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6, 2012

甘榜格南皇宫(Istana Kampong Glam) - Raffles and Farquhar (5 of 6)

苏丹胡先


屹立在Sultan Gate的Kampong Glam皇宫跟苏丹胡先(Sultan Hussien)有一段历史渊源。1819年的“新加坡争夺战”背后牵涉国际风云,权力斗争与经济动机,在整个棋局中,苏丹胡先是颗被利用的棋子。

前文提到莱佛士于181926日与东姑隆签订“友好联盟条约”,设立贸易站,这个决定是在听取天猛公向法夸解释当时的局势后,签下租约,同时委任东姑隆为苏丹胡先。蒙西阿都拉记录当时天猛公阿都拉曼的叙述:

(Kampong Glam皇宫。1957)

“先生,我是从廖内流落到这里的。你是会明了马来拉惹们(Raja,国王)的个性的,他们都很自大。由于这个缘故,我才流落到这个岛屿上(新加坡)。我也是这个地方的合法拥有者。根据马来人的习俗和法律,天猛公对这些群岛有管理权,而真正拥有者是已故苏丹马穆(Sultan Mahmud)。他有两个公子,不过都不是嫡子,一位名叫阿都拉曼(与天猛公同名),另一位叫胡先,号称东姑隆(胡先是哥哥)。[….],他们两位都是先君的公子。根据先君的遗孀东姑布德利(Tengku Puteri)的意见,要立东姑隆为拉惹,但其他首领却要东姑阿都拉曼,因此他们左右为难。东姑阿都拉曼对这件事感到很不愉快,后来他便到丁加奴(登嘉楼)去了,留下东姑隆在廖内。这就是事情的始末。

苏丹阿都拉曼和东姑隆都不是嫡子,是因为苏丹马穆是个同性恋者,只对男人有兴趣。

(Kampong Glam皇宫。1982)

关于苏丹胡先的描述:“苏丹的御服是瑰丽的丝织物却是胡乱地披在身上,他的胸部是外露的,现出了一个肥大的和怪难看的胸口和肚皮。….身体一天天肥胖起来成了一个不成形态的块然一物,…….好像没有颈子一样。….眼睛是斜视眼,嘴巴宽阔,双脚细小,声音沙哑

哥罗福(John Crawfurd)在跟苏丹胡先和天猛公阿都拉曼进行1824年收购新加坡的谈判时,对贩卖奴隶与赔偿等问题发生多次争执,天猛公对从新加坡河搬到直落布兰雅的3000元徙置费感到不满,要求更多,苏丹胡先则欠下民间一大笔债务,要更多赔偿金还债等,使到哥罗福认为这两个马来领导人都没有“实用价值”,希望他们可以尽早离开新加坡,因此18248月签订的条约阐明如果他们离开新加坡的话,可以分别获得20,00015,000西班牙元的一次过赔偿,不过两人都不打算离开。

对哥罗福来说,至少在签约后的一个月内,他成功解放了苏丹皇宫内
27个女奴隶,是一项人权上的成就。虽然胡先表示强烈的抗议,哥罗福也不是省油的灯,坚持在英国人统治的地方,不许有奴隶交易,违者一律处罚。一个月后,他还在通往Kampong Bugis的路上,故意绕道 Kampong Glam,撞倒胡先皇宫的围墙,但还是逼不走胡先。不过苏丹胡先有名无实,又欠债累累,很快的便失去了马来人的支持




(John Crawfurd purposely knocked down the wall. 2012)



(Kampong Glam皇宫。1990)

The Hikayat Abdullah:The sultan’s domain was cut in two, part of it on one side and part on the other, with the road running through the middle. When the Sultan saw that it had been achieved by force majeure he held his peace and said never a word, for he knew that he was no longer possessed of any authority in the Settlement of Singapore. As the Malays say “The tiger is feared because of his teeth; if he no longer has any teeth what reason is there for people to be afraid of him?”

1930年代,苏丹胡先患上匹克威克综合征(Pickwickian syndrome,肥胖肺换气肥胖肺换气不足综合症),肥硕的身躯使他活在几乎濒临窒息的边缘,1934年离开新加坡到马六甲养病,隔年在马六甲去世,安葬在特兰克拉回教堂Tranquera Mosque(马六甲与波德申之间)。

胡先的墓碑上写道:“他死后,对继承问题没有采取任何步骤”。政治解读就是在英殖民地政府眼中,苏丹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英国政府干脆利用这个机会,使苏丹职位永远消失,以加强国际法眼中殖民地的合法地位。2004年,苏丹胡先的甘榜格南皇宫Istana Kampong Glam改建为马来文化遗产中心(Malay Heritage Centre)。


(Malay Heritage Centre.2012)

No comments: