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7, 2013

翁山淑枝心灵鸡汤 Aung San Suu Kyi

翁山淑枝接受新加坡外交部的邀请,来新加坡五天(2013920日至24日),除了两天三场演讲,包括由新加坡缅甸人协会主办的5800人聚会,也参观了多个政府部门,拜会了新加坡总理,资政和总统等人,甚至到第一方程式赛车(F1)现场参观,行程紧凑。

(翁山淑枝对由新加坡缅甸人协会主办的5800人聚会发表演说。Photo source: Straits Times, September 23, 2013

临别秋波,在香格里拉酒店的记者会上,已经68岁的翁山淑枝畅谈第一次造访新加坡的感想,主流报章报道其中一段话,特别值得回味: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而缅甸基本上是一个农业国家,我们希望国家与众不同,这样可以为世界增添更多特色。也许新加坡可以向我们学习如何过一种较为悠闲的生活,以及维持更温馨和紧密的家庭关系。在这些方面我们有很多可以分享。”

对于翁山淑枝的谈话,我尝试了解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朋友们的解读,基本上有三:

1)缅甸地广人多,除了政治与经济表现不如新加坡外,也算是个泱泱大国,因此翁山淑枝只是维护祖国,挑一两样可以引以为豪的软件来取悦记者。

2)翁山淑枝其实是给予我们一个反省的契机,因为城市人的忙似乎已经成为习惯,在有序的城市和舒适安全的前提下,大部分人是心眼俱盲,忘了自己也忘了生活的目的,只容得下一连串的牢骚。随性而悠闲的生活只能作为旅行的终极目标。

3掌握工作技能和积累财富固然可以解决许多生存的后顾之忧,但人生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从表面上来看,悠闲的生活跟城市的动态是背道而驰的,农业社会有忙碌的播种收成的季节,也有停车坐看枫林晚,以及秋收后逍遥自在的农家乐,城市生活则永远在忙碌中承受着接踵而来的有形无形的压力,优异的物质生活必须以短暂的欢乐,甚至以忙与盲为代价。缅甸历年来是鱼米之乡,也是世界米仓,但在1987年竟然沦为世界最贫穷最落后国家之一。以人均收入而言,缅甸只有新加坡的百分之一。如果悠闲的生活等于缅甸式的农村生活,那就表示国人年收入大大减少,生活素质走下坡,相信不只是薪水以国民收入挂钩的新加坡政府不想看到的状况,许多已经适应现阶段生活的国人也不太愿意接受这种让时光倒流,回到从前的日子。

那么,你愿意维系翁山淑枝口中的更温馨、更紧密的家庭关系吗?儒家学说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讲的就是从小我做起,二人成家,以家庭作为维持社会和谐的基石,也是提供个人奋斗的动力,相信没多少人会反对良好的家庭关系是快乐生活的源泉。熙来攘往的人潮,365天不间断的生产交通防务医院运作,无非是为了打造各人心目中幸福的家园。

翁山淑枝提醒我们,金钱只能提供某种程度的快乐,幸福的家庭并不是与钱俱来的,它需要时间去酝酿,需要心情去打造;在忙与盲的日子里,我们只能盲目地重复着每一个明天,在不知不觉中所牺牲的正是我们最关注最在意的家庭,在忙与盲中,快乐时光只会渐行渐远。

翁山淑枝短暂的逗留所接触的是由外交部安排的新加坡“光明” 的一面,看到大家为美好的物质生活而奋力工作,她没有机会看到的是许多夹心层所面对的表面风光的生活背后的困境,和许多必须靠在小贩中心收碗打扫糊口的老人家。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国家,他们要选择退隐农村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因此只能在忙与盲中兜着圈子。

我觉得在记者会上,翁山淑枝更有魅力的谈话是报章没有报道,但在网络中流传的现场录像。她以清晰动听、不徐不缓的英语和雍容自信的姿态提出了针对新加坡“workforce oriented”的看法,她说新加坡人很勤劳的工作,追求到世界级的物质财富(material wealth),但是有没有思考过何谓人生,有没有思考过新加坡式的成功之余还可以做些什么?

“That make me think..what is the purpose of a workforce...of work..of material wealth ? Is that the ultimate aim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what we all want ? In a sense, I want to probe more into successes of S'pore and to find out what we can achieve beyond that.”

在香格里拉酒店的记者会上,翁山淑枝畅谈第一次造访新加坡的感想

翁山淑枝强调良好的物质生活是重要的,但是物质与财富背后还有许多有价值,值得追求的东西,过去数十年来缅甸没有优质的物质生活,缅甸人一样生存下来,凭着同志间的爱,对价值观的认同,对信念的坚持而生存下来。物质享受是不是人类的终极目标?是不是我们毕生所追求的一切?

