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2, 2014

公积金:影响深远的《侯永昌报告书》 - “阿木”君的意见

此文章是“阿木”君在我上一篇博文的留言。“阿木”君非常用心中肯的意见,我觉得是一篇独立的评论文章,特此将它以博文的形式呈现出来。

谢谢“阿木”君的反馈。

-----------------------------------


CPF问题又再次引起了热议,作者提问的问题是所有人关心的。政府以需要为通膨为理由不断将最低存款调高,可是关键是通膨是否如所调整幅度一样达到每年6.3巴仙?如是,那么CPF过去支付给我们户头的利息如此之低我们的存款不是一直在缩水。虽然我认同它支付的利息比起外面的银行是来得高,可是这样的认同接受是建立在认为通膨是处于3巴仙左右而不是6.3巴仙。那如果通膨不是6.3巴仙,CPF 又有何理由提高这最低存款?莫非它又可以假设人民基本开销的增加?

这几天看到许多议员提出为CPF户头存款增加利息回报的建议,看来加息的可能性很高。可是我们先别太高兴。

假如说一名会员在1988年时花了户头里5万元买了间4房式屋子,26年后的今天如果他卖了屋子他可以获利$450,000-$95,000(利息(2.5巴仙)+本金填补回户头)=$355,000。


假如利息调高到6巴仙,26年后同样的$50,000填补回户头数目可以高达$230,000。如果房价不因利息的上涨还是在$450,000其获利就会下降到$450,000-$230,000=$120,000。但是如果房价因利息调高而更大幅度上涨,最终人民是房价及利息两面都受害吧?

因此换个角度看,只要利息高就意味高通膨,钞票购买力缩水从5万元买一间4房式到用45万或更多钱才能买得到同样的房子。万一薪水增长一直停滞,就是上一代仅用10年付清房贷而下一代用一辈子都可能还不了。而当建屋局又不可能让所有人民分配到屋子的话,请问人民是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CPF戶头里的钱在缩水。所以高通膨的原因看来与高房价不无关系。

那么我们回来看CPF是不是不应可以在退休后一次性提出巨款的安排。许多人说这是我的钱应当让我自己掌管。其实不然,福利金制度是让人们退休后不用为没有收入的日子设想。公积金就是这样的制度,政府立法规定雇主为雇员缴交部分是严格执行的。试想如果沒有它不惜将头家们控上法庭,你们认为这些商人会不会主动为雇员打算其日后的退休金?如果沒有强制的规定,雇主有可能将省下的成本酬赏回雇员?或许你会说这个规定也造成雇佣成本高让你失去竞争力,可是政府只要能够继续引进投资,它是可以驳斥这论调的。因此这雇主缴交部分我相信是政府为人民争取到的。

至于雇员那部分,我想很多人都会同意如果沒有强制性在你薪水按月扣下来,很多人在忙碌了一生后会发现自己也储存不到一些钱。所以归功究底还是CPF的功劳。综观这两点,是不是可以说这福利金能够存下来全是政府的功劳,不然屁啊人民会有这么多钱。既然是它给带来的,当然怎么用应该听它的。


最终不允许会员一次性提出现金,只允许填补入受益者户头可以帮助下一代更容易拥屋,为保健准备及晚年年金张罗是不是更理想。也可以鼓励更多人结婚生子继承这CPF财富。如不愿如此,财富拨入慈善也是造福国家。新移民加入这体制体现他们的诚意。国家因人民的奉献低息资金会更壮大。这才是举世无双,唯我独尊!

至于网上质疑投资失利的言论无需担心,多选些反对党去监督不就得了吗?再也不用质疑CPF无能力偿还所以毎年调高最低存款,因大家再也不提款了。再也不会浪费时间在国会发言浪费纳税人的钱。


相关链接

1 comment:

....... said...

同意公积金是一个好制度的说法。

放开来看,殖民地政府时代就建立的公积金制度其实就是退休金或养老金。独立后新加坡政府矢口不提外国常用的退休金或养老金,主要是避免公积金被误解为当年公务员吃一辈子的退休金,吃空国库。

公积金这种强迫储蓄是工资成本的一部分,每个有责任感的国家都在推行,目的是养老。就像公积金局的标语所说的:“Saving For Retirement”。

由于公积金利率不足,加上公积金被用在其他用途上,甚至在“负担得起”(affordability)的框架上推高产业市场,现在陷入困局。最迫切的是第一,存多少钱才足够退休;第二,这一代人的“退休金”还需要为下一代人服务(买房产等),这些都是必须尽快解决的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