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迎新会

迎新活动成为大新闻


本地学生入读本地大学,学费获得政府津贴,比起在私立大学就读,口袋的负担轻松多了。但由于本地学校的学额不多,又保留了一定比例给外国人,能够跨入本地大学门槛的可谓天之骄子。开学前先参与迎新活动,融入新环境,结交新朋友,本来是开心不过的事,但几乎每一年都有负面新闻见报或在互联网疯传。这个新学年的迎新活动甚至登上了国际舞台。

《新传媒8频道》2016729日的报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迎新营上不断上演模仿性行为的活动,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网上今天再盛传一段不雅迎新活动的视频。校方下午宣布,从即日起取消所有由学生主办的迎新活动,直到另行通知。所有涉及举办这些不恰当的迎新活动的学生将接受大学纪律委员会的处罚。
国大迎新营连日来不断传出有模仿性行为的活动,虽然国大已表示会全面调查事件,相关负责人也会受到严厉的纪律处分,但网上今天还是盛传一段不雅迎新活动的新视频。
据上载视频的举报者表示,该视频是于2016726日在国大迎新营上拍摄。视频显示,四名男生围在池塘两侧,分别紧抓着一名身穿短裤和T恤的女学生的手腕与脚踝。女学生的手脚张开形成大字型,四名男学生不断地把她举起再丢入池塘里浸泡。另外,视频中还有一群上半身裸露的男学生趴在地上,游戏组长将洗发水涂在他们的头上后,他们便一边喊着与男性性器官相关的粗话,一边匍匐前进。
《联合晚报》2016727日的报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近来举办的新生迎新营中,有学生申诉被迫参与意识不良的活动,包括玩水时被人乱摸、搬演强奸片段等。
台湾《中时电子报》201682日的报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在全球名列前茅,不过,今年新生迎新营活动出包,国大校长陈祝全特向全体新生致歉,说明绝不纵容具性暗示和诋毁个人尊严的态度、活动和游戏。
马来西亚《星洲网》2016923日的报道:
新加坡国立大学今年的一些迎新活动被指不当,校方经过彻查后,针对需要为这些活动负责的学生所展开的纪律程序目前在进行中,整个程序将在10月完成。
《海峡时报》昨天报道,国大已对至少14名学生采取纪律行动,惩罚他们在迎新活动中的不当行为。
报道提到,根据消息来源,参与迎新活动的小组组长、学生营理事等被传召问话,他们被告知所说的话将作为调查证据,他们也得回答问卷,问题是关于引起议论的性游戏、是否有尝试阻止及由谁领导活动等。
据《早报》引述可靠消息指出,受惩罚的学生包括来自国大学生会营及文学与社会科学学院的人文营(Arts Camp)小组组长、迎新小组理事,他们面对的惩罚包括上内容关于尊敬他人的课、罚款、停学、做不同小时的社区服务等。至少有一人被罚停学至少一学期。
 
(迎新活动。图片来源:马·南洋商报

(迎新活动。图片来源:马·南洋商报

 以前的“拖尸”


国大的迎新会变成“淫心会”并非今年才玩起来的。根据这些年来举报的学生的说法,这类低俗的游戏已经持续多年,由于无法接受这类具有侮辱性的活动,通过互联网爆消息。虽然每次曝光后,各方都口诛笔伐,但过了不久又死灰复燃。今年形势不妙,本地的金牌大学不得不打破过去只眼开只眼闭的做法,以正视听。

约40年前,我初踏入Singapore PolytechnicSP)的大门,面对的是“拖尸”(ragging)的困扰。虽然拖尸拖不到我这个好歹在工作场合磨练过,懂得装老成的少年家,但对这种作弄新生,造成生理与心理伤害的玩闹风气深深不以为然。开学的首两个星期是拖尸热季,校园内的餐厅、课室、走廊、马路都是游乐场。作弄新生的手法包括团团围着新生,作出各种调戏的语言动作;男生脱掉上衣,穿上女生的高跟鞋,扭腰作势走猫步;女生站到桌面的椅子上,按照命令行事等。

当时的SP的海事工程系的拖尸拖得最疯狂,当头淋尿水是平常事。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第三年必须以见习生(cadet)的身份上船航行一年,行船的生活沉闷,因此船一到了公海就没有王法,新的见习生往往被船员整到面目全非,作为见面礼。如果连校园里那么小儿科的拖尸都忍受不了,将来上船怎么玩大的?

