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12

赌博人生:1823年的新加坡第一部明文法律Singapore Local Laws and Institutions 1823

18191月底,莱佛士和法夸(Stamford Raffles and William Farquhar)登陆新加坡,跟天猛公阿都拉曼商量设立贸易港时,岛民有约1000人(包括在船上生活的海人Orang Laut)。到了18196月,有一千人移民到新加坡,他们多数是馬六甲华人。1821年,新加坡人口增至4727人,包括2851名马来人,1159名华人和29名洋人。1824年,马来人双倍,华人三倍。但人口总数还是不及一万。


(1822年的新加坡地图,“宜居”的地方局限在新加坡河两岸。其他地方不是山区就是“unexplored forest”)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当年的人口跟今天无从比拟,但以当时的标准来说,新加坡居住的地方局限在新加坡河两岸,其他地方都是树木山林沼泽泥潭,正面临“人满之患”。面对着住屋、治安、族群殴斗、奴隶买卖、赌博、贪污等严重社会问题。莱佛士在离开新加坡前立下新加坡第一套法律Singapore Local Laws and Institutions 1823,虽然执行起来不容易,这份心意却是必须正面肯定的。


(莱佛士签订的新加坡第一套法律Singapore Local Laws and Institutions 1823

莱佛士的新加坡法律只有53页,六大法规,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包括自由港、禁止奴隶交易与严禁赌博斗鸡等活动。

新加坡自1819年莱佛士登陆以来便是个赌的世界,当时的马来土著流行斗鸡,华人则流传着祖先的血液,是殖民地时代的标准赌徒。莱佛士认为赌博是最可怕的恶习,是欺骗、偷盗与暴力(liar, thief, thug)的根源,因此坚决反对赌博合法化


"The practice of gaming being highly destructive to the morals and happiness of the people...all persons are strictly prohibited from keeping such on any terms or pretence whatsoever." - Stamford Raffles

(华人开赌档,马来人则爱斗鸡。)

不过,莱佛士所委任的新加坡第一任驻扎官法夸却持有不同看法。1820年,他把邪恶化为转机,发出营业执照,每张赌桌95元,此外赌场必须缴付赌税。他通过出售赌博经营权筹集资金,进行公共建设,应付城市发展的需求。

1822年10月10日,莱佛士卸下明古连总督的职务,回到新加坡,因赌博合法化之事与威廉法夸尔决裂,于隔年下令关闭所有赌馆和赌档。1829年,海峡殖民地全面禁止赌博,赌博业者转入地下,依旧火旺。

当时的殖民地法律如何处置违法者呢?简单一句话:严刑伺候!用作赌场的建筑物被充公,赌场的业者与赌徒一律打鞭!


用作赌场的建筑物被充公,赌场的业者与赌徒一律打鞭!

顺便一提,1960年新加坡自治一年后,立法禁止非法赌博。1968年,独立后的新加坡政府成立国营新加坡博彩公司(Singapore pools),进一步打击地下集团。合法的赌博包括大彩(big sweep),多多(toto),万字票(4D),赛马和私人俱乐部的老虎机(jackpot)。

近十年来合法赌博开始多样化,几乎每时每刻都可以买个发财梦。1999年,为了推广职业足球,体育赌博合法化,S-League应运而生,收入充作发展本地足球的经费。接踵而至的有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英超、国际赛、欧洲联赛、亚洲联赛等。2008年,第一方程式(Formula One)赛车粉墨登场。

2010年,圣淘沙名胜世界(RWS)和滨海湾金沙综合度假胜地(MBS)开门迎接第一批贵宾,赌场正式开赌,赌场收入占总营业额的75%,可能已经超越拉斯维斯加(Las Vegas),成为世界第二大赌国,仅落在仅落在澳门后头。2012年7月,约48,000名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被法律禁止进入新加坡的赌场。

2012年6月,报章 以显著版位刊出报导一个曾获“模范教师奖”的马来西亚前女教师,在金沙赌场输光毕生储蓄的10万令吉后,诱骗赌客到酒店开房,趁对方到洗手间时,偷走他们的钱财与信用卡等再拿去赌,结果又输光。因赌惹上三项偷窃罪,换来十个月的牢狱之灾。这起法庭新闻对赌徒来说,或许多少能起警惕作用。

1960年代丽的呼声时代,歌影视三棲的粤语红星郑君绵有一首名曲《赌仔自叹》,同样有警世作用,或许能与莱佛士遥遥呼应:

拧冧六/长衫六/高脚七/仲有一只大头六/二三更/瓜老衬/输到我木
日夜赌场嚟侍候/生意唔捞我两头游/我嘅钱输晒咯/真系无修/食更青顶肚瘾揾菜头
画Cheque又怕弹番转头/问人地借/佢又拧吓拧
筹码部佢又诈嬲/拎出码头把本收/烂手表都当晒/陷办烂无埋
祖先不开眼/令我好担忧/我从前知道系咁丑/我都唔使踎街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