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14

龙总言重了

菲律宾独立日- 平地一声雷


20144月,居住在新加坡的菲律宾人开始筹备菲律宾独立日116周年,也就是国庆,准备在乌节路义安城搞一个大型的庆祝会。虽然独立日是612日,但庆祝日期定在68日星期天,方便大家一起出来活动。这个组织称为“新加坡菲律宾独立日协会”(Pilipino Independence Day Council Singapore, PIDCS)。

一些使用英文的网民直言不违,以不友善的语气来反对这项活动,并进入PIDCS的网站,抨击他们的意图。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在419日的个人脸书上使用了一些措辞严厉的字眼,如震惊(appalled)、耻辱(disgrace)、凶残(thuggish)、愧疚(ashamed)等来批评这群新加坡人,并以刚在伦敦庆祝的新加坡日为例,认为我们可以优雅大气些,接受菲律宾独立日的庆祝活动。

这番话在网民中有挺有贬,感性理性兼而有之。至于被语言政策边缘化的讲华语社群照旧是静默、含蓄的一群,但并不表示他们认同公开庆祝独立日这项活动。传统媒体如联合早报为了以正视听,以专栏的形式来混淆旅居国外的“新侨”的新加坡日与身在星洲的菲律宾侨民的国家独立日,也就是国庆日,来强化李显龙先生的论点。在华文群体中,有人揶揄联合早报为(人民行动)党报,对本地的政治生态深感莫名。

陈川仁先生身为与己相干的人力部长,第一时间出面讲话,那是可以理解的,他表示人民拥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但应画下底线,反对充满仇恨及偏见的言论,语气中肯。李显龙先生作为内阁的老总,出面发表短文来挺陈川仁,其他内阁成员都噤若寒蝉,不像以往掀起一阵跟风,是不是另有隐情?

李显龙先生在脸书上说了什么?


不论是辩论也好,争论也罢,源头打开了就很容易因传话人融入各自的观点而变质,沦为谣言。为了避免因误解而造成更多的伤害,还是先回顾李显龙先生在4月19日的脸书上怎么说,我也尝试通过自己的理解,将原文意译为中文,如与李显龙先生原意有别,是我个人翻译的失策:

I was appalled to read about those who harassed the organisers of the Philippine Independence Day celebrations, and spammed their Facebook page. They are a disgrace to Singapore. 

Fortunately this appears to be the work of few trolls. Heartened that many sensible Singaporeans condemn this thuggish behaviour, and support Tan Chuan-Jin’s stand on this issue <http://on.fb.me/1ml0Y4u>. 

We must treat people in Singapore the way we ourselves expect to be treated overseas. Many Singaporeans live overseas, and are warmly welcomed in their adopted homes. I just attended our Singapore Day in London. How would we have felt if British netizens had spammed our website, and abused Singaporeans living in Britain? 

 We must show that we are generous of spirit and welcome visitors into our midst, even as we manage the foreign population here. Otherwise we will lower our standing in the eyes of the world, and have every reason to be ashamed of ourselves. – LHL 

对于有些人骚扰菲律宾独立日庆祝活动的相关组织,甚至以垃圾邮件来充斥他们的脸书页面,我深感震惊。他们是新加坡的耻辱。 

幸好这显然只是几个巨魔在作怪,欣慰的是许多明智的新加坡人都谴责这种凶残的行为,并支持陈川仁的立场 <http://on.fb.me/1ml0Y4u>。 

我们对待在新加坡的外国人的态度必须跟我们在海外期望获得的对待一样。许多新加坡人在海外居住,建立他们的家园,受到当地人热情的款待。我刚刚参与了在伦敦举行的新加坡日,如果英国网民以垃圾填满我们的网站,并对居住在英国的新加坡人谩骂一番,我们会有什么感想? 

我们必须展现我们的大气,欢迎外国访客成为我们的一分子,即使这表示我们必须管理外来人口。否则,我们将自我贬低在全球众人眼光中的地位,并有充分的理由感到愧疚。 --- 李显龙

李显龙先生所发表的短文,以政治人物一贯处理敏感事务的方式来保留一片灰色地带,即没有清楚表明支持,也没有表明反对在人来人往的义安城广场公开搞菲律宾独立日,我们只能够从字里行间揣测他倾向于支持这项纪念活动,至于PIDCS必须遵守的条件,并不在这篇脸书短文讨论的范围。


(李显龙先生在2014年4月19日针对菲律宾独立日庆祝会在FB发表的看法)

星洲蚱蜢舟,载得动多少愁?


