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7, 2012

从1949延伸......(三十一)泰麟之观音会

农历新年除夕夜是热闹的,除了新传媒施展浑身解数,每一个除夕晚电台电视台齐齐出动之外,现在多了电缆电视,各家各台的跨年节目智取豪夺,转台都转到手软。至于牛车水年货市场人头涌涌,过了半夜,年货大贱卖,越接近凌晨越便宜,凑热闹的,捡便宜货的,臭汗交织,但大家都开心,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距离。

牛车水的跨年气氛不是现在的专利,在我有记忆的六七十年代已经与时代并存。曾经和泰麟从新加坡河畔附近的老家走到牛车水挤人潮,抖落串串记忆,提着大包小包往回走,到了芳林公园就恢复清静了。

大年初一凌晨,我们又从新加坡河畔附近的老家和左邻右舍一块儿散步到观音庙,再“借”了大香一块儿走回家。半夜三更,路上人少车马稀,香火闪闪,青烟缕缕,这段路走得格外悠闲。欠债不欠过年,心结也不拖过年,平时同屋共住所引起的摩擦与不快都在这一夜的说说笑笑声中消除了。咱们街坊邻里,一走就走了十多年。

搬到岛国的东部后,最初几年泰麟还会坐上车子,跟我们一同到观音庙去,为来年祈福。岁月催人,泰麟已经过了挨更抵夜的年龄,除夕夜到四马路观音庙变成老婆大人和我的常年活动,其中更大因素是一个怀旧的情意结。

(除夕夜四马路观音庙,当年的“大衾婆”已经换了另一批“新人”。2010

当年在新加坡河畔居住的时候,每逢观音诞,泰麟都会掏些钱给我母亲,到观音庙上香求平安。观音诞似乎特别多,一年有好几回。后来才搞明白从隋唐以来,民间广泛信仰观音。所谓的观音诞,是二月十九的观音诞辰、六月十九观音修道日及九月十九的观音成道日。至于农历正月二十六是另一个特别的日子,四马路观音庙大开“库房”,观音开库,让善男信女借红包讨个好运,平安吉祥。到了隔年同日,红包必须加倍奉还。


(早年的观音开库。NAS c.1976

观音开库:同样一颗心,换了活动人潮。2012

提起拜观音,泰麟说会馆还有拜观音的活动,追忆起来,1950年代的鹤山会馆是鼎盛期,会员整千人,妇女多数是大衾婆,大衾婆多数打家庭工,就是我们常说的妈姐。妈姐笃信观音,1955年由先贤李仲铭创议成立的观音会,专门为大衾婆所设,好让她们在工余心灵有个寄托,也可以通过观音会来维系乡情。当时负责观音会的是玲姐。玲姐原名任顺玲,人人都叫她玲姐。


观音会常年活动

成立观音会对大衾婆来说是件大事,由德高望重的玲姐亲自捧着观音娘娘到四马路观音庙开光,再请回会馆供奉。日后观音会的发展,可说是常理之中,除了上香礼拜外,信徒们开始组织投标福物以充作会务基金,简单的庆祝观音娘娘宝诞就这样逐步发展成为隆重的常年宴会。


(在会馆庆祝观音娘娘宝诞)

当年的妈姐共租用一间姑婆屋,神桌是少不了的。除了供奉观音之外,也供奉关帝和土地公,门外或窗口则供奉天神,祈求天官赐福,厨房则供奉灶神,农历新年前还有送灶神活动,大鱼大肉塞住灶神的嘴巴,好让祂在玉皇大帝面前说好话,接下来一年就可以不愁食用了。

(早年的屡屡香火中少不了妈姐。NAS c.1960

四马路观音庙建在闹市。为什么不选择较清幽的地方呢?泰麟认为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观音普渡世人,更应该身居要道,供奉在人人都轻易找得到的地方。回顾19世纪,早期华族移民多数集居在大坡与小坡,观音庙在小坡四马路(Waterloo Street)落户,确是合情合理。

(早期的四马路观音庙人山人海,是华人的心灵寄托。NAS c.1962)

四马路观音庙的全名是观音堂佛祖庙(Kwan Im Thong Hood Cho Temple),清朝光绪十年(1885年)蒲月(农历五月)由陈两成商号捐献土地建庙,1893年桐月(农历三月)重修。“南山上人” (李南山祖师)在建庙起便在观音庙弘扬佛法。

四马路观音庙落成三十余年后,李南山祖师还在如切观音堂创庙,地方是由已故信托人郑金泰的母亲于1919年捐献的。到了 1988 年,因为信众激增,原来的观音庙已在原址重建。

有需求才有供应,建庙的地点与人群的分布息息相关,四马路建庙期间,新加坡总华人约87,000人,居住在市区一带,到了如切观音堂创庙,华人人口已经超过160,000人,可以想象当时的居住地点已经向东部扩张,而且越行越远。


(1881年新加坡总华人人口约87,000人)

(1901年,20年内新加坡总华人人口已经翻了将近一倍,约170,000人)

194112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飞机空袭新加坡,四马路也挨了日军的炸弹,当时观音庙隔邻的房屋都被炸毁,整条四马路几乎被炸为平地,唯独观音庙逃过大劫,只被强烈的爆炸声震动了一阵子,庙堂的建筑物没有被破坏。人人都说是观音显灵,自此香火更甚。

现在所看到的四马路观音庙是1984年重修扩建后的规模。扩建后庙宇比原有面积增加了一倍。

(当年古色古香的四马路观音庙前,还有褐色帆布遮阳挡雨的三轮车。NAS c.1976)

(1984年重建前的观音庙。c.1980s)

(重建前的观音庙。2010)

虽然四马路大部分建筑物都经历过重建的阶段,不过这一带还一直保留着浓厚的宗教文化气息,单是观音庙外头缤纷的鲜花与香火摊,以及隔壁的兴都庙,已经成为四马路观音庙的经典。

或许是时候邀请泰麟旧地重游,老地方也许还保留着某些掉落的记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