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7, 2013

网中人 Cyber World

6月是个不安分的月份。如果说198964日发生在中国的六四天安门事件是镇压学生爱国民主的诉求,201361日可能是新加坡网民对言论自由感到失望难过的一天!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六一民主的哀悼可能对新加坡日后的人文与政治发展影响十分深远。


媒体发展管理局(MDA)宣布从201361日起,密集报道新加坡新闻,并有一定本地浏览量的新闻网站,必须向政府申请执照,缴付5万元保证金,执照必须每年更新。MDA获得授权,可以引用广播法(Broadcasting Act)来对付违例者,罚款20万新元或监禁长达三年。

密集报道新加坡新闻”是指连续两个月每周平均发表一则关于新加坡的新闻与时事的报道,“一定本地浏览量”是指两个月内平均每月吸引至少5万个不同本地IP地址的点击。

MDA声明目前受影响的只有10个网站,包括新加坡报业控股(SPH)和新传媒(Media Corp)属下的九个网站,以及雅虎新加坡新闻网站。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先生(Dr Yaacob Ibrahim)在接受BBC访问时说:“我认为让民众读到正确的东西,对我们很重要。”(I think it is important for us to ensure that they (ordinary Singaporeans) read the RIGHT thing.) 至于什么是“正确的东西”,根据什么原则与立场来衡量,还是政府说了算,他并没有进一步阐明,留下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以后可以“善加利用”。


(明哲保身,最好是:勿视,勿听,勿言,勿动?照片来源:http://my.hupu.com/wyx99801/photo/p6157522.html)

民众强烈反对的声音可能出乎MDA意料之外。六四当天,雅国先生再度向媒体解释政府的立场,说这只是个“小调整”(merely a tweak),还尝试以新西兰也在考虑如何管制网络媒体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雅国先生讲话只讲一半,新西兰作为一个民主的国家,的确也强调民主体制下人民必须对言行负责,这是任何一个成熟的国家的人民所应做的 RIGHT thing;雅国先生有意避开不提的是新西兰的网络审核组织是由志愿人士组成的独立个体,不附属于政府,因此也就去除了由谁决定什么是“正确的东西”这一大片灰色地带。


(新闻与资讯部长雅国先生向媒体阐述立场,但留下更多的谜团。The Straits Times, June 5, 2013)

MDA大费周章进一步搞网络管制,雅国先生却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是外甥提灯笼,一切照旧:“I expect that the sites will continue to operate as before. I hope that the activists who are today making this far-fetched claim will be honest enough to admit it when the time comes.’’


新加坡控制媒体的手法并不新颖,在政府引以为荣的许多个世界第一中,言论自由则是排名148位,跟强权国家如阿富汗与巴基斯坦同级,比共产党专制的中国好一些。纵使如此,政府自有一方见解,并对此新加坡特色引以为荣,套句禅语,就是“取舍”,懂得什么该取,什么该舍。当更多人舍弃本地报章、电视和广播而选择电脑资讯后,政府的触须跟着“与时并进”,尝试夺取突破时空局限的互联网的控制权。由于SPHMedia Corp都在政府掌控之中,雅虎没有理由不跟着主流媒体的脚步以免被误会反政府,因此真正打击的应该是MDA进一步澄清,口口声声说不受新法令约束的个人博客

虽然雅国先生说个人博客不受约束,而且政府会“柔性”(soft touch)处理互联网事宜,但质疑的人多,相信的人少,因为政府可以在一夜间做点merely a tweak 的轻微调控,所谓的新闻网站就可以如选区划分一样,涵盖范围随时可以通过微调而由柔成刚,一觉醒来后个人博客一样可以莫名其妙地转型为受管制的网站。此行动就如广东人常说的“画公仔唔使画出肠”,华丽的包装只不过为了掩饰为自己日后铺路,加权加分以及更深层的政治含义。

有一则童话故事:狼来到小溪边,看见小羊正在那儿喝水。 狼想吃掉小羊,就找个理由说:“你把我喝的水弄脏了!你安的什么心?” 


小羊吃了一惊,温和地说:“您站在上游,水是从您那儿流到我这儿来的,不是从我这儿流到您那儿去的,我怎么会把您喝的水弄脏呢?”

狼想到另一个理由:“你这个坏家伙!听说去年你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

可怜的小羊说道:“啊,亲爱的狼先生,去年我还没有生下来呢!”


狼不想再争辩了:“你这个小坏蛋!说我坏话的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样。”说着就往小羊身上扑去,把小羊吃掉了。

这则故事来自公元前6世纪的伊索寓言。2600年后,它换了另一个形式存在。沉默的一群可以选择像热水里的青蛙,调节自己来适应环境,依旧开开心心的在热锅里游泳,但有一天会被煮熟,像小羊一样被吃掉。更叫人忐忑不安的是,这样一道影响深远的法令,为什么没有经过国会辩论,便已经单方面实行,这么high-handed,这么明目张胆,甚至连明知在党鞭的约束下,一定获得通过的国会表决都没有?