我们知道事到如今,PIDCS还没申请户外集会准证,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就事论事,反省一下。

表面上,李显龙先生的一番话,更在意的是人性丑陋的一面,但当他提到外侨管理时,就显露出网民可能扰乱了未来690万常住人口大计而深感不安。在行为表现上,李显龙先生不认同网民通过谩骂、垃圾邮件等非道德社会行为来宣泄他们的负面情绪。如果将这种行为放大,就类似于2012年底SMRT中国司机罢工那样,不论背后有什么不平等的隐情,反社会行为本身就是不文明的做法,在法理情考量中以法为天的新加坡是不受政府认同的。

对于某些英文网民对独立日主办当局的偏激反应,我这种已经被压迫惯,但还有点“知书达理”的中文残余分子也不敢苟同,会选择通过较理性的方式来处理。但在主流媒体被控制,必须为国服务的大前提下,可以理解这些英文网民所采取的也是“依法行事”,没有违法的方式来维护他们身为新加坡人的利益。

鲁迅有一句名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如果人民不是觉得被压迫,不是不重视新加坡这个国土,不是没有新加坡认同感,那就等同事不关己,就不可能会有这番强烈的情绪。

以政府机构惯用的思维导图(Mind Mapping)一层一层地想象下去,到时可能发生的状况是PIDCS的目标是一万,但极端情况可能是十七万侨民在义安城外乌节路上公开庆祝独立日,在情绪高昂下唱国歌插国旗;不论是五千、一万、还是十七万,对总理口中的舢舨2.0而言都是超载。

可能当局会说到时将有执法人员在场,若真如此说,肯定没什么说服力。警方在去年12月小印度“骚乱”的公开听证会上已经凸显出在处理集体突发事件的人力与能力的严重不足,对于正在酝酿中的另一场文化震荡及其可能延发的后遗症,不能不叫人深感忧虑。

当对新加坡效忠的新加坡人可能被边缘化时,请问法理何在?李显龙先生也许不认为是问题,但对广大民众而言,“我何去何从”确实是令人十分不安,很切身的大问题。

将法放一边,所谓礼尚往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只有相互理解和尊重,人与人之间才能够和谐相处。以前家父下南洋,甚至更早的年代,讲究的是人在异地,尽快放下自己来自唐山的身段,与当地社会磨合,跟其他社群在 Terima kasih (感谢)声中,大家都相安无事,不知不觉中已经如《你浓我浓》所唱的“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在新加坡当下的体系下,多了许多个人主义一族,他们可能学识丰富,但价值教育贫乏,到底是主人还是客人应该采取主动,以达到相互理解和尊重?争执起来肯定又是脸红耳赤。


伦敦的新加坡日和侨民的独立日是刻意混淆


联合早报严孟达先生在426日支援总理的那篇专评,和李显龙先生将新加坡日与独立日相提并论的说法,如出一辙,避重就轻,无视于庆祝节日的出发点,其实这个被混淆的出发点才是激起震荡的关键。

根据多年来的体验,过去一般新加坡人都不会拒绝其他社群的庆祝活动,马来人的开斋节早已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兴都教的大宝森节游行,终点寺庙就在我的母校旁,当年同学们还将课室的木桌当印度鼓,敲敲打打,模仿教徒的舞蹈动作,搞到全班年年此刻都得罚站思过。泰国人的泼水节,我也有被泼水的经验,但那是善意的祝福,乐在其中。缅甸人新年,在大人路的缅甸玉佛寺祈福,许多本地人也参与活动。以同理心看待伦敦的新加坡日,“红毛人”也一样不会排斥这类社区活动,甚至会参与其盛。我在1999年侨居伦敦那段日子,还参与了由加勒比海族群每年八月份主办的嘉年华会(Notting Hill Carnival),其乐融融。


(伦敦街头:加勒比海族群每年八月份主办的嘉年华会Notting Hill Carnival。
图片来源: Guardian)

这种种活动都可以归纳为社区活动,是无伤大雅的族群文化交流,跟庆祝独立日是两回事。新加坡日属于社区节日,它与独立日,也就是国庆日的含义不同,层次有别。新加坡人再大气或再霸道,还不至于在别人的土地上公开插旗,对他国的主权不尊;同样的,美国也不在新加坡公开插旗,庆祝美国独立。英国政府再共和联邦化,也不会允许新加坡这个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国家在海德公园庆祝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吧?


李显龙先生的大度


李显龙先生佛祖心肠,大爱无国界,所看的是未来的可能性,可惜这个天下已经被划分成两百个版块,大家都必须尊重被划分后的潜规则。当政府说印尼战舰以杀人犯命名,不尊重新加坡人的感受时,是指责印尼军方并没有尊重潜规则;同样的,在潜规则下,谁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刻为了独立日使国人感到愧疚。

如果真要有个公开的凝聚活动,不妨想想换个庆祝方式,例如找一天大家一起跳菲律宾的竹竿舞,是不是会好过一些?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