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916

916对普罗大众来说只不过“又是一天”,对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而言是91岁华诞,除了他的前私人秘书在总统府跟他一起庆生之外,互联网也展现出一贯的威力。据谷歌的数据,916当天有两千多人搜索“Lee Kuan Yew”,高居排行榜的榜首,许多公众过去几天陆续上网表达对他的祝福。人民行动党把李光耀的回应放上面簿:“谢谢大家的生日道贺与祝福。请恕我无法一一回复。我也祝愿大家一切美好。”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一万多人按“赞”,上千人转帖分享。

互联网所发出的爱心与就其他事件鞭策“有关当局”的痛心,是否叫政府又爱又恨?

一年前的916,马共总书记陈平1924-2013)撒手人寰,他在遗愿书中写道:“我和我的同志们为了政治理念奉献了一生,并承受由此而带来的一切代价。归根结底,我只希望后人记得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可以向世界宣告他敢于穷其一生追求自己的理想、要为人民创造一个更美好社会的人。究竟成功或失败,并没有关系,至少我做了努力。

李光耀和陈平是同一个时代的政治人物,共同点是两者都有强烈的政治理想,极力争取摆脱殖民地统治,不同点是政治手腕与信仰。在那个反殖的年代,李光耀和他的社会主义追随者所奉行的是通过社会改革来改善现状,在过程中以极端的手法来对付政治对手,使人们深感无助以致对政治冷漠;陈平和他的共产主义追随者则通过对抗的方式,演变成一场元气大伤的武装革命。19301989,马共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成为上世纪新马史上信仰与悲情的代名词。

916是新马合并的日子


对于东马来说,916是纪念沙巴与砂劳越脱离英国殖民地统治,宣布独立的重要里程碑。1963916日,东马和新加坡一起加入马来亚,共同成立马来西亚。对于马来西亚而言,当时将东马并入大马的版图具备了种族统治的实质意义,使到马来族的总人数超越华人,保住马来土著的地位,对日后的大马政局影响深远。

不过,对西马而言,831这个独立日的意义更加深长,自1957年独立以来,都在庆祝831国庆日。直到2010年,大马政治出现变数,在东马大力支持下,国阵继续掌权,将916这个“马来西亚日”定位公共假期,在Happy MalaysiaHoliDay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庆祝双庆。

新马合并而言,新加坡在19631965,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因种族纠纷与共同市场等课题而脱离马来西亚中央政府,成为独立的主权国,从此新马各走各路。但是,916还是一段短暂的从“新加坡自治邦” 到“新加坡州”的进程,那是一段无法还原的往事。


(1965年8月10日的海峡时报: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东姑说这是他的主意)

“建国一代”或许对在政府大厦前热烈举行的马来西亚成立的欢庆活动记忆犹新,对李光耀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时落泪的镜头历历在目,对市民因不用受中央政府管制而开心地舞狮放鞭炮印象良深。


(1963年9月16日,在政府大厦前欢庆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MAJULAH MALAYSIA(前进吧!马来西亚))

的确,这段合并的事迹里头蕴藏着许多梦想与现实,激情与失落,更是人民行动党内部分裂,不同政见的左翼人士深受创伤的一刻。陈彬彬以纪录片形式拍摄的七十分钟电影《To Singapore with Love》(星国恋)收集了前左翼人士对新加坡的观感,被媒发局列为NARNot Allowed for All Rating),不能公映。五十年风雨路,看来双方还是无法修补心头的裂痕,历史永远一面倒。

此时此刻,谁更应该表现出容人的大气,让大家客观地审视资讯与了解背后的来龙去脉?不为什么,只为福泽的未来。

相关链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