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3, 2014

韩流·播爱

作者:黎上增,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义务导览员


其一:博爱


最近去了趟釜山。

由于是自由行,所以事先猛刨旅游书,试图了解一下该地的情况,做好准备。书中有一章节的注意事项是这样写的:“韩国是个敬老尊贤的国家,该文化反映在博爱座上,认为年轻力壮、好手好脚的人不应该坐博爱座,如果误坐,是有可能被斥责 ....”我读时不以为意,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一直到我搭上开往海云台的列车时,我才对这个说法有深刻的认识。

(釜山开往海云台的地铁车厢内:站立着的作者身旁两个位是博爱座,小小博爱座所捍卫的是一个古老的传统)

(釜山地铁站候车处的饮料贩卖机:釜山地铁内是可以进食的,讲究的是国民的文化素质来维持洁净的车厢)

当时交通尖峰时段已过,车厢中虽然乘客不多,但也座无虚席。博爱座上除了几位老者,空位还真不少,但见车厢中几个中年妇女,宁可站着、挨着车门也不敢擅越雷池,打博爱座的主意。

我环顾四周,仔细观察这陌生的环境,却被对面座的一对母女所吸引,乖巧伶俐的女儿坐在母亲的膝上,撒娇地偎在母亲怀里,母亲也舐犊情深地呵护着女儿。

我正沉浸在这天伦极乐图中时,车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拄着手推车的老妇人,她的屁股刚在博爱座上坐定,就把手中的小男生抱起放在身旁的座位上。

这时车厢里突然响起一阵呵斥声。我转过头,看见对面的女童跳下身来,竖起小食指,一脸认真严肃,指着小男生大声地斥骂,样子十分可爱,惹得全车厢的人都笑了起来。那小男生也被这突发状况吓哭了,老妇人只好把他抱入手推车里安抚,女童这时才停止斥骂,鸣金收兵。

我不谙韩语,只好向身旁的小姐请教,她用简单的英语解释说:“she said cannot ... for old people (她说不行,那是给老人坐的)。”

我刹时间恍然,原来韩国的国民教育是这么地深入民心,连一个稚龄小童也会为了捍卫一个古老传统而动怒。

(到了海云台,心情也因见证了博爱与播爱的一幕而格外亮丽)

其二:剥爱


新加坡的地铁车厢也因地制宜设有博爱座,这些座位都设在排座的两端,背后贴有一个蓝底的告示写着 Reserve Seating 两个英文大字,意既保留给特定情况者。唯恐看不懂,告示中还画了四个图,分别代表老、幼,孕,伤残四种情况都可以优先使用该座位。

一日,我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挤进地铁列车,蓦然发现一个着军装的阿兵哥占用了保留座。他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不象是个当兵的,倒象是个穿戏服演战争片的临时演员。

我见他眉头深锁,端坐着只顾滑手机,无视于周遭几个年纪稍长的建国一代,也没有要让座的意思。

我终于按耐不住,用英语问他:"Excuse me. Since you are the protector of the country, don't you think you should give up your seat to those who need it more than you?" (抱歉。既然你身为国家的保卫者,你是否觉得应该让位给那些更需要这位子的人呢?)

他瞪了我一眼,不以为然地说:"Don't call me protector, OK? I am just doing my NS. " (别称我为国家的保卫者好吗?我只不过是服兵役罢了。)

他大概觉得既然开了口,就索性把话说白。"Stupid NS is wasting my time. Otherwise, I will be in Australia studying instead of doing all these ... stupid policy. " (这兵役浪费了我的时间,要不,我早已经在澳洲读书了。愚蠢的政策。)

他顿了一顿,再加上一句:"Just say so if you want my seat. Don't glorify me with all those sh**." (你需要这个位子的话就开口好了,不要给我戴高帽+脏话。)

他悻悻然地离开车厢,留下一串 sh**,余臭留在车厢里,久久不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