜜胡椒,设立港口,后来还打造新山,管理警署。侨领陈旭年继承陈开顺,与柔佛苏丹称兄道地,几乎拥有了整个天空,所以有“陈天”这个说法。


“蔡地”则是指蔡长茂。他是新加坡私会党义兴公司的首领(大兄)。在1872年危险社团法令颁布以后,义兴这个洪门会组织易名为义兴公司,以私营企业形式存在。在私会党猖獗时期,下层人民多数听从它的指挥。

“佘皇帝”则是指佘有进和佘连城父子。19世纪新加坡潮州人的社区和经济,几乎是和柔佛的潮人椒蜜种植经济体系合为一体的。

早在18世纪,华人已经在廖內群岛从事甘蜜(Gambier)的种植。1819年莱佛士登陆新加坡时,新加坡已经有20个甘蜜园。甘蜜与胡椒是主要的出口经济作物,甘蜜的枝叶在锅里熬煎后,可用作皮革和布匹的染料。19世纪欧洲工业革命,纺织业和皮革业发达,更直接刺激了甘蜜的经济价值。至于甘蜜烹煮后的废料可用作胡椒的肥料,因此甘蜜与胡椒以并种的方式栽种(约101)可提高生产力,节省许多员工,为园主节省开支。


佘有进(18051883)年轻南来,种植甘蜜胡椒起家,是英殖民地政府所器重的新加坡侨领。185455日,义兴义福两帮私会党徒大械斗,局势混乱。海峡总督Butterworth 到新加坡巡视,在谐街(High Street)附近被飞砖击落帽子,掀开数十日的暴乱,后来在佘有进与陈金声等人出面调停,才平息暴乱。佘有进的儿子佘连城受殖民地政府委任为第一位新加坡华人永久立法议员,另外两个儿子佘柏城、佘石城以及孙子佘应忠都担任太平局绅。以佘柏城命名的柏城街(Peak Seah Street)就在Tanjong Pagar, Maxwell Road 相交。1980年代前,这里还有间柏城小学(Peak Seah Primary School),后来因市区重建,学生来源不足而关闭


(以佘柏城命名的柏城街Peak Seah Street,Tanjong Pagar, Maxwell Road 相交)

甘蜜时代缔造了佘皇帝,也开发了新加坡。甘密需要大量来自土壤本身的肥料,最多只能顶上二十年。肥料耗尽后,就必须开垦另一个园丘。甘蜜园就这样向新加坡市区以外的东、西和北部蔓延开来。林厝港、蔡厝港、杨厝港以及已经消失的刘厝港、曾厝港等,都是甘蜜园的遗址。

1848年是新加坡甘蜜最鼎盛的时期。1819年莱佛士登陆时新加坡已经有甘蜜园,1836年有250个甘蜜园,面积2350亩;到了1848年有800个园丘,面积26834亩,产量30922担,占新加坡农作物的75%

经营与种植甘蜜和胡椒园的以潮州人居多,1848年种植甘蜜与胡椒的有1000名潮州人,粤籍人士则有400人;经营甘密和胡椒的商号潮籍人士有200家,闽籍人士100家。佘有进是甘蜜园最大的园主,为早期新加坡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是当时新加坡潮州人的领袖。

今天中巴鲁成保路(Tiong Bahru, Seng Poh Road)有一条叫 Eu Chin Street 的支路,就是以佘有进命名。


以佘有进命名的Eu Chin Street,在中巴鲁Tiong Bahru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