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第一次

第一次跟一群不同年龄层的校友搞大型聚会。别以为二三十年前大家来自同一个学生团体,多年以后凑在一起,还可以像当年学生时代一样,秉持存异求同的心态,好好合作,搞一个大团圆。

开始时大家还很客气,见多几次面后,发觉到各人有各自的心态与回忆,对当年第一次共同付出的学生团体的味觉不同,有些校友又过于热情,几乎到了把个人意愿强加在他人思想的地步,过程中所制造的负面情绪,暗流汹涌。或许这是另一类代沟,需要海量包容。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满月,第一次对岁,第一次上学,第一次服兵役,第一次二十一岁成年,第一次无私奉献,第一次真情流泪,第一次结婚。…...唔,还有第一次死亡。

上学结婚可以有第二次,至于其余的,可以重来吗?

人都有执着的一面。我们很执着于生命中的第一次,智者却叫我们去反思: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第一次,今天所面对的和昨天所面对的表面上是同一个人,实际上两人之间已经起了变化,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老了一天,心境与昨天也稍有不同。

第一次无时不在。我们的心胸能够容得下多少个第一次?我们应该采取什么心态去面对第一次?淡然处之还是刻骨铭心?

第一次是一个选择,一个考量,一个决定。我们根据个人的经验喜好,在潜意识下筛选了每一段生命中第一次的回忆。

这生命中的选择与决定其实是很个人的,对别人未必会引起共鸣。

第一次对此感触良深的那一刻还是想当年。


当年第一次踏上纽西兰南岛,在Fairlie的雪山上农家过了一夜,也第一次在雪地上大口大口的把白雪塞入口里。雪山上没有精彩斑斓的夜生活,晚饭后闲话家常,很惊讶女主人Andrea大学牙科毕业后,并没有走上一条我们熟悉的、理所当然的牙医之路。一毕业她就嫁给了第一次见面就爱上的农夫Stan,在山上当个养绵羊的农妇。她说得那么不经意、那么自然,相比之下倒是我太过倚重于个人过去的经历来衡量她的抉择,才会显得大惊小怪。


在Fairlie过了一夜后,续程前往Queenstown,认识一位骑着脚车走天涯,最后以Queenstown为归宿的瑞士人。他说他终于找到梦想中的天堂,所以决定停下脚步。

瑞士是多少人一辈子向往的地方,苏黎世就给人 “离世”的感觉。可是他说不,女皇镇才适合他,第一次踏上这个地方就被强烈的磁波吸引住了。这第一次的邂逅注定他今生情归何处。

对于已经习惯于某种既定的生活方式,沿着熟悉不过的思维模式过日子的我,两天内两个第一次,对当事人来说是平凡不过的故事,却使我感触良深。从深夜到黎明,倚在窗前,在难得的静态中,自我反省一番,似乎略有所悟。

隔天乘车前往Milford Sound 途中,第一次叫同车但含蓄腼腆的日本女子用我拥有的第一台相机为我拍下个人照。因为对第一次有了不同的心灵体验,这幀“玉照”变得格外值得珍惜。



附记:An Angel wrote:

Many people will walk in and out of your life, but only true friends and kind people will leave footprints in your heart .

To handle yourself, use your head.
To handle others, use your hear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