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9, 2015

林德宪法(Rendel Commission)- 60年前的民主选举

2015年是新加坡独立的第50个年头,SG50是一个顺理成章下营造的主题。

按照常理,作为一介国民,不论你是不是执政党的支持者,都曾经为这个国土贡献血汗,在坎坷路中开创出康庄大道。因此,新加坡金禧年是属于每一个曾经积极付出过的国民的,是不分党派,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

庆祝活动是热热闹闹的,从“建国配套”起已经可以看出端倪。但是庆祝归庆祝,庆祝过后一切都会回归平淡,生活如常。我觉得更有意义的是乘着金禧来临之际,找个机会“孤独”一下,给予自己也给予他人一个静思的机会,找寻优雅生活的意义,找寻优雅社会的空间。

优雅的民主社会离不开容人的雅量,那也是《新加坡信约》的考量,全民一起念信约,“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转眼间,我们相互宣誓了50年,到底社会精神面上进步了多少,大家是否去思考信约的含义,见仁见智,至少新加坡还保留着每五年选一次政府的政治形态,执政党十拿九稳的集选区也被攻陷下来,民主社会给予选民选择,同时也强调必须尊重彼此间的选择,才能够体现民主的真髓。

记得1984年冬至,在Jalan Besar 选区的人民行动党李文献与工人党的A Balakrishnan之间投下我生平第一张选票,当时李文献以三分之二的选票当选。这届大选也被政治观察家视为新加坡政治的分水岭,因为人民行动党的总得票率为三分之二,是独立后的大选中得票率最低的一次。凌晨时分在新加坡大会堂的记者会上,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光耀表现得十分激动,并难掩失望之情。后来多国总理首相都相继慰问,说在一个进步的民主国家,这样的成绩是应该大肆庆祝的。

此后,我们看到了集选区的新常态。

林德宪法


追溯起来,新加坡第一次民主选举得来不易。1948年马共与英国殖民地政府对抗下走入森林,新马实施紧急法令,分而治之。1955年马来亚自治了,1957年马来亚独立了。

新加坡的步伐则是1955年在林德宪法下第一次选举,带出了劳工阵线的马绍尔和林有福等人物。1957年在林德宪法建议下的市议会选举,人民行动党深受群众拥戴,成为大赢家,王永元被推举为市长。1959年自治邦选举,人民行动党继市议会之后,受到人民的委托,组织自治邦政府,李光耀出任总理。

举足轻重的林德宪法(1954)是殖民地统治到自治的过渡期策略,但并没有明确说明过渡期限。林德的九人委员会包括林德(George Rendel)、陈振传(Mr OCBC)、林有福、陈才清等时任官委立法议员。

林德报告书清楚阐述了当时的首要考量:

-新加坡的食物与水供来自马来亚联邦,新加坡无法自供自足
-新加坡缺乏政治经验与责任感,无法成立稳定的政府
-新加坡是个贸易港,需要稳定的政府机制来维持商贸
-新加坡存在着国家意识与被赤化的风险

此外,林德报告书也提出当时新加坡与马来亚联邦的政治关系,认为新马有必要加强合作,目前互相猜疑的局面使到双方不愿意进一步磋商。只有双方关系取得良好进展,新加坡才有可能独立。

林德宪法让新加坡人民通过议会选举,成立一个在英国控制下的自治政府。英殖民地政府制定法令条例,让公民享有结社、言论、集会、出版等方面的有限制的自由。内部安全与外交则完全由英国掌控。

林德宪法立法议会选举  Legislative Assembly 195542日)下,32人立法议会中25席民选,并设定6个部长职位。得票率如下:

-劳工阵线10
-华巫联盟 UMNO-MCA3
-民主党 2
-进步党 4
-人民行动党 3
-独立人士 3

劳工阵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成为最大党,由马绍尔出任首席部长,一年后跟英国谈判自治一事关系破裂而辞职,由劳工与福利部长林有福顶上。

人民行动党是一个大党,但李光耀抵制林德宪法,认为这个选举只是民主的假象,英国总督才是操纵大权的人,只派四人参选,以了解议会的状况。结果李光耀、林清祥、吴秋泉成功当选,后来出任第三任总统的蒂凡那则落选。

李光耀口中的可能会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林清祥显然持有不同看法,林清祥认为“1954年至1959年是新加坡历史的一个转捩点。一个从实施“紧急状态”转入实行林德宪法制改革的转捩点,一个由充满高压的白色恐怖转入极有限度自由、民主开放的转捩点。”(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


李光耀的中文竞选演说


李光耀出征丹戎百葛这个“工人区”,他以中英巫文发表竞选演说:

“各位叔伯兄弟:今晚得到诸位来参加大会,小弟很感激。我到这里来参加选举,是要给受压迫的工人,受薪阶级和小商人出一口气,我要替他们说话,尽我的力量替他们工作。


(李光耀参加1955年林德宪法下的立法议会选举。图片来源:南洋商报)

(支援李光耀的中文报记者易润堂。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一年前的《五一三事件》中,李光耀已经认识到华校生的力量,并出任学生的代表律师,通过学生认识工运红人如林清祥与方水双等人,走入工会组织。李光耀走华校生与下层人民的路线,深获群众支持。可是他的中文水平有限,必须下一番苦工。易润堂成为他的福星:

“而那时,我还得到万达街的群众大会上演讲,大约有三万到四万人挤在广场上。我得到一位新闻记者易润堂的协助。我跟他说:“润堂,帮我写一篇简短的华语演讲词。”他帮我写了一页。我花了几天苦练。

他用了一段话:“我们都是诚实的人,我们是一个诚实的政党,而其他人是不可靠的,他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我就好好练习这篇演讲词。”

---资料来源:《李光耀回忆录》

60年后回顾那一段林德宪法的岁月,在大层面上,林德宪法显示了民主是一个进程。我们可以质疑它是一个民主的假象,因为在民主制度下人民有质疑的权利;但从林德报告书所列出的新马政治的复杂性与新加坡生存的考量,相信当时的委员会选择渐进,步向自治与独立的方式是一个折中权宜的做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