碰到较严重的拖尸,有时讲师会出马帮忙解围,有时有正义感的高年级学生出面调停,拖尸事件几乎年年见报。后来整个社会开始关注,拖尸事件才慢慢的从校园消失。

黎上增回忆起多年前在新加坡大学(国大的前身)就读时,有位锡克族的新生被剃掉一边胡子,这种开宗教玩笑的拖尸法令人发指。

如今拖尸变成淫心会,虽然形式改变了,但本质并没有改变。

英国大学的迎新活动


多年以后,小女成为我的校友,在SP毕业。回想起在圣约翰岛上度过的四天三夜迎新营,当时少不更事,还以为受“虐待”是理所当然的。如今工作了数月,储蓄了一些生活费后,前往与学校挂钩的英国大学继续学业。虽然不是一年级新生,但人地生疏,学校安排这些“新客”参与新生的迎新活动。

迎新活动包括协助新生熟悉学校和居住的社区,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安排电话公司和银行到学校“路演”,出席跟老师同学互相认识的小型宴会与学科说明会等。由于那儿是海港城市,学校也安排了他们乘搭渡轮在海上游览和坐小船游河,这些活动是当地商家赞助的。整个迎新活动让这些新客尽快熟悉当地的生活,令人倍感温馨。

(熟悉当地的社区)

(学校安排的游船河)

英国公投脱欧后,有些当地人笑言两年后英国完成谈判后,就像新加坡一样娇小了。相比之下,不论是现在还是可见的将来,两地还是有大小之分,就读某个城镇的学生并不表示他们就来自那个城镇,而是来自四面八方。此外,英国学校的国际学生人数多,成为学校主要的入息来源,如何让“新客”感受到当地的热情,尽快摆脱思乡的愁绪,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成为必要的考量。正因如此,迎新活动的形式与内涵跟国大大不相同。

或许软文化是大家较容易忽略的一环。尊重民主与民权都是当地民生的一部分,讲得白一点就是自由。大家有选择接受的权利,也有当面拒绝的权利,没有什么好顾忌的。换个角度来看国大的迎新风波,是不是年轻人被无形的压力压制得太久,趁着这个表示自己长大成人的机会来解放自己?套句成人的话,就是滥用自由?

无论如何,学校是个比较单纯的小社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迎新活动成为大新闻》,这标题听起来就好尴尬。大学生的迎新活动质变成为专以整人为乐的拖尸,应该不是新闻。荀子说人性本恶,这是不错的。新媳妇受了恶姑婆的虐待,到了角色对换,自己做了她人的姑婆之后,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不仅是依样画葫芦,甚至变本加厉有之。我是炮兵学校出身,受够了那些如狼似虎的本土的指导员的磨折,前后就度过了半年犹如地狱的艰苦岁月。这些人把以色列教官严谨的军事训练所受的恶气一股脑儿的发泄在新兵身上。

然而,现在的媳妇不要欺负公婆就好了,除了电影,已经好久没能够听到姑婆折磨新妇的新闻了。因此,大学的迎新会,这些充斥着封建老土,充满僵尸气息的恶作剧,想来应该也会跟着科技资讯的发达,掀开布幕,很快的就会被照射进来的阳光晒死。

呵呵,凡坏事必然见光死,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但是,如果遮盖事情着本质的布幕透明得就像国王的新衣一样,这才是最让人伤心扼腕的事。有道是谎言说过了千遍就成为真理,说起来,像博主李国樑这种我向来最尊敬的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感染了而看见国王的新衣,才是让我这种自认愚钝的人感到灰心的事。

我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其实对能够作为新晋大学生被迎新拖尸一番,在感觉上还真有点诡异的羡慕。本来是不想留言的。但是,只因为对于“本地学生入读本地大学,学费获得政府津贴,比起在私立大学就读,口袋的负担轻松多了。”感觉很不是味道!

新加坡人在一言堂的传媒框架之下,许许多多的价值观,其实都布满了国王新衣的影子。试想,联合国将近200个国家里头,不懂得是否有人能够找到国家举办的学校学费会贵过私营私立学校的例子?

新加坡人不懂得几时才会明白,政府和国家的定义,完全是两码子事!我不懂得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在收取了人民缴上的税金之后,还会在医院的账单里头注明有多少政府津贴?在医院的账单里,有几个新加坡人能够想到政府的钱从哪儿来的?不外就是国家税收嘛!而国家的税收明明白白的就是人民的钱,国家政府收取了这些民脂民膏以后,除了自肥的(即薪金)之外,就是要搞国家建设,要为民办事。举凡国防、教育、医疗、交通等等,都是人民出钱付给薪水委托政府办事。

从这点来说,人民的钱用在人民身上,政府不过是个经手人,就完全没有津贴这回事!而且,我也不是什么井底之蛙,也到过许多国家。不管这些国家的政府素质好不好,公家经营的学校医院交通等等,就是不简单的便宜。是的,它们都是有国家的津贴。问题是,当地的政府却没有这般厚颜无耻的一再强调说是“政府的津贴”。

或许,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政府时常在更替吧?“津贴”这两个字就让新加坡人觉得政府好像是圣诞老人一样。更因为PAP长期执政,错误的让人混淆了,就以为只有PAP做政府才会有津贴。或许,新加坡人民可以遐想一下,假设工人党执政了,增加了更多的社会福利,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里,把更多的资源分配给医疗、交通、教育。那时候教育、交通、医药都没有津贴了。然而学费、交通费、医疗费用却更便宜 -- 譬如公立医院更改了医院账单的形式,需要付现的医疗费用更便宜了,账单里却没有了“政府津贴”这一部分 -- 新加坡人会因为没有津贴而忿怒吗?我好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