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5, 2014

朝鲜歌曲

韩流·朝风


韩流风行了十余年,从蓝色生死恋系列的《秋天的童话》与《冬季恋歌》、《我的野蛮女友》、《大长今》到《来自星星的你》等,使我们认识了人气十足的宋承宪、宋慧乔、裴勇俊、崔智友、车太贤、全智贤、李英爱、金秀贤等闪烁的韩星。

韩国除了输出软文化外,也通过电视剧打造了旅游旺气,电视景点都成了热点,大家似乎都想趁着冬天的浪漫,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童话般的恋爱,跟来自星星的野蛮女友,品尝大长今美食之余,一同营造浪漫。

(韩流:《冬季恋歌》。图片来源:互联网)

据说韩流也在朝鲜掀起大浪,宋慧乔在《秋天的童话》的发型成为朝鲜女子的新宠,朝鲜还得颁布命令来中止跟风。

在韩流莅临新加坡的三十年前,新加坡文化艺术界曾经飘过一阵“朝风”,只是为时短暂,不成气候。朝,指的是朝鲜。

说到朝鲜,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闭塞、濒临绝种的共产主义国家。根据国外报章的报道,从金正日手中接过政权的金正恩,曾经在瑞士留学,但走的似乎是古代帝王路线,甚至滥用私刑,铲除异己,制造血腥恐惧。长期支持朝鲜的中国,也觉得这个年轻人就像个不听话的孩子,叫大人头疼。

(金正日逝世,群众在户外嚎哭。图片来源:youtube)

(金正日逝世,公司职员在追悼会上嚎哭。图片来源:youtube)

当朝鲜电视台播报金正日逝世的消息时,播报员强忍哀伤、群众嚎啕大哭。有评述员认为这是一场刻意安排,十分到位的政治秀。我们没有经历过朝鲜人的生活,没有他们的文化背景,除了难以理解之外,对朝鲜民族的心理难以置评。

南韩国·北朝鲜


朝鲜与韩国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但在历时三年的韩战前,它们都是同一个朝鲜(Korea),讲的是同一种语言。日战结束后美苏两大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巨头介入朝鲜半岛,1950年朝鲜在苏联斯大林的支持下越过三八线(北纬38度线)不宣而战,节节胜利,美国和联合国决定出兵支援韩国。中国对美国深感不安,以解放军易名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支援朝鲜。结果在那个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理想冷战的年代,战争将朝鲜民族一分为二,韩国为南韩(South Korea),朝鲜为北韩(North Korea)。韩战始于三八线,也止于三八线,却造成200万军民伤亡。

(1950年代初,金日成号召朝鲜抵抗美国的侵略。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根据百度百科的分析,朝鲜第一任主席金日成与前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会谈后已经有裁军和治理农业来发展朝鲜经济的打算,并且致力于经济与外交正常化,争取朝鲜半岛统一。不过,82岁的金日成心脏病逝世,原本安排在汉城举行的南北首脑会议告吹,无法执行改革方案,否则朝鲜的历史可能会改写。

金正日继任期间,并没有推行乃父的改革方案,走的是封闭路线,使朝鲜倒退了17年。

曾经被“朝风”感动过


1970年代,朝鲜文化曾经为新加坡艺术团体带来崭新的气息。例如1974年,艺术剧场的《十月文娱晚会》,在开蓬式的国家剧场演出,剧目中就有女声小组的《歌唱吧金刚山》和独唱《春之歌》等朝鲜歌曲。当时的文娱表演都会印发演出特刊,作为筹募文团经费的来源之一,《十月文娱晚会》的演出特刊上还收录了陈比的文章《朝鲜音乐是怎样发展起来的》。

1970年代的《百燕迎春文艺晚会》,新加坡青年/儿童剧社也以当时风行文团的手风琴演奏了《美丽的金刚山》。

李楚琳在《为金少爷演戏》文中写道:“刚在皇家山脚国家剧场看过的朝鲜国家歌舞文艺团表演的舞蹈《摘苹果的时候》,不消几个月,中学部的姐姐们也跟着穿起高腰阔裙,打扮成朝鲜农女,在窄小的舞台重演《摘苹果的时候》。她们笑容灿烂,灵动作巧,舞步轻快,随着快板的配曲,把一支新学来的舞用心情感染台下的观众。”

“《卖花姑娘》就是那个时候大人不但允许还亲自带我们去看的电影。看壮丽的金刚山,遍地开满红色的杜鹃花,很穷苦的姑娘不用SKII脸蛋白里透红,她空着肚皮却唱出传遍山野的卖花歌。就仅有此时,因为看了这些歌舞和电影,我们对北韩/朝鲜还充满着美丽的向往,蕴育着浪漫的憧憬。《卖花姑娘》是朝鲜国父金日成的歌剧作品,他的公子金正日是当时政治宣传红人,他将老爸塑造成开国建国护国圣人,家家户户都得挂起金领导肖像当神当祖先奉拜,走在大街碰上领袖巨无霸的铜像就得恭敬鞠躬。金少爷是个电影迷,自然从中得到很好的政宣技巧和点子。他着手拍摄老爹的戏,显然是想通过第七艺术的魅力来打造朝鲜的神话。这戏果然在上世纪70年代风靡朝鲜,在中国红火,在捷克的国际影展获奖。所以也流传到我们常光顾的黄金戏院。”

