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8, 2014

理想的年代:新加坡与长凤新 (二之一)

长凤新与银星艺术团


从小就喜欢看“廉价”电影,在大世界的广东戏院看戏,常有五毛钱连看两场猛片的优惠。也曾经在星期天下午跟父亲从住家走半小时路,去到小坡柔佛路咖啡店,对着悬在柱梁上的声宝牌黑白电视,一杯咖啡看完一部粤语片。后来才逐渐明白喜欢看电影的原因,所喜欢的就如一本书、一篇文章一样,从无到有的艺术创作结晶。

1970年代新加坡放映了好些长凤新的电影,长凤新出品都被视为正派电影,以申诉社会不平等为主,深受文艺青年爱戴。长凤新的演员也是1960-70年代赫赫有名的“银星艺术团”的骨干。关于长凤新的成立背景以及走到1960年代之路,叶舒瑜在她的论文《冷战与香港的长城、凤凰、新联—以1945-1967年为考察时段》中有详细的分析。


(《长城》是正派电影的代名词)

长凤新的演员如合称长城三公主的夏梦、石慧和陈思思,其他演员如朱虹、陈娟娟、鲍方、方平、傅奇、鲍起静、王葆真、王小燕、张铮、江汉、白茵等,新加坡老一辈的文艺界人士还会有印象。1959 年长城电影公司接受星洲报业联会邀请到新加坡演出,为兴建国家剧场筹款,这是长凤新首次踏出香港。

196388日,长凤新在新加坡国家剧场出席首届东南亚文化节兼国家剧场开幕礼,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先生还亲自迎接他们。

1966年银星艺术团正式成立,应国家剧场的邀请,前来访问演出,票价从$2$10

197711月,银星艺术团再次应国家剧场信托委员会邀请到新加坡访问,1978年在国家剧场为新加坡乓乒总会筹募经费演出。


(当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亲自接见参与东南亚文化节的香港演员。
图片来源:文汇报,1963)

(参与首届东南亚文化节的各国代表。NAS 1963

对于1977年那场演出,我的记忆犹新,当时受到长凤新的电影如《三个十七岁》、《小当家》、《侠骨丹心》、《我又来也》、《红缨枪》等所影响,喜欢上这些标榜着中华文化、为被打压的低下层人民打抱不平的正派演出,很想去捧场,推动健康文化,可是被贵族般的票价吓坏,只好望门兴叹。


(反抗资本主义剥削的《小当家》。1973)

(歌颂劳动人民一家亲的《小当家》。1973)

所谓的“贵族般的票价”到底是多少钱呢?票价分$2,$3,$5,$10,$15,$50,共六种。两块钱和三块钱的门票不多,而且老早就被扫光,以我当时打假期工筹学费,一天$7.60的日薪,还得付上$1来回裕廊工业区的巴士车资外加食用费,$3的门票已经很心痛了,$5的门票是绝对不敢去碰的。


(银星艺术团的演出宣传海报。NAS 1977)

(银星艺术团团员。资料来源:银星艺术团演出特刊,1977)

长凤新是三家左倾的香港影业公司的统称,分别为长城电影制片公司、凤凰影业公司和新联影业公司,它们与较晚成立邵氏与电懋(国泰)等“右派”电影公司相抗衡。随着日后观众被邵氏、嘉禾等电影吸引过去,长凤新必须重新整顿,寻找出路,如风景片《万紫千红》,摆脱文革影子的喜剧片《巴士奇遇结良缘》、《三凤求凰》、《错有错着》、《光棍·神偷·双彩凤》,以及写实片《父子情》、《半边人》等。

1982年长城和新联组成中原公司,拍摄功夫影片《少林寺》,李连杰一炮而红,女主角丁岚在1990年代加盟新加坡电视台新传媒,但没有什么发挥的机会,后来回到中国,开设了多家精品店。

(长凤新转型期间的作品。资料来源:银星艺术团演出特刊,1977)