翁山淑枝的说话无形中也重新挑起一阵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的旋风,感染力很强,但是“杀伤力”也一样强。她在924日离开新加坡,当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接受亚洲新闻台的现场访谈时,就以政府一贯强调的“生存维艰”(survival)的硬道理来回应,他说你放眼世界,看看新兴的国家如“越南、中国和印度,他们说的不是生活平衡,他们饥渴、焦虑,他们是在抢走你的午餐。我觉得我最好还是保住我的午餐”:

“If you look at other countries: Vietnam, China, even in India, they're not talking about work-life balance; they are hungry, anxious,about to steal your lunch. So I think I'd better guard my lunch.”

李显龙先生一席话,无疑有他对新加坡治国现实的考量,但对普罗大众而言,更现实的另一层顾虑是,新加坡总理的“午餐论”,是不是要国民悠闲不得,做牛做马做死一辈子?不论新加坡的工作团队是朝九晚五还是24/7,世界转向提供廉价劳工的中国、印度和越南是常态,或许以后是肯尼亚、刚果和索马里,就好象当年投资家选择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香港一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以五十耳顺的心态,宁静地思考下一程,从容面对外界的压力?

(新加坡总理与翁山淑枝会面。照片来源:李显龙脸书)

翁山淑枝的一番话,跟香港文化人梁文道对新加坡的评语异曲同工:“政府不能把新加坡变成一个大的公司,然后公司里面的人想的就是要怎样让自己的薪水增加,怎样让公司发展得更快、规模更大。国家和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国家是众合的,它要回答它的国民‘是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以及他们能不能在安居乐业之后,还能安心立命。… 新加坡需要一个文化改造,让国民了解到自己真的不是一辈子只为生存而生存的人,国家不是只为经济发展而存在的国家。”

在各种政治语言的取舍中,翁山淑枝经历了霜雪磨练出来的淡定从容,无疑提供一个让我们反思的机会。她经历过英国式的民主体制与缅甸军人的强权政治,在两极化的牛津、伦敦、纽约、印度和缅甸生活,是一名从写作人晋身为缅甸人的精神力量的奇女子。为了祖国的民主进程,她选择牺牲原可像我们许多人一样,一家人在一起旅游听歌逛街看电视的家庭生活,回到祖国被软禁在仰光茵雅湖(Inya Lake)畔的住家二十余年。


为了祖国的民主进程,翁山淑枝选择牺牲原可像我们许多人一样,一家人在一起旅游听歌逛街看电视的家庭生活。照片来源:www.360doc.com

翁山淑枝以柔和克制暴力,以一辈子争取走向民主,“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翁山淑枝心目中的自由,是以小我成就大我,“投身于缅甸的民主事业,是因为我相信民主制度和实践是人权的基本保障”(翁山淑枝在2012年6月16日补发的诺贝尔和平奖的演讲),黄金钻石百万薪酬对她而言并不是一生追求的重心。在她的词典中,并没有所谓的牺牲(sacrifice),因为你有得选择,而不是被强迫去做某件事:
“If you choose to do something, then you shouldn’t say it’s a sacrifice, because nobody forced you to do it.”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她超人的睿智、发自肺腑的一席话好好思考,在百忙中找出自己的盲点,解放自己,纵使成不了伟人也不是民族英雄,至少也能够悠雅地过活,离贤人的境界也应该不会太远了。如果我们的政治家能够放下第一世界经济体的身段,相信也会从翁山淑枝身上所散发出的点点滴滴,睿智取舍,全心全意,福利社稷的信念得到启发。

顺便提一提缅甸同事的取舍。他们表示对新加坡充满感激之情,他们有好的新加坡上司,好的同事,彼此尊重对方。新加坡教导他们如何系统性地工作,如何通过正确的途径处理事情。现在缅甸对外开放,新加坡厂家开始到缅甸投资,并且支付新加坡的薪金来聘请在本地工作的缅甸侨民回去建设祖国,接下来相信会有越来越多侨民回去缅甸,新加坡的劳动市场面对直接的冲击。不过他们相信,少了外来人才,新加坡一样会找到其他替代方法。

现在新加坡政府痛定思痛,决定照顾新加坡劳动人口,逐步收紧对外来人才的依赖,这显然是大势所逼下的被动反应,但却是正确的做法;政府不照顾它的国民,那由谁来照顾他们?这是政府应有的责任,跟各家自扫门前雪是两回事。当然回去缅甸还有一个目标,就是当他们跟翁山淑枝面对面时,翁山淑枝像个慈祥的母亲,但是每一句话都烙印在心底,使他们觉得惭愧,决定支持翁山淑枝的民主运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