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4, 2014

PAP公演中文话剧《归来》

人民行动党曾经搞过中文演出


人民行动党(PAP)公演中文话剧?这不是开玩笑,而是实有其事,或许许多资深的行动党人也不知道这回事。

1950-1960年代还属于理想的年代,思想左倾和右倾的两派人士各有各的政治理念,但大前提离不开制造一个属于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梦,经历过个人思想上的斗争,左翼与右翼人士间的对立,以及此后许多年的思想磨合,把我们带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今天回顾1967PAP在维多利亚剧院公开演出舞台剧《归来》,右倾的政治动机是很鲜明的,可是右倾归右倾,那个年代很流行的口号也出现在纪念刊与剧中人物的对白上,今天或许觉得带点鸡皮疙瘩,但是正因为如此,才唤起大家对那个激情的年代的非一般记忆。

那是PAP直落亚逸支部庆祝成立八周年的话剧公演。


(1967PAP在维多利亚剧院公开演出舞台剧《归来》的演出特刊

(当时很多PAP的同志都支持《归来》。NAS 1967)

演出委员会主席叶茂林的话也是富有革命色彩的:“在导演英明的策划和指导下,以及演员们辛勤排练下,终于把这个剧本的主导观念和角色的精神世界体现在舞台。….我们的汗不是白流的。祝贺他们在艺术生活中开出灿烂的花朵。”

王邦文是演出顾问,也是当时的教育部长,他的政府等于政党的理念:“…1959年执政以来,引导国家社会迈向公正、平等、富强的康庄大道,同时也使党与国家人民的命运紧密地连系在一起。党是全民的政党,党的成败,将会直接影响国家人民的安危祸福。”

当时王邦文(政府)对文化建设的观点: 

(关于物质与精神)同志们与全国同胞当前以及今后所应努力的主要目标,就是怎样使国家获得长远的生存与发展,我们在物质建设方面,诸如工业和经济的建设,建屋发展,都有非常卓越的成绩表现,可是,在精神文化建设方面,尚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这有待我国文化工作者去努力耕耘。 

(关于文化艺术的使命)文化,是一个社会的上层建筑,是现实生活的一面镜子;而社会现实生活的环境,又决定了文化的发展。故生活环境不断改善,决定了文化亦随之发展。现今,我国社会既然已经出现了朝气勃勃的新国家面貌,它更急切须要我国艺术家们,能获取这些题材,并加以正确地分析,使这些新国家面貌、人民朝气勃勃的建国气概、热火朝天的建国热潮,在我国的艺术作品中得到具体的反映。这是每个爱国艺术家所应尽的神圣任务。所以,凡是本质地反映我国现实生活的作品,是值得我们鼓励的。像青年作家王里先生,能以一个受革命热浪激荡的青年,从盲目地参加反国活动中,回头是岸,投入人民怀抱为题材,这正说明了他对我国现实生活,敏锐观察和分析的结果。 

(文化的发展方针)…进行改革,促进交流与从事创作,是我们在文化艺术上所应努力的三大方针,希望我国文化事业工作者为此鲜明目标而努力耕耘,使我国文化园地,在不久的将来,开放出绚丽的花朵。


《归来》讲什么?


陈伯仑是个典型的旧社会中年商人,他固执、自私,对儿女的态度保守,任何决定都是老爸说了算,没有商量的余地。

妻子李慧理虽然受教育不多,但思想开明,品性善良,关心儿女的前途。

大儿子陈国雄自认是改革社会的中坚分子。

二儿子内向,醉心于音乐。

小女儿陈丹妮,性格豪爽,对科学特别感兴趣。


(妈妈:你真是发神经,无端端要背什么诗词!父亲陈伯仑(戴鹏),母亲李慧理(何丽娟),女儿陈丹妮(英婉仪)。照片取自《归来》的演出特刊

父亲陈伯仑跟许多父母一样,一心希望儿子继承自己的事业,女儿能好好学习时尚。大哥日夜在外头搞革命事业,对于弟妹只顾读书,对社会动向不闻不问很不以为然,讥笑他们不顾人民死活,不敢面对现实。他跟父亲的思想分歧越来越大,还因革命活动而锒铛入狱。次子和小女为了自己的前途,在母亲的默许下出国深造。

一晃八年,父亲年老多病,在家中疗养;大哥从狱中释放出来,意志消沉,父亲为他介绍了多份工作,但都无法胜任,生活在懊悔、自责的深渊。


(大哥:一个倒下去,千万个站起来,我不逃!大哥陈国雄(马政)。照片取自《归来》的演出特刊

二弟小妹都分别在国外发挥才华,崭露头角。他们认为祖国是个文化与技术的大沙漠,对于一个在外国学音乐、学科学的人才来说,回国等于英雄无用武之地。青年知识分子在全新的局势下,经过一番思想上的挣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终于下定决心,放弃过去违反国家人民利益的旧思想包袱,回国效劳。

在亲情的鼓励下,大哥重新振作,决心为美好的新加坡奋斗。

光明的结局!


(这是当年经典的舞台造型。照片取自《归来》的演出特刊

《归来》剧中有好些革命式的台词,例如:

 老二:“来,让我们献身给祖国,为祖国美好的明天齐奋斗!” 

大哥:“一个倒下去,千万个站起来,我不逃!” 

母亲:“让我们的家庭有点青春的活力,有点年轻人的气息….” 

老二:“但我们发觉比我们后去的留学生都先后回去为自己的祖国人民服务,我们真是惭愧极了!”

根据PAP的说法,在那个年代,最大的困难是找到一部类似《归来》这部政治思想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能够正确地“反映我国现实生活”的剧本。


(参与《归来》话剧演出的台前幕后人员。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照片取自《归来》的演出特刊

饰演父亲的戴鹏


《归来》中饰演父亲陈伯仑的演员戴鹏本名戴德馨,学生时期就已积极参与舞台剧演出,1964年开始跨足电视圈,甚至在一些电视剧中兼任导演与演员。1983年,戴鹏与新广(新传媒前身)签约成为全职演员。

在五十年的演艺生涯里,戴鹏演绎过许多个草根人物,参与作品包括《咖啡乌》、《雾锁南洋》、《红头巾》、《琼园咖啡香》、《人在旅途》、《芝麻绿豆》、《奇缘》等。其中,以1995年《法医故事》里扮演的痴呆老人角色最令人印象深刻,一句“给我一点吃的吧”更成为流传坊间的经典台词。


2000年,新传媒实行新的合约制度,许多“甘草”演员都无法续约,戴鹏是其中一个在无情的市场社会中深感失落的老演员。他在2013年去世,享年75岁。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