(2600年前的伊索寓言,今天一样适用)

全面打击媒体的独立性的黑色厄运有迹可寻。1971年新加坡政府向南洋商报展开“黑色行动” Black Operation),内安局于197152日凌晨,逮捕了南洋商报的总经理李茂成(李茂成家族掌管泛马来西亚日报pan-Malaysian daily)、总编辑仝道章和资深主笔李星可,隔天公众关系经理郭隆生也被捕。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谴责南洋商报立场亲共,报道中国共产党的消息时往往报喜不报忧,挑起种族仇恨,渲染华语教育问题,损害新加坡利益。令人惊讶的是新加坡政府后来才发现李茂成根本不懂中文。有关南洋商报对新加坡的安全构成威胁的指责,社长李友成举行记者招待会,否认政府的各项指责,表示南洋商报要与政府据理力争,结果李友成本人也于1973 128日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

接下来的十年间,华文报业的演变就如江河直落三千丈,新加坡政府在1974 年修订《报纸与印刷机法令》,规定所有报业公司必须改组为公众公司。当时的文化部长易润堂向国会提呈《报刊与印刷馆法案》,法案规定报社重组股权结构,彻底免除老板直接掌控报社的权力。

1975年新马南洋商报正式分家,1983316日,南洋商报和星洲日报合并成为《联合早报》和《联合晚报》,《新明日报》也纳入新加坡报业控股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SPH),新加坡中文报业从家族企业蜕变成上市公司,SPH则成为媒体业的霸主。

20031112日,当时的新闻与艺术部长,也是今天的SPH董事会主席李文献先生对Singapore Press Club 发表演说,阐述政府的立场,雅国先生的“read the RIGHT thing”其实是从这里取经:

Local media must not lose sight of its core responsibility to serve Singapore and Singaporeans needs and to further our national interests. The media, with your ability to influence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the people, have a major influence on public opinion. People can be swayed by what they see on TV or in the bold newspaper headlines. Your role is to inform and educate Singaporeans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nation's overriding need for social and political stability. Hence our media policies are formulated to bring about a free and responsible media.
……
Singapore's media culture, as it stands, is based on the emphasis on factual accuracy and objectivity. Opinions, on the other hand, are to be clearly made out as opinions. A bright line is to be drawn between reporting facts and voicing opinions. The media is cautioned not to sensationalise their stories or threaten nation building. The concern is probably even greater if the content is potentially inflammatory or offensive, such as racially or religiously offensive content.

洞悉了新加坡华文报业所经历过的白色恐怖,再回头看看坚持理想,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为后人传颂的晋朝人士陶渊明,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陶渊明也只能自叹“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在民主体系下,每个人都有选择个人理念的自由,也必须为个人的言行负责。但无论如何,还是必须先料理好基本的生活需求,才能坦然追求理想人生。一言堂的新加坡传媒的工作人士所面对的是个人生活局限以及如李文献先生、雅国先生和MDA所“晓以大义”的政治考量,由不得他们取舍,在民主社会中遭受到不民主的对待或许还不自知,是社会现实中被边缘化的一群。


(桃花源存在于现实中吗?图片来源:http://www.thewalllemur.com/《桃花源诗》-陶淵明/)

至于新加坡政府以“大无畏”的高姿态来对付网络媒体,是不是真的如前文所说的“与时并进”?MDA定义何谓“违禁资讯”(prohibited material),换言之就是非正确资讯(not the RIGHT thing): Prohibited material is material that is objectionable on the grounds of public interest, public morality, public order, public security, national harmony, or is otherwise prohibited by applicable Singapore laws. 基本上是重复李文献先生十年前的说法,笼统地包含了天底下所有可能出现的言论。如果宗教、种族是一贯的国家安全与和谐的敏感地带,叫人疑惑的是目前的两大法令“煽动法”(Sedition Act, Cap 290, 1985 Rev)和“维护宗教安全法” (Maintenance of Religious Harmony Act, Cap 167A, 2001 Rev)难道没有约束力吗?如果没有约束力,政府就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对24则越轨的博文发出警告了(一则牵涉到宗教,23则跟色情有关)。

不论网络中人被视为正也好,邪也罢,可以确定的是政府已经对网民迈出“温柔”的第一步,有朝一日是否会以“没有基本改变”(no fundamental change)为由,一夜间自行修订MDA法令,以类似内安反恐的方式来对待民主体系下抒发己见的博客?


抽刀断水水更流,网络资讯能够封杀吗?人民的思考活动能够制止吗?

50年前政府把人民当作无法独立思考,不会判断是非的小孩,50年后还是把人民当成小孩!面对一个开倒车的民主社会,虽然想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无奈举杯销愁愁更愁,情到深处,不禁黯然神伤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