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1, 2013

新加坡的缅甸寺庙:玉佛寺Maha Sasana Ramsi Burmese Buddhist Temple

“缅”表示遥远,“甸”是郊外地方,以古文演绎,“缅甸”是“遥远的郊外”。今天的缅甸是亚细安成员国中的一员,加上现任总统登盛(Thein Sein)与翁山淑枝合作,走向民主改革开放的道路,相信假以时日,会是继越南之后,另一个充满商机的亚细安国家。

虽然Burma易名Myanmar,由于Burmese是全国最大的族群(三分之二),我那几位当工程师,勤劳优秀的缅甸同事还是称他们自己为Burmese而非Myanmese,他们甚至说根本没有Myanmese 这个字眼。至于他们的的名字(严格说起来缅甸人是有名无姓)如Swar TunMin TunAung TunYar Tun等,都以Tun相称。Tun是成功的意思。

跟许多在新加坡读书工作的缅甸族群一样,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是翁山淑枝,2013年9月22日翁山淑枝初访新加坡,在圣淘沙名胜世界会议厅对5800名缅甸侨民发表演说,一票难求,对现场的观众而言,翁山淑枝代表希望,是缅甸的未来。翁山淑枝也在SMU发表演说,认为应该修改宪法,让军人做军人该做的事,就像英国受人敬爱的军人一样。有人提问花豹的斑纹能够抹得掉吗?翁山淑枝妙问妙答,说她要的是花豹回到森林里,继续维持美丽的斑纹与尊严:
“It’s not that I want the leopard to change its spots. I just want the leopard to stay very beautiful and dignified in the jungle.”

2013年9月22日初访新加坡的翁山淑枝,在圣淘沙Resort World对5800名缅甸侨民发表演说。Straits Times,September 23, 2013

在新加坡,相信早在20世纪初已经有一个“小缅甸”,缅甸人的玉佛寺建于1921年,如果当时没有足够的缅甸侨民,又怎么会出资建寺呢?此外,由花拉公园(Farrer Park)、汤申路(Thomson Road)与马里士他路(Balastier Road)组成的社区,有许多以缅甸地方命名的街道,彷佛是一个“小缅甸”。最著名的主要公路摩绵路/摩绵坡(Moulmein RoadMoulmein Rise)出自毛淡棉(Mawlamyine),是缅甸南部大港,英殖民地时代的首都;因不卖前港督曾荫权的账而驰名的黄亚细肉骨茶位于仰光路 Rangoon Road,和平之城),仰光是缅甸的前首都(1948-20052005年首都迁至内比都Nay Pyi Taw),也是全国最大的经济与文化中心(YangonRangoon)。

(新加坡以缅甸城市命名的社区)

对新加坡人来说,曾经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打招牌的“虎标万金油”是大家熟悉的新加坡老字号。靠虎标万金油起家的胡文虎胡文豹兄弟发迹后,还在Pasir Panjang 建了一座对外开放的虎豹别墅。在1930年代至1970年代间,虎豹别墅是新加坡著名的旅游胜地,是两代人的共同记忆。不过,知道虎豹兄弟来自缅甸的人应该不太多。如果当年不是已经有可观的缅甸侨民在新加坡定居,虎豹兄弟也许不会在1926年将他们的永安堂(虎标万金油)和制药厂从缅甸的首府仰光迁移到新加坡来。

大人路(Tai Gin Road off Balastier Road)晚晴园(孙中山南洋纪念馆)旁的缅甸玉佛寺在现代建筑的基础上体现了缅甸传统建筑风格之美,玉佛寺的天花板和柱子上的花饰是缅甸艺术的另一种体现;寺内二楼的栏杆来头也不小,据说栏杆的样式是仿照缅甸文化古城曼德勒的皇宫建造的。此外,缅甸境内的佛寺建筑多数是平房,新加坡的玉佛寺则有四层楼高;在缅甸境外的佛寺几乎都是由其他建筑物改建而成,玉佛寺则是一砖一瓦从零开始,是缅甸境外最雄伟的缅甸寺庙。提起玉佛寺,新加坡的缅甸社群会感到自豪。

(缅甸玉佛寺在现代建筑的基础上体现了缅甸传统建筑风格之美,2012)

(据说玉佛寺内二楼的栏杆的样式是仿照缅甸文化古城曼德勒的皇宫建造的,2012)

