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8, 2010

从1949延伸.....(十四)泰麟之时代巨人

新加坡开国元老吴庆瑞蒙主宠召,享年91岁(1918.10.6 马六甲-2010.5.14)。吴庆瑞的侄外孙女许谦灵(Marian Hui)致悼词时说起今年新年期间吴庆瑞卧病在床,已经无法言语,只能紧握双手,仿佛在说“Hello, how are you? I know you are here.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e.”(大略)

肃穆的新国会大厦大厅正中央,吴庆瑞的遗体供公众瞻仰,对这位多做事少说话的一代巨人作最后的敬意。我凝神注目着这张受过病痛折磨,人工修整后的脸庞,再度印证人生。人来人往有既定的规律,但是来去之间的过程各有各的精彩,功过身后评。哲理化一些,我们穷一生追求的,是过程还是目的?

跟当年的开国元老相比,吴庆瑞的政治生涯算是比较短促的,1959年竞选到1984年引退,前后四分之一个世纪。吴庆瑞所走的经济路线和一手建立的国防影响深远,最为人津津乐道。吴庆瑞的分流制教育政策则最具争议,公认的贡献是提高了教师的薪酬,吸引更多专业人士。随着时局的发展,30年来教育界一片闹哄哄,学术与做人、学校品牌与标签、语言传承与回报等,经济与政治的强势考量似乎多过一切。

并没有被提起的是吴庆瑞的原配温爱丽丝(Alice Woon),一个中日混血儿,税务局书记。她17岁出嫁,19岁为吴庆瑞生下唯一的儿子吴建志。吴庆瑞和温爱丽丝共同生活了40多年,却在吴庆瑞退出政坛两年后离婚,目前独自一人生活。直至5月25日,吴建志有感于他母亲在父亲背后的默默贡献,决定打破沉默,提醒国人不要忘记他母亲的贡献。

“我的母亲和父亲一起度过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她对他非常支持,并在他最富创意、年轻力壮及精力充沛的时候,伴随左右。”(联合早报2010.5.26)

泰麟回忆起1959年吴庆瑞竞选哥打亚逸区(Kreta Ayer),简称牛车水选区,还是一位年近四十,活力充沛的政客,只是语言木呐,别人在竞选活动上雄辩滔滔,吴庆瑞则寥寥数语。在群众大会上,他以半咸半淡的广东话告诉牛车水的选民:“如果你们觉得我好,就选我啦。如果你们觉得我不好,就不要选我咯!”

简单真挚的两句话,吴庆瑞赢得民心。牛车水住着下层人民,只求三餐温饱,能够在屋檐下讨生活。吴庆瑞真心诚意为牛车水人民谋福利,深受敬爱。1959年5月30日后至1984年12月,牛车水选区再也没有竞选对手。

提起吴庆瑞,泰麟自然想起李绍祖(Lee Siew Choh,1917.11.1 吉隆坡-2002.7.18)与其他同时期的风云人物。1963年2月2日内安局的冷藏行动(Cold Storage Operation)逮捕了111名“左派分子”,包括社阵(Barisan Sosialis)的中委如林清祥、方水双、傅树楷、林福寿等人。

傅树楷的外公是陈嘉庚,伯父是李光前。傅树楷还驾车上大学。在那个时代,驾车上学就像现在驾法拉利在新加坡的马路上奔驰一样奢侈。这样一个有显赫的家庭背景的富家子弟,居然是一个为了政治理想而被关了十七年的“老左”!

林福寿医学系毕业后,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和陈笃生医院服务。1961 年,他辞去政府部门的工作, 加入社会主义阵线。扣留了 20 年后,他在 1982年获释,继续行医,在人民药房(Rakyat Clinic)与合伙医生一起合作。

冷藏行动后,社阵元气大伤。为了加强候选人的阵容,十多名南大毕业生受邀在社阵旗下参选,约占社阵候选人总数的30%,其中一位是后来当选裕廊区议员,却遭囚禁长达32年的谢太宝。

泰麟尝试回忆当年李绍祖没被逮捕的原因。也许当时的考量是李绍祖并没有政治才华,难成气候;此外或许也跟吴庆瑞有关。吴庆瑞和李绍祖是棋友,过后吴庆瑞邀请李绍祖加入行动党,把这位直肠直肚的执业医生拉入政坛。可能吴庆瑞念旧情,觉得对李绍祖有一分愧疚,所以为李绍祖请命。不过这是民间野史,道听途说,无法佐证。

那时泰麟在禧街的德盛印刷所当印刷技工,社会上称为文化先锋。五十年代起,李绍祖便是印刷同业公会的义务医疗顾问,李光耀在当总理前是义务法律顾问,每逢印刷同业公会的宴会,两位李氏高人并排而坐,谈笑风生。李绍祖的民康药房在禧街的另一端,有空便跑来印刷所“度牙交”,喝茶聊天。大家谈起冷藏行动,为甚么他可以幸免,开玩笑说他是否当内鬼。李绍祖哈哈大笑,说他有正当职业,有医生公会做后盾,纵有欲加之罪,亦苦于言而无词啦!


闲话家常,李绍祖也跟大家谈到他在KK医院当妇科医生以及日战期间在泰缅边境死亡铁路行医的经历。1947年,他决定离开公职,自己开医馆。当德盛印刷所的老板冯松根调侃他的医疗费贵得惊人时,李绍祖一贯哈哈大笑,说不劫富济贫就不是侠医了。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3.html

泰麟回想起那个激流澎湃的时代,认为并没有什么实据可以确证这群有识之士是共产党人,是颠覆分子;充其量只能说是思想左倾,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理念。

1988年,社阵解散,李绍祖加入工人党阵营,在友诺士集选区参选,高票落败,以非选区议员身份重回国会。计票中心就在住家楼下东景中学(East View Secondary School),计票结果轰动全国。那场选举让泰麟和李绍祖重逢,两个白头人,往事唏嘘。

1990年李绍祖接受老战友兼政敌李光耀邀请,同游长江三峡。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共饮长江水,一笑足以泯恩仇。

今天悉数往事,许多开国元勋在世上寄居数十载,他们超越电脑数码物质财富,为理想奉献一辈子。时间到了,尘归尘、土归土,各自归位。正是“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附记(Jan 22, 2012):

2012年1月20日,吴庆瑞的元配温爱丽丝Alice Woon 因肾衰竭而逝世,享年86岁。


(Goh Keng Swee and his first wife Alice Woon, in a photo taken in 1977 at an air show. With them is their daughter-in-law Tan Siok Sun and grandson Ken-Yi. Straits Times Jan 21, 2011 )

2010年,吴庆瑞逝世时,他的儿子吴建志提醒众人不要忘记温爱丽丝的贡献时说:

 'My mother spent the best years of their lives together, supportive of Dr Goh, and standing by him when he was at his creative best, young, hale and hearty, energetic.


'She deserves a tribute for her role, and the nation ought to remember this when it wants to appreciate Dr Goh's life and contribution to Singapore.'

3 comments:

KL said...

Alice Woon, the first wife of Goh Keng Swee passed away on 20 Jan 2012 due to kidney failure. An appendix is added at the end of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remembrance of her quiet support to the man who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the nation building.

HJ Han said...

Hi, the surname should be Fong 冯. 德盛印刷所的老板方松根.

....... said...

德盛印刷所的老板的确是姓冯,方是汉语拼音的笔误。谢谢HJ Han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