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4, 2014

体育场上的“阿呢”

体育城(Sports Hub


一座庞然的圆穹顶建筑物屹立在加冷河畔独立桥边,那是接近完工的“新”国家体育场,建于“前”国家体育场的原址上。官方资讯表示兴建计划因金融风暴而拖延,拆除重建的日期从原本的2007年挪后至2010年。


(兴建中的“新”国家体育场外观。Dec 2013)

(兴建中的“新”国家体育场鸟瞰图。图片提供:蔡冲)

国家体育场是新加坡体育城的旗舰皇冠,跟前国家体育场相比,同样可容纳55,000人,新卖点是310米宽,约78米高,机械液压开关的圆穹顶,可以引进阳光,也可以为运动员和观众们遮风挡雨。体育城还设置了图书馆、博物馆、水上乐园、表演舞台等,相信会打造出另一番人文景观。

国家体育场通过俱乐部的营运方式,将1500个特别位保留给会员,62间行政套房(executive suites)保留给赞助机构,估计年收入2000万新元,用来资助日常运作。这个经营模式类似伦敦温布利球场(Wembley Stadium)

(兴建中的“新”国家体育场内观。2014年3月。图片提供:蔡冲)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代部长黄循财最近在国会财政预算辩论时表示新加坡体育城大致可按原定计划在今年4月落成,也就是数个星期后,至于工程较复杂的国家体育场则要延迟数星期才能竣工,负责承建体育城的体育城私人有限公司(SportsHub Pte Ltd)需要更多时间来测试体育场的可伸缩屋顶和可移动座位。黄循财表示,国家体育场到时必定能完工,在621日迎来第一场国际橄榄球赛(World Club 10s Rugby)。

回想不太久以前的2010929日,屹立在加冷河畔37年的前国家体育场开始拆除,五个月后,加冷的地标被夷为平地,兴建时所使用的三十万包石灰,三百万块石砖和四千五百吨钢铁都化为废料,正式让贤给体育城。至于埋藏在前国家体育场的时间囊,早已被人遗忘,当某某人想起曾经有个时间囊这回事时,时间囊已经找不回来了。

(“前”国家体育场。1990)

(拆除中的“前”国家体育场。2010年9月)

国家体育场是“赌”回来的,没有博弈便没有国家体育场。1968年新加坡博彩公司(Singapore Pools)成立,为兴建中的体育场筹集资金。新加坡大彩(Singapore Sweep)和多多( TOTO)的收入支付了约一半的建筑费用(总费用约五千万元)。赌博的张力造就了一个给国人缔造许多共同回忆的国家体育场。

40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增添了云顶和金沙两个世界级赌场,每年的盈利税收相信超过4亿元,数年累积下来的入息已经足以撑起整个体育城的建造费(13亿3千万新元)。

金牌“阿呢”


兴建这么庞大先进的地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劳动力少不了印度客工。估计目前在新加坡领取工作准证的印度客工超过十万人,我们习惯称呼这群兄弟为“阿呢”(Ah Neh)。阿呢走着先人的足迹,千里迢迢,离乡背井到新加坡来无非是为了求财讨生活。

1819新加坡走入近代史以来,印度客工已经穿梭于新印之间。根据1824年的记录,当时新加坡有756名印度人,占总人口的7%。此后多年来,在新加坡的印度人口都介于7%9%左右。

阿呢就像早期下南洋的华人先辈一样,凡是出卖劳力的蓝领工作都有他们的踪迹,几乎是无所不能。

行家透露,建造体育场那个机械化的圆穹顶最考功夫,钢管支柱一根根吊上高空,校准后必须日以继夜的蹲在高空中焊接,一呆就至少四五个钟头才能够休息,别的不提,单是如何解决大小便就有得想象了。

再来就是装置开关穹顶的机件,必须非常精准,除了装配功夫外,还动用了从美国和德国入口的专门器材来进行精密的检测。今天的新加坡技工、外地如马来西亚与中国的客工都无法负荷这种耗时耗体力的工作,能做的只剩下阿呢。

至于在建造体育场时,阿呢还能像耍杂技般飞岩走壁,甚至从70米的高空从天而降,您见过没?

video
阿呢70米的高空垂降。
原视频来源:蔡冲。此视频由此博客版主浓缩

也许是我少见多怪,在视频上看到午餐时间到了,阿呢沿着绳索垂直滑行而下,在国家体育场迎来第一批观众前,先来一段空中竞技时,只能以目瞪口呆、胆颤心惊来形容。

这类“高空垂降法”(Rappelling, Roping)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特种军人如突击队(Commando)和守卫兵(Guards)所使用的作战技巧之一,军人从直升机上通过吊索滑行而下,垂直高度约六层楼,也就是15米左右。除了专门训练之外,个人也必须有一定的胆识,克服惧高症,并做足安全功夫。阿呢的垂降功夫比阿兵哥还高出四至五倍。

(离地约70余米高的支柱上的阿呢。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将绳索绕过屋顶的支柱,准备垂直降落。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第一个垂直降落的阿呢。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在半空中。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安全着陆。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从家乡来到异地,无非是为了讨生活,即使捞够了肥水,回到老家可以当地主养老,也大可不需要如此搏命。

以我最基本的非专业考量,这类高空垂降的后果可能是粉身碎骨,是属于高风险活动,因此现场的支架、固定方式、绳索的力道、个人技巧、即时身体状况等都必须通过严谨的安全评估。

(这位穿深蓝色工作服的阿呢垂降的速度奇快。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在垂降中。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即将着陆。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阿呢着陆。图片来源:蔡冲视频)

在这个工程已经拖延,必须最后冲刺的非常时期,我希望:(1体育城私人有限公司已经做足功夫,除了为阿呢提供“军训”外,也已经专业审核了高空垂降的做法,并将相关风险降到最低,属于正常作业的范畴;(2)负责监督的体育理事会明白此作业程序,并履行了监管的责任;(3)这两三年来频频曝光的人力局已经评估过高空垂降的安全层面,核准此作业流程。

体育城完工后,阿呢何去何从?可能有一条专业化的出路,就是去当军警。阿呢身手敏捷,又有胆识,又有力气,穿梭时空何等闲,监控小印度暴动之类的作业绝对难不倒他们,应该外包得过。

还有,当我们在世界级的新加坡国家体育场内观赏掀开序幕的橄榄球赛、新加坡华乐团表演、周杰伦演唱会、新马足球友谊赛、国庆庆典等活动时,别忘了给无名的阿呢感激的掌声。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