缅甸人几乎都是佛教徒,佛寺是他们的生活重心,宗教已经融入他们的生活当中。佛寺不仅是他们的精神殿堂,也是社群的核心。玉佛寺是本地唯一的缅甸佛寺,很自然的便成了本地缅甸人的宗教及社群活动中心。每年的缅历新年(泼水节),都有好多缅甸人到玉佛寺来,在佛寺里以传统方式迎接新年,品尝佛寺为他们准备的家乡菜。身在异乡解乡愁,玉佛寺便成了这些异乡人心情的停泊站。


(佛寺是缅甸人的精神殿堂。2012)

跟缅甸同事谈起在Balastier的玉佛寺,他们一脸茫然。驾车在PIE路过,彼此指着隔着大水沟的玉佛寺,我们才一块儿恍然大悟。他们解释说缅甸人一般都认为玉佛寺在大巴窑,却不知道Balastier只是咫尺天涯。对他们来说,到玉佛寺去最简便的方式是乘地铁到大巴窑站,然后经大巴窑公园,再过行人天桥就到了,所以就顺理成章的“大巴窑玉佛寺”了。

(新加坡的缅甸玉佛寺,从大巴窑走过去也很方便)

根据维基的资料,早在1875年,缅甸人U Thar Hnin (又名 Tang Sooay Chin)已经在17 Kinta Road off Serangoon Road)设立缅甸佛教寺庙。1878年,他将原址捐献给缅甸医师U Kyaw Gaung。在缅甸语中,U是一个尊称,有“先生”或“叔叔”的含义。

医师U Kyaw Gaung (又名 Khoo Teogou)来自曼德勒(Mandalay),是缅甸的文化与佛学中心。医师的宏愿是将缅甸的上座部佛教(Theravāda Buddhists)介绍给新加坡。

1907年,医师成为寺庙的委托人,他一直希望在庙中供奉一尊在缅甸常见的大佛像,后来他终于看上曼德勒以北约50公里的实概山(Sagyin Hill)的白色大理石,1918年在曼德勒完成雕刻后,在“万金油大王”胡文虎的资助下,经过2500公里的陆路和水路,终于在1921年运抵新加坡落户,并于1925年安装在Kinta Road的缅甸佛寺,开放给信徒参拜。这尊高约3米,重10吨的佛像据说是缅甸境外佛寺最大的坐佛。

(Kinta Road 是早年玉佛寺落户之地)

(在 Kinta Road 年代的缅甸大理石坐佛。NAS 1960s)

1981年,Kinta Road的缅甸佛教寺庙被URA征用,医师U Kyaw Gaung的后人接受政府的献议,1988年将玉佛寺搬迁到大人路现址,1991年正式开幕。


(高约3米,重10吨的佛像据说是缅甸境外佛寺最大的坐佛。2012)

关于上座部佛教,我们都知道佛教起源于印度,后来向外传播,分成两大派系:北传佛教(大乘佛教)经过中亚转到中国及西藏,再传到韩国、日本、越南等地;南传佛教则传到斯里兰卡,然后再传到东南亚的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及中国云南傣族等地区。南传佛教比较固守释迦牟尼佛的言传身教,认为佛陀出现于世间的目的是为了令众生解脱痛苦,止息轮回;人的解脱在于自我修行,最终达到涅槃,由此脱离轮回,解脱痛苦。

有人曾沿用历史上的“小乘佛教”来称谓南传上座部佛教,小乘自度,大乘度人,但因为“小乘”一词含有贬义,不被上座部佛教徒所接受。现在多数佛教徒都认识到,虽然佛教各派的学术思想有所不同,但都是本着释迦牟尼的言教而各自发展起来的,所以都乐意互相往来,相互尊重,因此不宜采用“大乘”和“小乘”这些可能引起误会的名词,而称为上座部佛教。

相关链接
新加坡的缅甸寺庙:玉佛寺Maha Sasana Ramsi Burmese Buddhist Temple
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1 of 2)
翁山淑枝与小缅甸Colleagues from Myanmar (2 of 2)
柏龄大厦-新加坡的缅甸城Peninsula Plaza: Burmese in Singapore
翁山淑枝心灵鸡汤 Aung San Suu Kyi

2 comments:

janetsnotebook.com said...

虎豹兄弟来自缅甸?这篇真让我增长见闻。

上回为了送礼,我在新航班机上买了几罐虎标万金油,不便宜。

翁山淑枝那番花斑纹的话,言简意赅,说得太动听了。要有尊严地活着。

这一篇,你写的不只是玉佛寺,而是缅甸和新加坡的历史交集。

KL said...

乘飞机的万金油是特别贵的,在药材店、超市都有售,价廉物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