198211 ,长城、新联和凤凰集资成立了银都机构。在2005年香港电影金像奖评选“百年百部最佳华语片”中,银都共有五部影片跻身百大:《中秋月》(凤凰,1953)、《红楼梦》(鳯凰,1962)、《父子情》(凤凰,1981)、《半边人》(凤凰,1983)、《秋菊打官司》(银都,1992)。

对于长凤新转型后的电影,我对《半边人》始终念念不忘。大概是1984年吧,到放映主题健康的影片起家的黄金戏院看了《半边人》,深深为半理想半现实的社会平民所感动。人的一生不断的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失去的另一半人与事,让自身重新获得圆满。生活中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困境、抉择,在平衡中徘徊,在矛盾的处境中遗憾。这是1980年代涌起的新浪潮电影所带来的冲击。


(《父子情》电影海报。图片来源:Wiki)

(《半边人》电影海报。图片来源:浮世鸿云

电影离不开政治


1949 年成立的长城电影公司是由商人出资成立的(袁仰安、吕建康、张善琨),初成立时长城是一个独立的商业机构,两年后随着张善琨退出,长城进行改组,由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直接领导,成为政治立场鲜明的 “左派”电影公司。

长城招揽各路演员,李丽华、红线女等都为长城拍过电影,乐蒂因专演配角而跳槽,萧芳芳签了合约但没有什么童星的影片可以让她上场,林黛也没上场的机会,后来加盟永华的严俊带着她离开长城,为永华拍摄《翠翠》,从此红透半边天。


从《长城画报》的创刊词中的自我定位,长城左倾的政治立场是相当鲜明的:
电影的制作是少数人的事,而电影的欣赏则有无数人的份儿。电影事业的进步是少数人的职责,而促进电影事业的进步者,是无数人的力量—包括所有的电影观众。本刊便是一座桥梁,奉献给电影工作者,同时也属所有的电影观众。

“第八艺术”是综合的艺术,同时是人民大众的艺术。从象牙之塔走到十字街头,在建设的高潮中,电影当然不甘落后。因此这样一本合于摄影厂,银幕,与观众之间的刊物是需要的。

这本册子将经常介绍电影知识,研究电影技巧,报导电影界动向,批评电影的内容与形式,与电影工作者共同求取进步,与观众共同追寻新生。在电影领域上,“筑起我们新的长城”!套用这句光荣的句子,本刊愿在艰巨的工程中,担任一名搬运夫;愿在艺术的队伍中,担任一名传令兵;愿在无止境的进步中,担任一名鼓手。

---《长城画报》,1950 年8 月,第一期


(《长城画报》创刊词)

凤凰影业公司在1953 年由韩雄飞、朱石麟等电影同人一起创办,经营手法上,凤凰采取的是与人合资拍摄的方式。长城和凤凰两家电影公司和新中国的合作主要体现在编剧、导演、演员、剧本等,幕前幕后的人员是可以相互调动的。凤凰到蒙古取景的《金鹰》,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风光打破香港的票房纪录,成为第一部破百万港元票房的猛片,在新马院线也十分轰动。


(凤凰的当家花旦朱虹竟然出现在《长城画报》封面,印证了长城和凤凰两家电影公司一家亲的说法。

1952年成立的新联更摆明是个左翼电影组织,由新中国直接投资,负责领导的是中国总理周恩来,后来交给陈毅、廖承志等人管理 1956 年,当时身为香港《文汇报》编辑部主任的廖一原,也出任新联的董事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甚至以“中间人”的身份申请调动总理处的资金到香港,买下南华和银都两间戏院来播映“正派”电影1960 年代的《七十二家房客》是新联最成功的制作之一,将上海和香港两地的住屋问题“相提并论”,成功地获得了香港观众的共鸣。

1960年代末香港电影逐步走入低潮,1973年邵氏委任楚原导演重新拍摄《七十二家房客》,使开始衰退的港片重获新生。《七十二家房客》在新加坡同样深受欢迎,是当时社会的写实版。


(《七十二家房客》,邵氏出品,必属佳片)

相关链接
大世界 Great World
阿公的木偶戏台
国家剧场
二十世纪新加坡电影与戏剧
水仙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