1970年代,播放健康电影的黄金戏院(中侨院线)是文艺青年的温床,朝鲜电影如《美丽的金刚山》和《卖花姑娘》等都出现在黄金的阔银幕上。

当年我们吹口琴,轻快活泼的《苹果丰收》、抒情辽阔的《美丽的金刚山》等都是颇受欢迎的曲子。电台第三广播网(958城市频道的前身)的周日广播,每天有三个文艺歌曲时段,每段约25分钟;星期天晚上则有深受新马印、甚至远至加里曼丹的听众爱戴的《海外听众点播》,这些节目常播出《美丽的金刚山》、《卖花姑娘》、《阿里郎》等朝鲜歌曲。当时收听电台的广播节目,可以通过AMSMFM,简单地说就是中波、短波和调频身历声频道。在本地一般上使用AM,也就是中波。FM调频身历声的收音机价格较昂贵,一般家庭都负担不起。

新加坡和朝鲜的文化交流


在金日成的年代,新加坡和朝鲜还进行过文化交流。

1974年,新加坡第二次接待朝鲜的文化代表团,时任文化部长易润堂先生表示这是个亚洲文化认同的开始。亚洲国家刚摆脱殖民地统治,忙着打造自己的认同感,现在是个打造亚洲认同感的好时机。在新加坡这个现代化的城市,我们认识贝多芬、莎士比亚,反而对亚洲的文化英雄感到非常陌生。

“Thus far, we have received two cultural missions from Pyongyang. Although, this is by no means an impressive figure, it is indicative of a new era in the cultural history of Asia. I believe it is symptomatic of a great cultural intimacy among Asians. In the immediate post colonial period, the various Asian countries could boast of a national consciousness but an Asian consciousness was noticeably absent. Historical reasons, no doubt, account for this. Countries were too busy strengthening their newly acquired sense of nationhood to worry about the larger region.

…It is a regrettable fact that, in some instances, we in the East have demonstrated a greater awareness of the Western culture than of our own. This is particularly true of cosmopolitan Singapore. We are more familiar with the names and works of Beethoven, Shakespeare and Nureyev than with the cultural heroes of the East….”

National Archive Singapore,MC:DEC/28/74(CULTURE)


接待过朝鲜文化代表团后,朝鲜的平壤艺术团(Pyongyang Arts Troupe of North Korea 应国家剧场基金会的邀请,1978年在国家剧场一连演出七晚,票价$2$15,比起同时期的香港银星艺术团大众化多了。艺术团除了献唱《美丽的新加坡》外,也以优美活泼的朝鲜传统舞蹈《苹果丰收》上演了完美的艺术外交。

(1978年,平壤艺术团在国家剧场的演出海报。图片来源:NAS)

(1978年,平壤艺术团在国家剧场的杂技表演。图片来源:NAS)

(1978年,平壤艺术团在国家剧场表演舞蹈《苹果丰收》。图片来源:youtube)

三年后,在国家剧场基金会与朝鲜大使馆联合安排下,平壤儿童艺术团在国家剧场演出四晚,票价$1$15,吸引了许多文艺界人士走入剧场。

您或许早已知道我们一起唱过的儿歌《小白船》,是不折不扣的朝鲜歌曲的旋律,作曲者是朝鲜人尹克荣。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小白船承载着一船的心愿,在晨星的指引下,朝向希望的未来。1980年代初,郭宝崑从牢狱中走出来,联合了十四个文团,通过《小白船》为华语舞台剧重新打造新生命,也寄语小白船扬帆出海,追求梦想,走出那个最美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的阴影。

(1981年,平壤儿童艺术团在国家剧场的演出海报。图片来源:NAS)

朝鲜、韩国和中国的三角关系


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和中国主席习近平互访,无疑使朝鲜半岛和中国大陆的关系更加微妙。

根据台湾中天新闻的报道,朝鲜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达到80%。

朝鲜日报》和韩国统一文化研究院今年1月至5月在中国丹东和延吉等地对100名朝鲜人进行了深层采访。其中76人认为中国是朝鲜最亲近的国家:“朝鲜人都把中国视为兄弟。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做了很长时间的邻居嘛。两国一起参加了祖国解放战争(韩战),现在也得到中国很多帮助。”

97名朝鲜人将中国视为“兄弟”或“朋友”,除了因为两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之外,还因为朝鲜开发核武器后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孤立,经济面临困境,对中国的依赖相应提高:

 “如果没有中国,我们都得饿死、冻死。吃的、穿的都来自中国。”

 “(朝鲜)集市上交易的物品大多是中国产品。如果没有中国帮忙,朝鲜人眼前还能活下去吗?”

 “‘苦难的行军’时期,(金正日)将军关怀我们说,如果中国有亲戚,就去取得他们的帮助吧。所以我经常到中国倒东西,干活儿。”


(根据中天新闻的报道,朝鲜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达到80%。图片来源:CTI)

关于南北韩统一,有16人认为中国“根本不会希望”,19人认为中国“不希望”南北统一:

 “中国也(和朝鲜一样)是社会主义国家,韩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但现在也和中国很亲近不是吗?中国也会希望实现北南统一的,(南北)都过上好日子。”

 “南北统一以后会搞活经济,比中国发展更快,因此中国不会希望统一。”

 “中国经常包庇朝鲜,似乎意在拖延统一。现在朝鲜的资源都被中国占有,如果我们统一了,中国就无法这样做了,所以中国不会希望南北统一。”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